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与社会 > 职场•商道 > 正文
假疫苗背后的信仰崩塌:不作恶到底有多难?
来源:少年商学院 作者:学院君 发表时间:2018-07-24 23:56:35
字号: [双击滚屏]
他们赚了那么多钱,为什么还要丧心病狂?有人发出这样的疑问。这句话其实说反了,应该是:正是因为他们的丧心病狂,才赚了那么多钱。菩萨畏因,众生畏果。而在坏人眼中,无所谓因果,他们的价值观和我们是平行宇宙,但他们不断发射武器来摧毁我们的星球。




说实话,这些年来,国人的安全感已经越来越低。


不但狂犬病疫苗造假,百白破疫苗质量也是不合格的!这两天,上市公司长生生物25万支假疫苗已销往山东的消息令人瞠目结舌!想想看,20多万家庭啊,带着3个月到6岁的孩子去接种百口咳、白喉和破伤风的疫苗,现在得知打进孩子身体里的疫苗是假的,这让人情何以堪,情何以堪?!于是有朋友在朋友圈发出上述感慨。


而昨天一篇《疫苗之王》的网文刷爆朋友圈,其中关于长生生物前世今的内容更是让人感到不寒而栗:“十年后再回首,他们手中已经掌握了中国疫苗的半壁江山——最大的乙肝疫苗企业、最大的流感疫苗企业、第二大水痘疫苗企业、第二大狂犬病疫苗企业⋯⋯他们生产的疫苗,每天都源源不断,注入你和你孩子的身体中。”


他们赚了那么多钱,为什么还要丧心病狂?有人发出这样的疑问。这句话其实说反了,应该是:正是因为他们的丧心病狂,才赚了那么多钱。菩萨畏因,众生畏果。而在坏人眼中,无所谓因果,他们的价值观和我们是平行宇宙,但他们不断发射武器来摧毁我们的星球。和谷歌公司的价值观与底线“Do not be evil(不作恶)”相比,“不作恶”从来都是长生生物们的天花板。


全世界非常多的国家,美国、日本、德国、澳大利亚、印度等等也都曾发生疫苗事件。但是一次疫苗事件,可能是一个行业、一项制度变革或立法的契机。以日本为例,乙肝疫苗案,受害者们联合起来将当时的政府部门和科研机构告上法庭,并在2011年迫使日本厚生省同意补偿超过40万人乙肝感染者,个人最多可获3600万日元(逾280万元人民币),总赔偿金合计高达3.2万亿日元(逾2500亿人民币),这一史上最大的赔偿案也促使了日本疫苗管理新规的出台。


时间再拉长一些,1955年美国卡特制药厂也发生了严重的疫苗事件。由于脊髓灰质炎疫苗使得病毒灭活不彻底,导致12万名接种儿童中的4万人染病,上百人瘫痪,5人死亡。事件最后,负责疫苗监管的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一大批官员丢了乌纱帽,并推动美国建立起了严格的疫苗监管体系,其中重要一条类似日本,就是让违观企业与机构付出极为高昂和沉重的代价。


非常遗憾的是,对于这次中国的长生生物公司,因疫苗事件收到的吉林药监局的处罚决定是这样的:


①没收库存的“吸附无细胞百白破联合疫苗” 186支;
②没收违法所得85.88万元;

③处违法生产药品货值金额三倍罚款258.4万元。


上述罚没款总计344.29万元。


多么强烈的对比和反差。长生生物的疫苗事件之外,还记得2016年山东(对,也是山东)警方披露的“5.7亿非法疫苗案”吗,未经冷藏的疫苗产品至少已经流入全国24个省份,前后时间的跨度有5年,涉案的上下线人员有300余人,涉案金额高达5.7亿元。当时全国哗然,家长恐慌。两年之后的今天,假疫苗事件又来了,25万支,受到的处罚是344万元!


一批百白破联合疫苗质量不合格,罚了344万,很痛吗?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7月18日一早,长生生物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对有效期内所有批次的冻干人用狂犬病疫苗全部实施召回,该项召回预计将减少公司2018年上半年营业收入约2亿元左右,净利润约1.4亿元。”请注意,2亿元的营收,净利润就达到1.4亿元!


看看疫苗的利润就可知道,这样不痛不痒的惩罚,更像是一种默许和纵容。在外界看来,近乎一个笑话。


事实上,这也正是类似造假疫苗能够大行其道的深层根源。逐利是企业的本性,本身并无问题,若想在经济效益与社会责任之间搭建桥梁,实现良性互动,监管责无旁贷。此次生产记录造假归功于药品的飞行检查制度,但仅靠事后的检查很难体现预防作用。如何完善监管体系,从生产、销售等环节开始,实现全链条、全覆盖监管,并不轻松。


2008年的毒奶粉(三聚氰胺)事件的阴影还没有从人们的脑海中抹去,如今的假疫苗推倒了又一副多米诺骨牌。这两类事件的共同点都是,行业及龙头企业昧着良心赚钱,烂透了——他们的产品一个是喝到了孩子的胃里,一个是打进了孩子的血液里;而他们的不同点是,假疫苗的性质比毒奶粉要更加恶劣,因为疫苗属于公共健康领域。它意味着从生产企业到政府有关部门再到监管机构等,一个庞杂的管理系统瘫痪了,一群貌似“力量越大,责任越大”的怪兽在装睡。


人们常说,中国是一个缺乏信仰的国度。这里的人不信宗教,不信道德,不信正义,唯一信的只有钱。也许,钱就是国人的信仰。从毒奶粉到假疫苗的十年整,我们失去且永远没有再捡回来的信仰,似乎也是贴切的。


信仰崩塌令社会进入了逐利互害模式:就像农民给蔬果打药自己不吃只卖给城里人,城里的房产商又用房子套走农民全家的积蓄——所有人为了钱都在不择手段,没有人幸免于罪。


不做恶到底有多难?没有人能给出明确的答案。你没法预计一个装睡的人什么时候醒来,你也没法评估一个坏人的良心何时能够回来。假疫苗事件还在发酵中,我希望这次事件能够成为中国疫苗管理变革的一次契机。无论如何,不要再拿儿童的健康和生命当牟利工具或政商棋子了;我同样希望中国人不要再健忘,遗忘也时是一种无奈,但持久沉默就是帮凶的代名词。

【责任编辑:流水】

标签:假疫苗 信仰 崩塌 不作恶 因果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