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与自然 > 文明之旅 > 正文
揭开西藏夏尔巴人的神秘面纱:藏在喜马拉雅山深处的“桃花源”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作者:周健伟、林威、汤阳 发表时间:2017-02-20 05:28:20
字号: [双击滚屏]
在藏语中,“陈”意为运输,“塘”意为道路 ,陈塘的意思即为“运输的路”。如今这个昔日被称为“喜马拉雅最后的陆路孤岛”,将成为夏尔巴人面向新世界 、拥抱新生活的藏地“桃花源”

在喜马拉雅山脉深处,近百公里的迂回盘旋土路,原始森林云雾缭绕,巨大的冰瀑挂在漫山的杜鹃花树间……当海拔从4900米骤降到2000米时,一处藏地的“桃花源”在记者面前豁然开朗:这里是中国夏尔巴人最大的聚居地定结县陈塘镇,位于西藏日喀则地区的中尼边境。雪域高原冬天的萧瑟已经完全隔离在重山之外,森林茂密,草木尤翠。水流湍急的朋曲河横穿整个陈塘镇,奔流向尼泊尔。


尽管也是2015年尼泊尔“4·25”地震的重灾区,这里低海拔的环境适合全年作业,一座座石木结构的新居已经拔地而起,道路基建正热火朝天。路上的犏牛还是不习惯车来车往,任性地挡在路上。


陈塘镇


喜马拉雅山中的“桃花源”


打通了深山幽谷与外界的道路,夏尔巴人才得以走出大山,逐渐融入世界


陈塘镇平均海拔2020米,1989年被划入珠峰自然保护区,属河谷湿润气候。夏尔巴人,藏语意为“来自东方的人”,日喀则地区定结县的陈塘镇,定日县的绒辖乡,聂拉木县樟木镇的立新村及雪布岗村等地是中国境内夏尔巴人主要定居点。


由于在中国境内人口不足5000,在上个世纪中期进行民族认定的时候,夏尔巴人被列为藏族的一个分支,而身份证上民族一栏则显示为“其他”。目前陈塘居住着500多户2300多名夏尔巴人。


生活在尼泊尔的夏尔巴人,以登珠穆朗玛峰的向导和背夫闻名世界,而陈塘的夏尔巴人世居深山老林,刀耕火种,过去几乎与世隔绝。在极其艰苦的生存环境中,他们始终顽强地保持着自己独具特色的民族文化和精神。


夏尔巴人的旧居。


陈塘的夏尔巴有两个族群,一个叫“梯格巴”,是指来自尼泊尔的夏尔巴人;另一个族群叫“冲巴”,为西藏境内本土夏尔巴人。他们相互通婚,杂居在陈塘镇及下辖的6个行政村——藏嘎村、比塘村、沃雪村、萨里村、那当村和修修玛村。因为现在西藏的生活条件好于尼泊尔,所以通婚者的后代全部都加入了中国国籍。


据陈塘镇镇长索朗旺堆介绍,这里主要的农作物有鸡爪谷、冬小麦、玉米、荞麦、土豆等,还盛产各种草药,有冬虫夏草、天麻、雪莲花、三七,还有国家级保护动物金丝猴、豹子、长尾猴等。


以往生活窘迫的陈塘夏尔巴人是要到尼泊尔那边打工的,而辛劳一整天的酬劳就是一把猪肉罐头大小的鸡爪谷。如今,夏尔巴人开始告别贫困,2016年全镇农牧民513户2387人,经济总收入1982万元,人均纯收入4732元。几十年时间,虽然在历史的长河中只是短暂的一瞬,但却使夏尔巴人从原始走向现代,从封闭步入开放,从贫困迈入富裕,跨越千年。


索朗旺堆镇长说,特别是打通了深山幽谷与外界的道路,夏尔巴人得以走出大山,逐渐融入世界。外界也才开始了解和关注这里,从而揭开了西藏夏尔巴人神秘的面纱。


一路上见到最多的是夏尔巴人的笑脸,微笑着吐舌头打招呼。夏尔巴人,以其特有的坚韧和乐观精神,在当地政府的带领下,转型谋发展,积极投身灾后重建,并与边境贸易、旅游和南亚大通道的建设结合起来,正在创造喜马拉雅山脉“桃花源”崭新的幸福生活。


中尼边境的自由贸易


每天最多有200个尼泊尔人带着尼方签发的“one-day pass”(一日通行证) 从尼方到陈塘买卖东西


在陈塘采访的时候恰逢周六。据介绍,冬季的时候,只有周三和周六中尼边境才通关,允许边民互市贸易。


陈塘镇山脚下的嘎玛藏布是中尼边境上的一个天然分界线,山脚下的比塘村还有一座“中尼友谊桥”——乌布其桥,1962年立的中尼69号界碑分处两端。桥身由一米多宽的铁架和木板铺设而成,十分简陋。


据边防战士韦宇介绍,每天最多有200个尼泊尔人从尼方到陈塘来,他们带着尼方签发的“one-day pass”(一日通行证),人背畜驮,把药材、鸡爪谷、菩提手串等手工艺品带到陈塘卖出,然后买些大米、方便面、被子等日用品回去。人民币已成为边民互市贸易通用的货币。


“那木斯德,那木斯德(尼泊尔语,你好)。”尼方一个小学校长次仁也在来陈塘路上的人群里。他什么都没带,“学校放假了,我过来采购些文具用品。”从学校走到镇上需要一个多小时。


记者注意到,中方开始在这条简易的互市贸易通道上修建水泥石头的步梯,改善羊肠土道的步行条件,提高边民往来的便利性。


据统计,从2011年-2015年,陈塘通道承担的中尼进出口额由715万元增加到1865万元,贸易量由485吨增加到1265吨,出入境人员由2953人次增加到7700人次,均增长1.61倍。


夏尔巴少女


中方更大的基础设施投资和口岸规划也正在进行。


在雪崩、泥石流、滑坡、塌方等地质灾害与崇山峻岭的阻隔下,始建于1964年的陈塘到定结县城的公路,在2011年之前,一直没有修完。如今318国道连接萨陈(萨迦县至陈塘)的公路已经于2011年通车,全长384公里。


然而,其中从定结县的萨尔到陈塘的99公里山路还是瓶颈区,道路常因自然灾害中断。定结县副县长达瓦扎西说,现在这条公路将升级为省道514线,铺成为柏油路,交通条件将大为改善。


据了解,自治区计划将陈塘口岸与69公里外的日屋口岸统筹规划建设,形成“一口岸两通道”的发展模式。


据介绍,与日屋-陈塘口岸接壤的是尼泊尔东部发展区,占尼泊尔国土面积和人口各约1/5,其中与日屋通道接壤的面积为8196平方公里,人口约160万,与陈塘通道接壤的面积为9669平方公里,人口约260万人。


专家称,随着互联互通条件的改善,在保护自然环境的前提下,在更远的将来陈塘可能形成一条中尼印孟的贸易新通道。


古老猎人的新职业


2009年,政府实施禁猎,珠巴和村里的男人终于放下了使用了数百年的弓箭 ,穿上了印有“森林防火”臂章的制服,成了扩林员。


在沃雪村,身着橘红色护林员制服的珠巴刚刚巡山归来。他告诉记者,近几年山上的林木恢复很快,冬季的主要任务是森林防火。昔日刀耕火种的民族如今在保护环境、封山育林的大背景下开始转型谋发展。


今年36岁的珠巴和村里的男人一样,都曾经是猎户。“过去进山打猎要花四五天时间,主要打岩羊、盘羊,用的是弓箭。”因为与大山外隔绝,捕获的猎物无法买卖,基本上是自己食用。


“我十三四岁起就跟着村里人上山打猎,经常是饥一顿饱一顿,猎物也越来越少,那时的生活真是太艰难了!”珠巴说。


2009年,政府实施禁猎,珠巴和村里的男人终于放下了使用了数百年的弓箭,穿上了印有“森林防火”臂章的制服,成了扩林员。



陈塘镇目前安排了林业生态岗位660个。县里还发放公益林补偿费,补偿标准为每亩3元。该镇2016年核准补偿的公益林面积34万多亩,共兑现生态补偿资金102万多元。


“政府每年发4900元的工资。除了护林防火,我们自己还可以采挖药材、养猪,都可以运到大山外面去卖,今年除了工资外,还有4000多元收入。”珠巴说。


陈塘镇镇长索朗旺堆说:“政府鼓励贫困村民参与生态环境保护,成为生态保护的守卫者,让村民有更多途径脱贫。”


从刚刚闭幕的西藏自治区人代会传来的消息,2016年,西藏共安排了50万名像珠巴这样的贫困人口从事生态保护岗位,通过生态补偿脱贫。


去年,政府还给村里每户补助12万元,用于地震灾后重建住房。珠巴和村里的大多数村民一样,刚刚搬入新家。


“现在山里的动物可多啦,有雪豹、黑熊,经常能看见长尾猴。树木也越来越密,连过去的小路都找不着了。”


“已经没有人再去打猎了,打猎用的弓箭还留着呢,想着给后代作个纪念。”珠巴望着大山喃喃地说。


鸡爪谷酒的故事


以往,鸡爪谷是夏尔巴人的主食。 如今随着生活质量越来越好,鸡爪谷主要用于酿酒


夏尔巴人的夜晚是属于鸡爪谷酒的。


鸡爪谷是陈塘夏尔巴人重要的粮食作物,鸡爪谷播种面积占陈塘镇农作物播种总面积90%以上,亩产五六百斤。以往,鸡爪谷是夏尔巴人的主食。如今随着生活质量越来越好,外来的大米已经成了主食,鸡爪谷主要用于酿酒。


夏尔巴人每家每户都酿有这种类似醪糟的鸡爪谷酒,并用竹管“吸”着喝。加了酒曲的鸡爪谷在发酵后,装在一个半升大小的木桶里,倒上温开水,用竹管上下舂几下。吸饮之前,要用手指压住吸嘴,然后插进去舂几下之后倒过来,被吸起的酒浆就会流出,因为竹吸管是重复利用的,在当地人看来,这样可以消毒。

鸡爪谷


一桶发酵好的鸡爪谷,能连续多次加水,插上竹管吸上一口,再添加温开水,搅一搅,又是一壶酒,直到饮酒者觉得口味变淡。在当地的餐馆中,一桶鸡爪谷酒售价大约为三十五元。


陈塘传统的酿制鸡爪谷酒工艺已经被列入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当地政府正在推进鸡爪谷酒产业化,力争提高酒的附加值。定结县副县长达瓦扎西告诉记者,他们尝试用鸡爪谷酿造白酒。目前新的鸡爪谷白酒酿造厂房基础设施和示范基地建设项目已经完工并通过验收。


“我们产业化的目的是让鸡爪谷酒能标准化,(酒精度)不能一会儿40度,一会儿50度。”达瓦扎西解释说。


据了解,当地鸡爪谷种植面积达1000亩,长势良好,已初步形成年产50吨鸡爪谷的藏白酒加工能力。达瓦扎西说,这能充分利用当地资源和区位优势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将鸡爪谷藏白酒打造成定结县的支柱产业。


深山里走出第一个大学生


勤奋聪明的夏尔巴人有不少接受了高等教育 ,目前陈塘镇的夏尔巴人中已经出了23个大学生,占总人口比例颇高,约为1%


加布家的两层楼大房子就在朋曲河畔。他今年40岁了,在镇上是个致富能手。


“2008年我开始做竹编。”加布回忆道。夏尔巴人代代相传竹编技艺,但比较粗糙,附加值很低,一个竹筐卖不了多少钱。


2010年县里选送了30个人去四川青城山镇学习竹编。这是加布人生转型的开始。之前他的生活是夏尔巴人中最常见的:平时采药材,打零工,冬天在家编些竹筐来卖。


“进山需要两天的工夫,采药一个星期,出山也要两天,每次采药要10多天的时间。”加布说,即便如此辛苦,每年的纯收入也只有2000多元。



如今加布的竹编合作社已经办得红红火火,产品种类从生活用具的桌椅板凳到艺术品的唐卡。这些高附加值的产品主要销售给游客,并在西藏的各大交流会上参展。如今加布的年收入已经达到15万元。


与此同时,加布还开了一个培训班,将致富的手艺传授给更多的乡亲。加布掩饰不住自豪的笑容,“我已经教过50个学生了。”


培训可以致富,教育则带来希望。自从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吴英杰前不久来陈塘考察后,在陈塘建中学的消息在夏尔巴人中不胫而走。“所有的设施可以一步到位!投资大约5000万元。”副县长达瓦扎西兴奋地说,“地址选好了,2017年开始建,2018年就可以招生了。”


这对加布无疑是个好消息。他有三个女儿和一对双胞胎儿子。大女儿在250公里外的拉孜县城上高二,二女儿在120公里外的定结县城上初二,都是海拔超过4000米的艰苦地区,每年只有放寒暑假一家人才得以团聚。三女儿和两个儿子在当地上小学,以后就可以无忧无虑地在家门口升学。


镇长索朗旺堆告诉记者,全镇儿童入学率已经达100%。勤奋聪明的夏尔巴人有不少接受了高等教育。在藏嘎村,记者偶遇陈塘镇的第一个大学生普布次仁。普布次仁毕业于西藏民族大学,学的是英文专业,目前在定日县一所中学教英文。陈塘镇的夏尔巴人中已经出了23个大学生,占总人口比例颇高,约为1%。


在藏语中,“陈”意为运输,“塘”意为道路,陈塘的意思即为“运输的路”。如今这个昔日被称为“喜马拉雅最后的陆路孤岛”将成为夏尔巴人面向新世界,拥抱新生活的藏地“桃花源”。


【责任编辑:贤柔】

标签:西藏 夏尔巴人 喜马拉雅山 陈塘镇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