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与社会 > 职场•商道 > 正文
在硅谷,禅修不是一时风尚,它推动您的事业成功
来源:觉性科学研究院 作者:觉性科学研究院 发表时间:2016-02-29 22:55:29
字号: [双击滚屏]
2014年,美国时代杂志的封面报导中,把禅修喻为「未来科技世界中的生存必需品」。在未来飞速的科技时代中,不会禅修的人,会越来越难以生存。十几年前开始,美国主流研究单位如哈佛、耶鲁、史坦佛,甚至美国国家医药卫生院,每年都投入大量资金,研究禅修对人身心的帮助。近年来,主流的企业,如谷歌、脸书、苹果等等,也开设了禅修课程,如下文所述,可以说已经形成了热潮。在硅谷,不懂基本禅修的人,给人的感觉是「落伍的人」。

在硅谷,禅修不是一时风尚,它推动您的事业成功(上)


   宇廷导读



    2014年,美国时代杂志的封面报导中,把禅修喻为「未来科技世界中的生存必需品」。在未来飞速的科技时代中,不会禅修的人,会越来越难以生存。


    举例来说,随着科技的进步,我们每天不停地受到大量资讯的轰炸,随时都有微信、邮件要回复,四处都是各种产品的广告……。


    表面上我们更有效率了,但事实上,我们变得越来越繁忙,属于自己的时间越来越少。



    如果一个人的心没有受过训练,长期下来,自己内心的频率会被调得越来越快,停不下来;内在的不满足感、烦燥感、都会越来越强,逐渐失去内心的平衡。


    十几年前开始,美国主流研究单位如哈佛、耶鲁、史坦佛,甚至美国国家医药卫生院,每年都投入大量资金,研究禅修对人身心的帮助。


    近年来,主流的企业,如谷歌、脸书、苹果等等,也开设了禅修课程,如下文所述,可以说已经形成了热潮。在硅谷,不懂基本禅修的人,给人的感觉是「落伍的人」。



    禅修己经被欧美学府证明,能有效地帮助人静下来、认识自己的身心、提高免疫力、降低血压、减少癌症等重病的痛苦。对减少烦恼、增加幸福感,也有明显的帮助。甚至对于提高工作效率、增加创意、执行力,也有大量证明。


    然而,虽然美国学术界大量研究禅修,每年发表数千篇主流论文;企业界大量学习禅修,推出各种培训课程。但事实上欧美使用的方法,从我们中华文化来说,还只是在「娃娃学步」的阶段。


    这当然不是说我们应该骄傲起来,因为我们大多数人对这方面懂得可能比美国人还少。而是想说,我们生为这个时代的中国人,是极为幸福的,因为在我们的文化中,对禅修的理解和实践,是非常深厚的,可以说是在我们的血液基因里面的。


    千年的修行传承,不会因为数十年的战乱灾难而中断,恢复起来比欧美从头来起还是会快很多。



    西方对禅修的理解,绝大多数仍然停留在禅修的第一个阶段-Mindfulness,一般翻译为「觉察」、「正念」、「静观」。而这种「觉察」的禅修方法,也是我父亲在台湾科技大学开设的「觉性科学」四阶课程的第一阶所用的方法之一。


    在修行的传统上还有几百种禅修方法。禅修的目的,不只是第一阶帮助人得到身心健康快乐、免疫力增强、工作效率更高……这些当然也是我们要的;也不只是第二阶的让我们认识和管理自己的情绪、增加情商、减少烦恼。


    事实上,禅修还能帮助我们更深入地认识心与生命,亲身经验到究竟我们生从哪里来,死到哪里去,生命的本质到底是什么。



    甚至能让我们开发出深层的慈悲与智慧,亲身体悟到生命的实相。而对于更深的这两层意义,西方学府和企业尚不了解。当然,这两层也不是人人这一生一定关心的事情;在西方,也有少数接触了佛法的学者和企业人士,对这方面有一定了解,但是基于美国的文化限制,很难成为主流。


    我们生为这个时代的中国人是真的很有福气的,当我们投入禅修,不但能得到第一二阶身心快乐幸福的利益,还能有机会进入禅定,体悟生命实相。


    这是为什么我们致力于推广「觉性科学与央金歌舞法」,将禅修现代化、科学化、生活化的主要原因,希望能将我们自己文化中本具的知识发扬光大,让全中国、乃至于全球的人类受益。


    以下,是第一个层级「觉察禅修」的一篇好文。由于文章很长,我们分为上下两期登出,方便大家阅读。


    陈宇廷


在硅谷,禅修不是一时风尚 

它推动您的事业成功

(上)


    作者:诺亚-史拉兹特曼

    自美国《Wired 连线杂志》2013年6月18日



    “觉悟”的工程师:禅修与觉察成为硅谷的新热点

    他们并不单纯追求内心平和,而是积极追求卓越


    在谷歌总部Chad-Meng Tan端坐在一张椅子上,他瘦长的身体打成莲花座。Tan让大家轻轻地闭上双眼。他的音色是悦耳的男中音,富含催眠力,音调缓慢且有韵味,既温和又迷人。


    “让你的注意力停留在你的呼吸上。关注呼气、吸气与中间的间隙。我们大家感觉到肺部先是装满空气,然后排空空气。”


    当大家关注一呼一吸这微小细节时,渐渐地,我们脑子中的其它念头,与工作、家庭及金钱相关的念头,开始脱落,大家凝神关注自己胸腔的起伏。


    几千年来,禅修帮助禅修者进入禅定状态,现在我们也不例外。屋子里安静到似乎手都可以触摸到寂静。在这寂静中,我觉察到自己又呼吸了一口气。


    几分钟后,Tan打破宁静,他告诉大家这次禅修课结束了。大家眨者眼睛,相互温馨地微笑,眼睛巡视着我们的临时禅堂,一间谷歌公司原本用来做报告用的大厅,长条型荧光灯照明的临时会议室。


    Tan与他的主要学员都是谷歌员工。刚刚结束的课程,是教育员工如何管理情绪,让员工在工作过程中表现更好。“让心安下来”,Tan说着。他让大家预备下次的禅修课,学习如何应用禅修来更好地面对成功及失败。


    在谷歌,已有上千名员工参加过“搜索内心自我”的培训,还有400多名员工登记,排队参加“突破自我与如何用好自身能量”的课程。2011年后,谷歌公司每两个月举办一系列的觉察禅修午餐,餐中除了禅修铃声以外,大家禁语。


    这一禅修午餐例会是在2011年,世界禅宗高僧,一行禅师造访谷歌公司之后,才开始设立的。最近,谷歌公司还专门为员工的行禅提供方便,修了一段行禅曲径。


    在硅谷,谷歌并不是唯一一家拥抱东方禅修传承的高科技公司。在硅谷,禅修被认为是新的咖啡因,一个能解放生产力与创造力的新“燃料”。禅修与觉察禅修的课,教授不分别的关注力,正成为硅谷这一区域的重量级公司的标签。


    谷歌成立“搜寻内心自我”的领导力培育学院,教授谷歌的禅修方法。脸书与推特公司的创始人,也把静思练习,作为他们新兴企业的主要文化特色。他们在公司办公室举办禅修会,并在工作过程中安排禅修,使觉察成为至高无上的企业文化。


    仅在2012年冬季,旧金山智慧2.0讨论现代禅修的大会上,与会者多达1700名。推特、思科与福特汽车公司的企业高领都来参加。


    硅谷公司不仅仅是沿习传统佛教修行。企业家与工程师们已经拾起传统,重新塑造成适应硅谷企业的,以目标为导向、数据驱动、并绝大多数信奉无神论的企业文化。他们并不关注过去生与轮回,更不理会涅槃。


    北加州高科技公司对禅修的投入也同样核算投资回报率。肯尼思-福乐克,旧金山一位有影响力的禅修老师说,“所有这些神秘兮兮的事物,都是过往不可逆行的往事。我们现代人禅修的目的,是要锻炼大脑,让大脑像一锅汤一样,起合适的化学反应”。


    或许我们妄下结论,将硅谷对这一古老禅修的兴趣,当做另一个非精神层面的时尚,但是请大家明察,硅谷高科技的先知们,已经对大家今天的生活,产生了多大的渗透和影响力。


    这些高科技公司,特别擅长将点滴的灵感,转化为千万人日夜追求的新技术应用与产品。


    不要忘记,硅谷许多塑造世界个人电脑行业与互联网的大佬们,许多曾经是当年反叛文化的嬉皮士。他们对东方信仰的兴趣也体现到现代科技世界当中。乔布斯当年曾在印度,花了几个月寻找大师,他的婚礼也是由一名禅师主持的。


    杰克-康非尔德在成为美国佛教界先驱之前,在哈佛商业学院管理当年屈指可数的电脑大型机。


    今天的硅谷,少有人会有闲情逸致,去理睬所谓“扯淡”的嬉皮文化。硅谷的禅修,也不是用来探讨生命的无常。禅修被他们拿来当做工具应用,质以提升自身,并提高生产力,这就是比尔-端恩,谷歌一位梳着大背头的电脑工程师,对禅修学习的个人出发点。


    他设计的禅修课的受众,主要是谷歌满腹牢骚的工程师、无神论者和理性思维者们。端恩先生为他们设计了一套禅修初级课程,名为“神经自我黑客”。端恩的课程从神经科学讲起,论述生物进化论。他认为人类是猿猴的后人,与生具有一触即发的敏感性。


    在现代职场中,这种特别敏感的条件反射,实际上是大家在职场上取得成功的障碍。很多人轻易把一般性的争吵,在情感上视为“你死我活”的情感决斗。在这种状态下,大脑中的杏仁核(该区域负责处理恐惧),一下子取代了大脑逻辑思维能力。大家因而都沦为“猴性思维”的奴隶。


    大量研究证明,禅修可以优化大脑对压力的反应。波士顿大学研究人员发现,经过仅仅三个半钟头的禅修练习,研修参与者对富有感观刺激的图像,变得没有那么容易冲动。其它的研究也发现,禅修能提升人的工作记忆及决策能力。


    通过对长期禅修者的跟踪发现,禅修者对快速变化的媒介,还是能够凝神静智的。谷歌的一份报告也暗示,禅修者轻易不患感冒。当然,谷歌人花时间禅修, 目标肯定不仅仅是预防伤风感冒,他们禅修的目的是能够更好地把握情感,更好地了解同事的起心动念,更好地培育情商。


    在谷歌公司,工程师人才集中,但工程师们往往最匮乏情商。Tan,谷歌“寻找内心自我”禅修课程的创始人说:“大家都知道禅修对个人事业发展有帮助。每家公司的老板同样也知道,如果公司员工的情商高,公司一定发大财”。


    Tan在2000年加入谷歌,员工编号为107号,一开始从事移动搜索研究。多年来,他不断尝试移植禅修学习课程,他的努力屡遭挫折。一直到2007年,当他把静思方法用提高情商来包装,员工才对他的禅修课程需求突飞猛进。


    谷歌现在的一系列员工培训提升课程,融合了禅修内容。Tan也一举成为谷歌一位大名人。虽然还没有数据证明禅修对谷歌的财务数据提升有帮助,但是多项调研证实,情感上沟通舒畅的员工,工作稳定,轻易不跳槽。


    既然谷歌公司关注员工的生理需要,如提供健身设施,补贴按摩,以及提供员工免费享用的有机食物的餐饮,以保障员工的生产力,那么为什么不帮助员工寻找生命的意义,并且促进员工之间舒畅的情感互动?


    比尔·端恩先生对谷歌公司的禅修课程深有体会,倍加赞赏。他曾在工作与个人生活中遭遇危机,一方面面对巨大工作压力,另一方面又要处理父亲身患心脏重病的治疗。面对这巨大的压力,他过去常用的喝烈性酒、猛吃汉堡的办法也无法减压。


    后来还是在参加了一鸣老师有关觉察禅修的课,他才因而得到帮助。端恩很快地将其中的禅修练习,变为个人的习惯行为,因此受益匪浅。他不仅处理好父亲的不幸死亡,也因为个人专注力的提高,被提拔到公司的管理层,管理一支150名员工的团队。


    2013年一月,他决定辞去管理职位,专注于帮助公司更多人学习禅修。谷歌一位负责公司员工觉察禅修培训的高管,也批准了他的职位变动请求。


    虽然端恩声称自己是一名经验主义者。当作者走进Tan的课堂中,端恩与他的同事学员们,还是没有对Tan的自他交换藏传禅修法心有所动。Tan在课堂中要求大家观想众生慈悲,都具有明亮白色光芒。当呼进白光,观想在心里1x10倍地放大慈悲。


    当观想呼出象征无尽慈悲的白光时,我都能感受到头盖骨下面的大脑轰鸣声。那一刻,我想大家似乎都忘记了这是在谷歌公司的会议厅做禅修。


    谷歌是硅谷提倡禅修的先行者。但我们也要感谢素伦·高德海摩尔。如果不是这么一位觉察禅修教练在硅谷的出现,谷歌的“自我内心搜索”会是当今硅谷形影孤当的禅修课。素伦曾经经历过离婚、破产、失业,身陷新墨西哥州的一个1,500名人口的小镇,多年来在纽约的青少年管教中心,教授瑜伽与禅修。


    他曾经历过玩推特成瘾难戒,因而有感而发,写了一本智慧2.0的书,书名为《古老的秘密:为大家觉察使用创新和互联技术的提示》。这书虽然并不畅销,但切中要害。


    书中谈到现代人神游于电邮、推特(类似微信)、脸书和更新的智能手机,导致心智乏散,每时每刻,就像是在赌场玩老虎机,每刷屏一次都指望有信息大奖的出现。


    后来他倡议举办大会,让兼顾技术与禅修的社区人士共同探讨,如何让技术与工具融入生活,而不是让技术与工具接管大家与生活。


    2010年第一次大会,参会人数有数百人,三年后参会人生增加5倍。2012年冬季,差不多有1700名人士参会,来聆听包括阿里娜·赫芬顿、领英执行官杰夫·维纳、推特创造人之一的伊万斯·威廉姆斯等名人的演讲。


    Tan在会上也谈论企业觉察与禅修。索伦·高德海摩尔因此成为硅谷一名超级联络人,结缘无数硅谷精英。他现在引领博客搜索引擎公司的人士,进行短期休整与禅修,还专门为女性,在纽约举办觉察禅修与技术应用大会。


    贝宝创始人之一的路克娄瑟克先生高兴地说,“每次到智慧2.0参加会议,总会不期而遇许多面孔,好像大家都惊讶地说,天哪!你怎么也在这里!”


在硅谷,禅修不是一时风尚,它推动您的事业成功(下)


    宇廷导读




    在禅修的练习中,最时常被忽略的,是慈悲心的培养。


    若只是练专注和觉察,的确人会比较安静,身心舒畅,效率提高。感觉上,烦恼也会减少一些。但是,如果没有培养慈悲心,这样的禅修,实际上只是把烦恼暂时压了下去,就像睡着了就没烦恼了一样。


    我们必须进一步认识烦恼的起源,是来自于对自我的过度执着。



    这种执着其实是一种先天带来加上后天培养出来的“习惯”和“思考模式”,像是有些人不论谈到什么事,脑中冒出来的思想,身体出现的行动,都是仅为了自己的利益,完全想不到他人的需求,极端者,甚至不顾别人的死活。


    由于人人都不愿意和这种自私自利的人在一起,当一个人仅仅为了自己而活,慢慢周围的人也会用这样的模式对他,造成了他的烦恼和痛苦。


    同时,由于他自己内心的扭曲,更会加深他的自我保护意识,与别人更加对立,包括自己的亲朋好友,则大会加重他的孤独、烦恼和痛苦。



    好消息是,过度执着自我,也仅仅是一种习惯,而习惯是可以被改变的。方法就是觉性的提升和慈悲心的培养。


    在「觉性科学」中,我们先拿到禅修的钥匙-“觉”,并学习让觉性稳定的方法,然后运用15秒慈悲心等方法,来调整我们的心态,减少对自我的过度执着。



    之后,我们再用觉观禅修等方法,更清楚的体验自己的思想、情绪、烦恼、和自我意识,究竟是如何生起的、如何停留的、如何转变的、如何消失的。


    一段时间之后,我们对自我的执着心,会自然开始减少,同时烦恼也会自然开始减少。


    不过一定要注意,我们是要减少对自我的执着,不是要去除自我,也不必设下过高的无我利他目标。


    只要我们带著纯然和放松的 “觉”,从内心发出对他人的关怀心、同理心,则平等的慈悲心会自然浮现出来,带给周围的人安定、平和、与温暖的感觉,这也是真正大同世界的基础。


    下文中,您会看到美国的修行者,己经开始将慈悲心注入企业理念和文化中、甚至产品和服务中了,非常值得我们参考与学习。


    陈宇廷


在硅谷,禅修不是一时风尚

它推动您的事业成功

(下)


    作者:诺亚-史拉兹特曼

    自美国《Wired 连线杂志》2013年6月18日


    谷歌的搜索内心自我禅修课


    智慧2.0以及其它灵修运动在硅谷风声云起。由于剥离了宗教的原教义和许多教条,使大家更容易接受。这样的剥离似乎对传统的继承,有捡了芝麻掉了西瓜之嫌。


    当年释迦牟尼可是抛弃了荣华富贵,在菩提树下发愿悟道,随后开始四处布道,教育大家放下我执。但是,当我们在智慧2.0大会上,看到一帮超级富豪在台上大谈禅修,我们是否感到有些不和谐?


    我个人也担心这古老的传承,被用来加固今天社会的不平等。我们不希望这些富豪来参会社交,就像又加入一家俱乐部一样。


    好在会议的第三天,脸书公司的总监工程师阿士诺-贝加先生与另一位重量级的藏传佛教人士上台,介绍脸书公司正在进行的一个有意思的试验。


    这个试验比较微妙,不同寻常但非常有意义。在硅谷其它公司教育员工禅修的同时,脸书尝试在其核心的业务领域注入佛教核心理念-“慈悲心”。


    贝加先生第一次作为嘉宾参加智慧2.0大会时,一开始其实有些勉强。后来他在台上,与美国佛教界开拓者之一的乔恩·卡巴·金博士有关慈悲心一段对话后,贝加感到耳目一新,有与君一席谈,胜读十年书的感觉。


    卡巴·金博士告诉他,当大家能够真诚地相互看待,相互之间就会容易理解,人际关系会变得温柔与体贴。倍加先生对人与人之间的相互关照,深有个人体验。


    他小时候受益过当地一名IBM公司的高管给他的一份工作,后来大学学费也是由朋友家庭的世交帮他交的,这位朋友的世交,是苹果公司的创始人之一史蒂夫·沃之尼克。


    与卡巴·金博士谈话后,贝加先生尝试将同理心、慈悲心的概念,引入脸书的核心应用系统中,改变脸书系统里原来大量充斥着恐吓、威胁的语言与图片的用户环境。


    他发现脸书过去用来查找攻击性内容的系统工具不够强大,需要升级。贝加先生在脸书公司多次举办“同理心研究日”,并从伯克莱、耶鲁与斯坦福等高等学府,请来佛学专家指导。


    佛学研究专家们建议脸书作为交际工具,应该尽量更具个性化,便于对话与沟通,更有感情色彩等特点。当有些用户遇到难堪的上载内容需要删剪时,应予以即时处治。


    脸书系统随后的进一步改进还包括更体贴的系统提醒短信息,更礼貌的提醒删除内容的短信息等,乃至考虑到地域文化的敏感性。


    例如:在印度,崇拜的偶像在网上被人侮辱时,崇拜者感情受伤的程度要远远要超过在美国的崇拜者。


    我们或许会诧异为什么禅修老师会与脸书扯上关系,其实不难理解其中原由。


    当我们与贝加先生一道审视脸书网络上各种光怪陆离的上载资料,看到多少破碎的亲情、多少不堪入目的图片,以及母女在网络上的争吵不休,你一下子就明白不加清理的线上内容可以产生多大的混乱,伤害多少人的感情!


    每天在脸书上可以看到不低于上百万次的争执。如果你就是上帝,你难道会无动于衷?然道不会用你的温暖的大手,轻轻抚平大家的伤痛?


    佛教一直倡导慈悲,这是因为我们大家本是一体,众生无别。这是佛教强调同理心、慈悲心的主要初衷。人与人的相互关联可以在脸书上一览无余。


    阿斯诺·贝加先生并没有想出家修行,他的禅修修行就是提着相机行走,但贝加先生所做的真是了不起。


    他把佛教的核心理念:慈悲同理心,融入了一个超过10亿人使用的社交网络,他对佛教的理解与佛教应用远远超过许多禅修者,不管这些禅修者禅修打坐修到什么级别,会散盘、单盘还是双盘。


    好,现在让我们的思绪回到“搜索内心自我”课堂。Tan老师对上课的学员们提了一个小要求。他让每两个人结成一对,交替为对方的幸福而冥想禅修。


    我正坐在Tan的对面,我闭上眼睛,尽力为他冥想祝福。我心中祈愿他与所有谷歌人一起内心无限升华,没有分别心,内心专注、平和并且满足。


    但是Tan对这样的练习还有另一个目标,那就是帮助同事们在心境上更有慈悲心。“这种禅修练习”,Tan后来告诉我,“最终能让大家随时随地,常怀慈悲心”。他特地对我微笑着说,仿佛告诉我说他不是在开玩笑。


    尽管用神经科学或商业发展等语言包装,“搜索内心自我”课程的最终目的,是要复制像Tan一样升华的内心,先遍及谷歌人,然后普及我们乃至世界大众。


    我们大家都能成为圣人,因为每一个圣人的习气是可以培育的,Tan就是这样鼓励大家的。


    “如果从现在做起,我们帮的不仅仅是自己。我的理想是为世界和平而铺垫,在全球范围内重塑众生的内心,倡导和平与悲悯”。他继续这样写道:“幸运的是我们今天有办法。我们大部分人都知道这个办法就是禅修”。


    Tan的一名学员在课堂中举手提问。这位学员提出,虽然这是很神圣的培训练习,但随机为其它人的幸福而祈愿好像有些不真实。她说:“我是感觉得我在默念这些话,但我却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Tan告诉她这样就可以了。这个练习将来可以帮助到大家,虽然现在看上去这个练习有些空洞,但“先有形似,后有神似”。


    这节禅修课就这样结束了。大家走出课堂,感受到炫目的太阳光。下一节禅修课五分钟后开始。


    陈宇廷结语


    相信大家看完上下辑这两篇关于硅谷禅修的文章,内心都有许多感触。一方面,西方的认真研究和推广,非常值得我们学习;另一方面,我们也更应该认真内化和发扬这些本来即是我们东方文化的一部份精彩内容。


    这使我想起两年前我父亲在北京大学的演讲《陈履安谈禅修与觉性科学》。其中他谈到:


    简而言之,禅修是一套修心的方法,一套开发内心潜能、认识生命实相的方法。


    我归纳禅修的功能有几个层次


    第一个层次,能使人身心平衡、和谐、健康快乐

    第二个层次,能降服烦恼,培养同理心,将儒释道精神落实在生活中
    第三个层次,能使人体悟生命和宇宙的实相。
    第四个层次,深入禅修者会自然升起究竟的慈悲心,活出自觉觉他的人生


    我内心确认了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禅修是落实儒家、道家、佛家三家思想的最直接的科学方法,也就是说,禅修是实践中华文化的根本。我知道自己未来的方向是推广禅修和「觉性科学」。


    大家都知道,现在社会国家全世界的许多问题,其根源都是人心问题。但是,如何用中华文化端正人心呢?该如何将文化带入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中呢?说教、读书固然重要,关键的方法是用科学的方法来禅修。


    我相信禅修也是中国文化能对世界作出贡献、得到世界的尊重的关键方法。”


    觉性科学的目标,是将禅修的理论和方法现代化、科学化、生活化。这次新开辟了「觉性科学研究院」官微。特别希望请朋友们也以温暖的心,不只是转发给朋友,也请他们关注这个新的公众号。


    「觉性科学研究院」公众号,每个月会发给大家4篇精选出来的禅修方面的科学文章。而原来的「觉性科学与央金歌舞法」公众号,会继续刊登一些深入修行的文章以及我们最新的教学情形与报告。

【责任编辑:流水】

标签:硅谷 禅修 推动 事业成功 自觉觉他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