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与自然 > 人与动物 > 正文
流浪狗的守护者
来源:智悲佛网 作者:智悲佛网 发表时间:2016-10-07 21:09:56
字号: [双击滚屏]
告别了代淑清,离开救助站,我忽然想把代淑清的行为和放生这档子事联系起来。那些鱼呀、鸟呀是可以让它们回到大自然去,而那些狗猫乃至牛羊等家畜,决不是放掉就能行的,因为有的动物已经丧失了主动生存能力,得给这些生命一个家园,它们才不至于饿死、病死,或落入一些人的口腹之中。从这一点讲,代淑清所做的比放生更具责任感,更能唤起人们的同情心。

车子在城乡结合部拐来拐去,终于来到了毗邻一片果树园的院子前。尾随一辆面包车进去,想打听要找的人,见几个人正忙着交接几条狗,就没去打搅,站在墙脚下的凳子上向墙里张望,目光所到之处,一百多平方米的地方都是大大小小的狗。它们有的眯着眼打盹,对我们的探视爱理不理;有的在自由地散步,从容自在;有的则冲着我们吼叫,不知是警告还是表达愤怒……总之,不管是什么姿态,每条狗都是皮毛光滑,精神饱满,不难看出每条狗在这里都过得比较安逸。



等那几个人忙完,我走上前去,对一个打扮体面的女士说明来意,她一边忙推辞着,一边坐上面包车扬长而去。心里正纳闷,同来的师兄提醒我认错人了,指着另一个人说:“是她。”“我就是代淑清”,她迎着我们报上名来。


在师兄给的资料上见过她的照片,照片上面带笑容,随和亲善,背景是她的流浪狗救助站,被一群狗围绕着,很是威风。而眼前这位却与照片大相径庭,头发上落着一层细灰,脸上挂满岁月的痕迹,一身脏兮兮的工服上沾满饭渣;尤其是她那双手,又黑又脏,裂了无数条小口,指甲塞满了黑色的污垢……唯一的证明就是,那些狗对她完全服从听令,像是见到了最高长官,当然,把她搞成这副邋遢模样的,也正是这群狗,曾经流浪街头,无家可归的狗。


代淑清收留流浪狗的爱心行为,源于她女儿的宠物狗。早在2000年,女儿从同学家里抱回一条小狗,代淑清一下就喜欢上这个不会说话的小家伙,管它吃管它喝,把它视为家中成员。小狗也挺懂事,一天天长大,像个孩子似的给主人带来了别样的欢乐。可惜好景不长,一年后小狗突然死掉了。


小狗的死让代淑清难受了好长时间,就好像生活中一下子少了欢乐的内容似的。那种真诚的情感与欢乐让她怀念,为了找回那种亲切的感觉,她又抱回一条狗来养,为防万一,她学会了观察狗的状况,学会了给狗治病。从此,代淑清家里就没断过狗,渐渐地家里狗比人多了,稍不注意,就会有狗跑丢。


她清楚地记得2004年11月20日,心爱的小狗金豆走失了,她就像母亲寻找失去的孩子一样寻找,结果小金豆没找到,一个月中,她从树丛中、垃圾堆旁、街头巷尾等地方先后捡回七八条被主人抛弃的狗。她把这些狗收留在家里,给它们治病、洗澡,每天还带它们散步。慢慢地家里的狗越来越多了,有近二十条,还时常有人送狗过来寄养。这时,她萌生了一个新的想法,能不能搞一个流浪狗救助站,让那些流浪狗有一个家。


说干就干。她四处奔波,先是租赁来一块场地,然后买来了各种材料,一阵忙碌后,流浪狗救助站开张啦,流浪狗有新家了。


狗是有新家了,代淑清也有新困难了。一百多条狗群居一起,气味难闻不说,稍有动静就叫声一片,没过多久,就招来了邻居的怨声,谩骂、威胁,甚至扬言要砸了救助站。腊月二十七,房东实在受不了了,赶她在春节前搬走,人家要过一个清净的新年。


这几年,为了这些狗,代淑清先后搬过十几次家,足迹几乎遍布了西安市的周边地带。身体的辛苦还好承受,最让她难受的是那些来自亲戚或朋友的闲言碎语。他们不能理解一个人,为什么放着好好的生意不做,偏偏养一群不会带来任何收益的狗,十有八九是脑子有问题。那年,流浪狗救助站刚刚搬到这个村子,有些村民们见一个穿得破破烂烂的女人带着一群狗在果树地安家,当即得出结论:这女人有神经病。


时间久了,面对这些非议,她也都习惯了,经常是一笑了之。回头看看那些狗,见到她,亲得就像孩子一样,她再多的痛苦也都释放了,进而变成了欣慰。几年来,代淑清始终坚持自己喂养,之所以不请人帮忙,主要是为了降低成本。一家人要生活,那些狗也得吃,能节省一个是一个,用她的话说,就是“人和狗一个都不能少”。


一个几乎把全部精力投入到收养流浪狗事业里的女人,埋头一干就是几年,没有信仰的情怀和家里人的支持是不可能把这件事做长久的。我们听着代淑清讲她这几年的酸甜苦辣,时间不知不觉地消失,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见到了代淑清的丈夫李师傅来送饭。他头戴一顶毛线帽子,穿着件黄色军大衣,骑着一辆电动车,横梁处放着几个鼓囊囊的塑料袋,进院后,一群狗便摇头摆尾地围了上去。原来,为了节省开支,他们联系了几家小饭馆,把剩下的饭菜收来加工后喂狗。李师傅对我们憨憨一笑,算是打过招呼,就去忙着给狗开饭。尽管没有说一句话,从他的行为可以肯定,正是有他默默地支持和付出,代淑清才少了后顾之忧,才能给这些无家可归的生命提供一个家园。


代淑清一边抱着那条刚送来的小狗一边和我们交谈,这时,狗妈妈在一旁呜呜地低吼,几个人谁也没在意,是李师傅提醒道:“把小狗放下吧,老狗在要孩子呢。”放下小狗后,狗妈妈立即息声,全身心地嗅着这小狗,用舌头亲舔着小狗,小狗也用力往妈妈身上蹭,回到狗妈妈的怀抱,一幅母子情深的画面让人感动不已。


谈到信仰,代淑清回忆起几年前终南山嘉午台那位出家师给她说的善恶报应的佛理,她当即信受,并发愿要多做善事,不求别的,只求女儿上个好大学。当初先是想帮那些生活困难的人,可没想到却受了几次骗,于是就转向收养流浪狗了,“反正对咱们佛门来讲是一样的啊,呵呵,不是说众生平等嘛。”她笑着说。


自从信佛后,每当生活中遇到困难,代淑清就祈求佛菩萨的加持。最让她感到佛力加持不可思议的事,自然就是女儿出国留学的事,她一开始的心愿就是想让自己的女儿上个好大学。可按照国内的现状,女儿就是考上北大、清华这样的名校,他们这样的家庭也是供不起的。可没想到女儿竟然在文化成绩只进了前十名的情况下,却以“综合素质”第一的成绩被新加坡一所大学录取了。这种善报的感应如影随形,真是不可思议。


长期与流浪狗打交道,代淑清也练就了一种特殊的感应。有一次,心里慌慌的在家坐不住,骑上三轮车去买狗食,结果在垃圾堆里捡到一条患病的大花狗。经过认真治疗,大花狗目前已能在院子里活动,尽管留下了后遗症,命是保住了。


也有后悔事,有天晚上,她预感一条狗需要援助。可是因为太困了,抱着侥幸心理睡了。第二天得知,隔壁果园两条大狗让人偷走啦。时至今日,代淑清提起这事来,都会语调低沉,心里带着深深的自责。


不能说这些狗有福报,但是,只要能来到这个救助站,可以说就再也不会回到以前饥一顿饱一顿、挨打受气的日子了,狗的身心也得到了极大的安慰。有一段时间,好心人见狗太多了,怕她忙不过来,就在网上发了个帖子,呼吁大家领养。倒是有回应,不是狗贩子,就是不怀好意的贪心者,几乎没一个是真心领养者。满怀希望的她彻底打消让人领养的念头,还是自己养吧。


现在代淑清收养着一百四十多条狗,同时也没放弃救助别的生命。一次见到街上有人用绳子拴着一串老鳖,沿路叫卖。一番讨价还价后,她买下全部老鳖拿回来养。由于缺乏饲养经验,老鳖先后死去,这让她心疼不已。


对于未来的路,代淑清很是乐观。她已经在不远的地方租了三亩地,准备建一个标准化的救助站,已经有好心人答应帮助了,她还想利用给狗治病的专长,计划开一个宠物治疗中心,用这方面的收入补贴救助中心;她还想在资金宽裕的情况下,或是社会爱心人士的帮助下,把自己救助的对象扩大到鸡鸭牛羊等范围。


说到这里,我似乎看到代淑清这张布满皱纹的脸绽放出了幸福的笑容,脑海里在想象她的这些计划,假如有一天真的变成了现实会是什么样……


告别了代淑清,离开救助站,我忽然想把代淑清的行为和放生这档子事联系起来。那些鱼呀、鸟呀是可以让它们回到大自然去,而那些狗猫乃至牛羊等家畜,决不是放掉就能行的,因为有的动物已经丧失了主动生存能力,得给这些生命一个家园,它们才不至于饿死、病死,或落入一些人的口腹之中。从这一点讲,代淑清所做的比放生更具责任感,更能唤起人们的同情心。


一路上,我一边思考,一边在心里默默地为她和她的流浪狗救助站祈祷,愿她的行为不但能救助那些生灵,更能唤醒人们渐渐麻木的情感,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拯救更多的生命,同时也拯救自己的灵魂。不觉中耳畔传来一首歌《一个叫狗的朋友》:


也许因为有过约定

也许因为有过回首

我是一只忠诚的狗狗

今生来做你的朋友

无论你是快乐还是哀愁

我都会陪在你左右

无论你是贫穷还是富有

我都会等你在家门口

是谁忘了那个约定

是谁不再彼此守候

我是一只无家的狗狗

曾经做过谁的朋友

总是在默默地服从接受

从来没有过多要求

就是流浪在陌生的街头

也没有抱怨和泪流

对于你来说

我只是你生命里的一段记忆

对于我来说

你却是我一生全部的所有

只愿那根细细的牵绊

在你手上有过幸福的停留

【责任编辑:贤柔】

标签:流浪狗 守护者 代淑清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