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修心养性 > 正文
尊严的山峰
来源:《做人与处世》 作者:张佐香 发表时间:2016-02-16 09:57:09
字号: [双击滚屏]
 尊严,犹如一座耸立着的山峰,时时警示着我们:热爱生命,干净做人。

      思想造就人的伟大,尊严成就人的高贵。对于一个人来说,襟怀、境界、思想、才华、品貌、尊严……都是构成其为人的重要因素。但是,最重要的,支撑信仰与生命的,当属尊严。一个人,倘若丢失了尊严,就变成了精神侏儒;一个民族丢弃了尊严,就难以独立自主、繁荣昌盛。华夏民族的遗传基因里,自古就有一种高贵的尊严意识。


  想起苏武牧羊的故事:“苏武留胡节不辱,雪地又冰天,穷愁十九年。渴饮雪,饥吞毡,牧羊北海边。心存汉社稷,旄落犹未还。历尽难中难,心如铁石坚。”公元前100年,汉武帝刘彻欲与匈奴化干戈为玉帛,派苏武携厚礼出使匈奴。当苏武完成使命即将返回时,匈奴内部的缑王欲篡权夺位,趁单于出猎之机,密谋射杀重臣卫律,劫持单于母亲。事败后,苏武因其属下张胜参与此事而受牵连。单于刑讯苏武,面对“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苏武,单于黔驴技穷,就将苏武流放北海牧羊。苏武身在北海,心向汉室。他捉野鼠、采草籽果腹,在风餐露宿饥寒交迫中度过了19载。直至匈奴与汉朝再度和亲,他才得以归汉。传世名篇《正气歌》中列举了诸多“垂丹青”的正气,其中之一便是“在汉苏武节”。


  《正气歌》的作者文天祥,生于南宋,文武全才,是一个逝去了千百年,尊严依然如日月般光耀千古,再过千百年,尊严仍然如江河般浩荡磅礴。公元1279年,文天祥不幸兵败被俘,在英雄末路、生死关头,他毅然决然地选择了与国家民族共存亡。在被元军押解的途中,他将满腔的悲愤与忠烈,化作烛照千古的《过零丁洋》:“辛苦遭逢起一经,干戈寥落四周星。山河破碎风飘絮,身世浮沉雨打萍。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吟诵着“正气歌”,哪个血性儿女不热血沸腾?元人见威逼利诱皆未能动摇其意志,便将他关押进阴暗潮湿的牢房,其险恶用心是让极端恶劣的生存环境折磨他,消磨他的意志,使其俯首就范。公元1281年夏末的一个晚上,牢房内闷热难耐,文天祥辗转反侧,思绪万千,难以入眠。他点燃了案头的灯盏,摊开纸张,秉笔直书:“天地有正气,杂然赋流形。下则为河岳,上则为日星。于人曰浩然,沛乎塞苍冥……时穷节乃见,一一垂丹青。”这不是寻常诗文,这是尊严的慷慨呼啸,无数仁人志士因这一首诗歌而脊梁愈挺。


  尊严是做人的原则和立场,和出身、权位、资产、才貌无关。每个人都可以用自己的道德和良知来诠释自己的尊严,用自己的良知来捍卫尊严。尊严就是一个政坛官员面对贿赂的拒绝,尊严就是商场老板坚持正品的道德坚守,尊严就是一位作家不为稿费而炮制垃圾文字的自律,尊严就是平民百姓为了生活而洒下的辛勤汗水。为了尊严,李白不愿“摧眉折腰事权贵”;为了尊严,朱自清“宁死不食嗟来之食”。捍卫尊严,即使身份卑微的人也显得高大挺拔;践踏尊严,即使地位显赫的人也显得渺小丑陋。


  尊严,犹如一座耸立着的山峰,时时警示着我们:热爱生命,干净做人。

【责任编辑:王世升】

标签:山峰 尊严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