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与自然 > 环境保护 > 正文
滑坡?矿难?生态修复去了哪里?
来源:京华时报 作者:京华时报 发表时间:2015-08-16 18:12:47
字号: [双击滚屏]
8月12日0时30分左右,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中村镇烟家沟村陕西五洲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生活区附近突发山体滑坡,造成厂区15间职工宿舍、3间民房被埋。

商洛市“8·12山体滑坡”救援指挥部召开新闻发布会称,由于降雨再加上滑坡造成的山体松动,滑坡区又出现了80多万方的塌方,失踪人数修正为64人。


12日0时30分左右,陕西省商洛市山阳县中村镇烟家沟村陕西五洲矿业股份有限公司生活区附近突发山体滑坡,造成厂区15间职工宿舍、3间民房被埋。



滑坡面积等于15个足球场


商洛市“8·12山体滑坡”救援指挥部召开新闻发布会,介绍了山阳山体滑坡灾害的详细情况以及截至目前抢险救援工作的开展情况。


新闻发布会上,山阳县人民政府新闻发言人康明亮介绍,由于早上降雨,加上滑坡造成的山体松动,滑坡区又出现了80多万方的塌方,滑坡总量达到220万方,滑坡面积9.6万平方米,相当于15个标准足球场大小。掩埋地35米厚,有11层楼高。


据专家介绍,滑坡区域土石方掩埋了两侧的山沟河道,出现了5000平方米、2600平方米的两个积水区和三条20厘米的裂缝,积水最深处达20米左右,如果灾害区域继续下雨,有可能形成堰塞湖。由于目前周围山体开裂松动,作业面狭小,土石方量巨大,再加上天气原因,因此救援难度极大。截至目前,共搜救出14人,失踪人数更正为64人,有两人之前已经离开矿区,陆续恢复联系。


有几辆挖掘机在堆起来的塌方土石上,因为塌方量大,挖掘机在石堆上显得身型小了不少。一位参与救援的工作人员说,“塌方量太大了,挖掘机在石堆上就像个玩具车,大块的石头比挖掘机的个头还要大”。


多位参与救援的工作人员称,现在的难点就在于塌方的量太大,再有无人机已经监察到山体有裂缝担心有再次坍塌的可能,“如果再发生坍塌,救援人员也很危险”。


家属现场恸哭 官兵列队肃立


矿工家属分成几个批次乘坐大巴车到达滑坡现场,伴随着哭嚎声、抽泣声。消防官兵、武警官兵停下了救援工作,集结成整齐的队伍,站在空地上远远望着。


一位年纪较长的家属哭嚎着,旁边的家人虽然在撑着她的胳膊,但她还是瘫软在地上。因为随时有再次坍塌的可能,家属们在现场停留的时间并不长。


截至13日,共出动消防、武警、公安、矿山救援和医疗救护等700余人,成立了7个专业救援队,调配大型机械、重型车辆30台套,配备搜救犬,携带生命探测仪等救援装备展开抢险救援工作。


为了强化救援保障,部署公安、武警100余人,实行交通管制,确保救援通道畅通。全面开展灾害清查工作,将周边5到6平方公里区域群众疏散撤离到安全地带,对灾害地点周边进行24小时监测,严防发生次生灾害。抽调医疗救护人员30余名,调度救护车7辆,全力救治转移获救伤员。设立4个安置接待工作站,妥善安置失踪人员家属,逐人进行心理疏导,稳定家属情绪;抽调有关专家和专业技术人员共40余人,使用无人机对滑坡现场进行航拍,对灾害点和周边地质环境进行了实地踏勘,划定灾害点监测范围,连夜研讨优化施救方案。


由于山体塌方土石多达210多万方,山体开裂松动,不时有巨石滚落,加之救援作业面窄,不利于大型机械开展救援,对救援造成不利影响。目前,在继续开展救援的同时,专家组正在抓紧制定救援方案,加快救援进度。


对话


老矿工:哪里是滑坡,就是矿难


84岁的范良模是位老矿工,他住在金狮剑村,金狮剑村与事发现场仅一山之隔。


“我们就隔着一道梁,我们在这边,现场在那边,翻过了这座山就是。”范良模说,事发后,金狮剑村的村民不敢再在屋内睡觉,“我们都在外面坐了一夜,站了一宿,不敢睡。”多名村民如是说。


1989年碾家沟刚开始采矿的时候范良模是第一批矿工,他在这个矿上干了20多年,他对矿的感情是复杂的,“我们这有矿脉线,采了25年了,山都被挖空了,这哪里是滑坡,就是矿难。”“怎么会不塌陷,25年来每天24小时不间断地采,山都被掏空了。”范良模说,矿工们在矿上三班倒,早上7点多到下午2点,下午4点到晚上12点,晚上12点到早上7点,3个班次,哪个班都不轻松。


金狮剑村以前很多人在矿上上班,现在很少了,“太危险了,大家都不去了,都去外面打工,村里就剩十几个老人。”“那么大一座山塌下来,有安全措施也没有用,都得被埋起来。”范良沈说。范良沈今年72岁,也是一位老矿工,对于这次事故他认为并不是滑坡,是因为过度开采导致山塌了。“山上被打了那么多洞,都空了,怎么能不塌”。被埋在下面的矿工很多是范良沈相识的人,他说工人们赚钱不容易,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有技术的钻工一个月拿五六千,没有技术的普通工人就是两三千,“希望这次事故能引起更多人重视我们这边”。


特写


汇聚多方期待的路口


中山镇通往事发现场的唯一路口,几名武警官兵在站岗。“交通管制车辆绕行”的警示牌立在马路中间。因为山体还有滑坡可能,家属被禁止单独去现场。于是,这个路口聚集着各种关注此事件的人,比如急救车、消防车、电信公司的应急服务站、保险理赔站、派出所民警等,现场内部的消息都从这个路口传出来。


几名观望许久的老人被搀扶着从路口返回住处,他们红着眼眶,拖着身体,喊:“我的儿啊,我的儿啊,回来吧”。


路口还有相当一部分人是附近村民。“埋着的人有好多我认识。”附近的一位村民说。“我是从县上赶过来的,我要做志愿者,他们不要。”一名小姑娘站在人群中张望着,她说是到新闻后赶回来,想为家乡的人做点事。


路口设置了外来人员接待站,电信服务站的工作人员给家属送来瓶装水。


讲述


妹妹一家三口被埋


魏凤英(化名)前天晚上从西安赶到了中村镇。“我在西安上班太忙了,还是别人告诉我矿上出事了”。魏凤英说,前天中午听一个亲戚说中村镇的矿上出事了,之后她给妹妹和妹夫打电话,都已经打不通。魏凤英和丈夫从西安赶到了中村镇,已经是晚上。


“妹妹带着孩子在县上,这是放暑假来矿上看爸爸,就这么一晚上的时间,怎么就没了呢”,魏凤英说起妹妹就开始掉眼泪,站在一旁的丈夫也不知道该如何安慰她,默不作声。


爸妈走了,留下兄妹三人


李梦(化名)今年20岁,已经上大学的她学护理专业。爸妈在矿上上班,全都被埋在了下面。她还有个在上大学的哥哥和小她4岁的弟弟。


午饭时间,李梦从宾馆下楼看了看,由于没有胃口,她又想回到楼上,但走几个台阶就停下来,仰一下脸,不让泪水落下。“这孩子已经一天多不吃不喝,一直哭,她在想,没有希望了怎么办。”李梦的表姐说,李梦家就在中村镇,出事后家里好几个亲戚过来陪着她。在李梦面前,表姐有说有笑,不让李梦一个人沉浸在悲痛中;李梦不在眼前时,她表姐也会默默地抹眼泪,“她爸妈还都很年轻,都40出头。你说,留下这3个孩子怎么办?”


李梦在家里人的劝说下吃了点饭,回来时她招呼记者去安置点吃饭,而她回到屋里又哭了。


当地村民认为,矿区必须要修复,矿区岩石破碎、完整性极差、风化严重,存在地质灾害安全隐患,如不及时修复,将导致山体滑坡、水土流失,严重损害当地的生态环境。


【责任编辑:贤柔】

标签:滑坡 生态修复 矿难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