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与社会 > 教育•成长 > 正文
为何我国古代多出家训?
来源:腾讯文化 作者:池玉玺 发表时间:2015-10-12 19:49:31
字号: [双击滚屏]
欲使人口繁盛、家世绵长,必须“使子弟佳”,从而徼福避祸。我国古代的士人阶层,或置产、或传学、或立德、或垂训,为“使子弟佳”大费苦心,形诸文字,便形成了一笔丰厚的“家训”遗产。这既是传统文化的体现,又形成了独特的“家训”文化。

《颜氏家训》

 

我们何以有“家训”

 

《世说新语》记载,谢安曾经教训子侄,却又反问说:“子弟亦何豫人事,而正欲使其佳?”意思就是:后生子弟关自己什么事,为什么要教育他们,让他们更好?诸人莫有言者。侄子谢玄答曰:“譬如芝兰玉树,欲使其生于庭阶耳。”谢安对这个回答很满意。

 

其实在我国的文化传统当中,“使子弟佳”绝非只是满足“芝兰玉树”长在“自家庭阶”这样略带虚荣的普通心理。首先,“香烟不绝”乃是一古老的宗教心理。祖先死而不灭,须有后人血食;而后人对祖先“慎终追远”,可保身家福祉。后来,宗教观念淡而未绝,“子孙繁盛、家世绵长”,更成为一种文化和伦理的观念。这几种观念交织在一起,成为我国独特的人口观、家世观,从古至今,一直深刻影响着我国的人口生育、婚姻观念、家庭教育等的各个方面。

 

欲使人口繁盛、家世绵长,必须“使子弟佳”,从而徼福避祸。我国古代的士人阶层,或置产、或传学、或立德、或垂训,为“使子弟佳”大费苦心,形诸文字,便形成了一笔丰厚的“家训”遗产。这既是传统文化的体现,又形成了独特的“家训”文化。
   

重要家训概说

 

训诫之书,历来多有,上古典籍所见有训诫内容的材料,零散且非有意为家垂训,故不得目为“家训”。长辈教训子弟,或近而面命,或远而致书,无世无之,虽然洋洋多言,有意作为,但言事止于当前,言人止于子弟,非有意于垂训,故亦不归为“家训”。至于《朱子家礼》、《宗法条目》之类,规范礼仪,无关训诫,亦不收入“家训”。

 

除去以上部分,历代“家训”的著作也仍然不少,在此略举其比较重要,富有参考价值,而且容易购得的几部,向读者朋友介绍一下。


提出“四德”的《女诫》

 

最早成系统的“家训”之作,当推东汉著名学者班昭的《女诫》,她的父亲为史学家班彪,两位兄长,分别是史学家班固、外交家班超,生长于这样的家庭,她也因自己的学问而受到尊重。晚年的时候,她为家里的“诸女”写了这样一部《女诫》。书分“卑弱”“夫妇”“敬慎”“妇行”“专心”“曲从”“叔妹”等部分,告诫行将嫁人的女儿们,要谦让、恭敬、隐忍,敬顺夫君,善待舅姑、叔妹。

 

她提出了妇女的“四行”,即德、言、容、功,并解释说:“夫云妇德,不必才明绝异也;妇言,不必辩口利辞也;妇容,不必颜色美丽也;妇功,不必工巧过人也。清闲贞静,守节整齐,行己有耻,动静有法,是谓妇德。择辞而说,不道恶语,时然后言,不厌于人,是谓妇言。盥浣尘秽,服饰鲜洁,沐浴以时,身不垢辱,是谓妇容。专心纺绩,不好戏笑,洁齐酒食,以奉宾客,是谓妇功。”这就是后世备受批判的“四德”了。其实我们平心而论,将这“四德”放回到它的时代背景,并不显得苛刻;甚至大部分仍然切合当今社会对女性的一般期待,比动辄以“女汉子”“吃货”自居的歪风,不知雅正多少。妇女解放不等于妇女放纵,在人格平等的基础上,女士不妨看看《女诫》,择其善者而从之。须知女性对家风的养成,作用恐怕要大于男性。

质朴敦厚的《颜氏家训》

 

《颜氏家训》一般被认为是最早、最具代表性的“家训”著作,作者颜之推,由南朝入北朝再入隋,“三为亡国之人”,可谓历尽沧桑。作者以其丰富的阅历、深厚的德性、广博的学识,陶铸出这部“家训”。内容分为子弟教育、家庭关系、道德修养、为人处世、讨论学问等方方面面,值得我们仔细研读。

 

其论教子:“吾见世间,无教而有爱……饮食运为,恣其所欲,宜诫翻奖,应诃反笑;至有识知,谓法当尔,骄慢已习,方复制之,捶挞至死而无威,忿怒日隆而增怨;逮于成长,终为败德。”这对我们今天教育子女仍然富有启发意义。


       又说:“夫所以读书学问,本欲开心明目,利于行耳。”谈自己的学习经验,说“人生小幼,精神专利,长成已后,思虑散逸,固须早教,勿失机也。”他举自己的例子说:“吾七岁时,诵《灵光殿赋》,至于今日,十年一理,犹不遗忘;二十之外,所诵经书,一月废置,便至荒芜矣。”同样值得我们在教育上有所借鉴。

 

总之,谆谆善诱,论理通达,常举所知所见之事以为例证,时见其用心之敦厚,我们学其事理,更可学其敦厚。

 

外柔内刚的《了凡四训》

 

《了凡四训》这本书,在“家训”类著作中知名度是最高的。这其中的原因,有些要归为这书因为佛教背景,而受到某位号称“和谐拯救危机”的宗教人士的播扬。但无论以什么样的思想文化立场来看,这本书都是充满正能量的。

 

《了凡四训》的作者袁黄,并不是一位方外人士,他是明万历年间进士,曾任县令、兵部职方主事。袁了凡先生幼逢异人,算定自己某年应某试、得第几、任何官、某岁寿终、竟无子嗣,因为一一效验,所以自己便安分守己,不多贪求。一日拜访一位云谷禅师,叹赏他能三日不起妄念。他回答,平生已经皆有定数,无可妄想。

 

云谷笑曰:“我待汝是豪杰,原来只是凡夫。”问其故?曰:“人未能无心,终为阴阳所缚,安得无数?但惟凡人有数;极善之人,数固拘他不定;极恶之人,数亦拘他不定。汝二十年来,被他算定,不曾转动一毫,岂非是凡夫?”又说:“命由我作,福自己求。……(一切命运)天不过因材而笃,几曾加纤毫意思?”“务要积德,务要包荒,务要和爱,务要惜精神。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此义理再生之身也。”

 

最后一段话,真能荡人心魄,使人勇猛精进!从此之后,了凡先生行善积德,终于为自己赢得了升官、延寿、得子等等诸多福报。

 

佛教的因果观是不容轻诋的,其于世道人心的警戒与鼓励,不知世间何物可以比拟。即退一步不讲因果,了凡先生信命而不为命数所限、勇猛精进的精神,真足以振奋精神。“从前种种,譬如昨日死;从后种种,譬如今日生”,真足以开拓万古心胸!

 

对“家训”的反思

 

家训”足以作一篇大论文。历代诫子、家训之类的著作、丛书何止百千,此处限于篇幅,只能略述其中三部,挂一漏万,真非虚言。

 

要之,如前所述,“家训”之作,横则求家室和谐,纵则求家世绵长。为求此效,“家训”作者莫不要求后世子孙谨德行、慎言语、必宽和、不骄吝。越到后世,如清代张廷玉父子的《聪训斋语》、《澄怀园语》,以及近世著名的曾国藩家书,真是如切如磋,临深履薄,谨小慎微,比前代“家训”之作更臻极致,然则亦少了许多宽裕,这是明清以来君主加强专制,“乾纲独断”,导致人人自危的结果,非盛世之象也,故此处没有多谈。

 

独生子女政策、工业社会的生产生活模式、传统文化的断层,已经使“家庭”模式和观念发生了重大变化,使“家训”传统难以为继了;而“家训”“家教”“家风”的缺失,造成的年轻一代无所敬畏,没有规矩,甚至出现了无数丢人现眼、败坏社会风气的各种“官二代”“富二代”,也是令人痛心的。

 

我们倡导“家训”“家风”“家教”,是因为个人性格、行为习惯、思维模式都是在家庭当中养成的,家庭教育是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的基础。在现代文明的背景之下,我们绝不是提倡以“家庭”“伦理”的“道义责任”,去侵犯公民的权利界限,去绑架家庭成员的婚姻、生育、教育,但是我们迫切需要的德性、教养、规矩,的确要以家庭为最重要的养成之所。这也是现代我们读“家训”、立“家教”、养“家风”的主旨所在了。(文/池玉玺)

【责任编辑:贤文】

标签:我国 古代 家训 徼福避祸 遗产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