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人与社会 > 家庭•情感 > 正文
会做饭的女子,都过得很幸福
来源:沐爱一生 作者: 沐儿 发表时间:2016-12-29 09:53:37
字号: [双击滚屏]
家,是一个需要用心经营的地方。家里的菜格外好吃,家里比五星级宾馆更温馨,是因为,有人在这里倾注了爱。 我们记忆里,最好吃的菜,往往是妈妈做的。我常跟别人说,我最喜欢吃的,是妈妈做的猪肘肉焖面。她蒸的馒头又松又软,味道天下第一。就连她炒的青椒豆腐,也没有饭店可以做出那种味道。小时候我们吃下的,不仅仅是饭菜,更是宠爱。即便你现在去米其林餐厅,指名让某个给总统做过菜的大厨给你做出道菜来,也许,那味道也不如你最爱吃的那道妈妈菜。因为,那里面蕴含的爱,不再存在。

 

 

周末和文先生商量着去哪里吃饭,选来选去,也没决定好吃什么。最后文先生说就在家里做吧,于是我们悠悠闲闲地去菜市场买菜,然后择菜、炒菜~~居家过日子,菜米油盐是一种生活情调。会做饭的家庭,才真正有家的味道。

——小悦

 

1.

 

司马迁说:“民以食为天”;可见,吃这件事是大事。

 

《孟子》里,告子有云:“食、色,性也”;说明饮食之事、男女之情,是人生两件不可或缺的事情。

 

我观察过几个朋友,凡是女主人会做饭会持家的,都过得如火如荼,夫妻相亲相爱。

 

我的朋友Linda,喜欢烘焙,中餐西餐都做得精致味美,引得她老公偶尔也想露两手。很多人家,一到做饭的点儿就愁吃什么,他们俩呢,早早地就商量好了今天谁主厨、做中式还是西式餐。

 

厨房里面,一个忙碌一个打下手,我们说他俩是在秀恩爱,其实,这就是他们家的日常。

 

到了端午或是中秋,Linda自己包了粽子烤了月饼,给附近的小伙伴分几个,我们浓浓的思乡情,也就得到了寄托。因了这个,Linda的人缘特别好。

 

有两个小伙伴,吵着要当她的徒弟,要去她家学厨艺。群里经常晒晒各自的烹饪成品,既愉悦了感官,也给了其他小伙伴做菜的灵感。

 

另一个朋友,比老公大了十几岁。我们都有些担心,随着年龄的增长,两个人的感情会不会出现问题。但直至目前,两人依然恩爱有加。

 

原来,女主人烧得一手好菜,随便一碗牛肉面,就能吃出大厨的味道来。她做的小笼包、花卷儿、葱油饼,比外面买的,味道要好100倍。

 

我们开她玩笑,说她是用美食俘获了老公的胃,她笑:

 

“张爱玲说,通往男人心里的路,要通过胃。”我觉得确实是这样。

 

我老妈其貌不扬,我老爸可是虎背熊腰的军官,但他一辈子,最恋家了。在外面没吃几顿,就会想尽办法推辞,说还是家里随便炒个菜吃得舒服。

 

我妈靠的是什么?就是她每一道菜,都色香味俱全。

 

2.

 

8年前,我完全不这样认为。那时候的我,最讨厌的,就是满手油腻和厨房里的油烟味儿。

 

对于那种一日三餐变着花样,把老公和孩子伺候着吃得心满意足的女人,我打心眼里觉得她胸无大志。我以为,上等的女人,就应该琴棋书画;围着锅台转的女人,就是一个字:俗。

 

我老家的对门,住着江大哥一家。江大哥是做茶叶生意的,经常走南闯北,见过世面。他的发型,常常是纹丝不乱的;他的胡子,总是刮得干干净净。西装革履的他,看起来像个大干部。

 

可是他的妻子,却是一个足不出户不识字的女人。小时候我念书回来,总看见她坐在门口择菜,或是浆洗被子。我去她家,她不是在厨房忙碌,就是在打扫卫生。

 

我曾经问她:你每天的轨迹,就是从菜市场到家里,不觉得无聊吗?

 

她摇头:“我习惯啦。孩子放学要吃饭,你江大哥只要回家来,我就要另外准备个汤。他每顿饭都得有肉,还要有汤。把家打理好,就是我的工作。”她说得知足而幸福,完全不像我想象中,会牢骚满腹。

 

“我以后才不要天天做饭呢。我讨厌厨房。”我说,心里想着她是胸无点墨,不得已才做家庭主妇的。

 

那时候,我还不懂,一个能够专心煮菜做饭的女人,一定是内心平和、热爱生活的人。她们一生的“事业”,也许只是经营一个温馨的家,在别人眼里,这算不得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于她们,却是一生的小幸福。

 

3.

 

和前任一起的时候,我仍然坚持“君子远庖厨”的理念。反正他做得一手好菜,他不回来的日子,我就去外面吃。

 

日子久了,他嫌弃我作为一个女人,却不会做饭。我反唇相讥:你作为一个男人,却不会挣钱。我们渐行渐远渐无书,最终各奔东西。

 

当然,造成我们劳燕分飞的,远不止是这些原因,但我不会做饭,绝对是原因之一。

 

我第一次来白先生这儿,他的厨房里,只有做西餐用的一些餐具。我从菜刀、砧板开始置办,从大米花生油到料酒八角,没到一个月,厨房就被我霸占下来。

 

我突然就不讨厌做饭了,还会在做饭的时候哼着歌儿。人,真是善变的动物。原来一切的喜欢和讨厌,都是相对的。

 

遇到了你愿意为他洗手作羹汤的人,油腻和烟尘,都可以忽略不计。

 

4.

 

现在,很多家庭里都有保姆。那是不是意味着,做饭的技能就不重要了呢?其实不是。

 

民国时期的那些才女,除个别以外,哪一个不是可以衣来伸手饭来张口,但是,每当家里有重要客人到来的时候,她们往往挽起袖管,亲自下厨,以显示对客人的尊重。

 

会做饭的女子,往往也会收拾家里。因为,做饭和收拾屋子一样,都是需要用心、用爱去完成的事情。

 

在小说《小姨多鹤》里面,严歌苓细腻地描写了多鹤的习惯:她每天都把房间打扫得一尘不染,督促家里人每天要换袜子。

 

男主人公张俭本来对多鹤的勤劳没觉得什么,可在多鹤离开以后,家里变得特别脏乱。张俭突然觉得不适应,这才意识到多鹤对这个家有多重要,他对她有割不断的爱和情。

 

5.

 

家,是一个需要用心经营的地方。家里的菜格外好吃,家里比五星级宾馆更温馨,是因为,有人在这里倾注了爱。

 

我们记忆里,最好吃的菜,往往是妈妈做的。我常跟别人说,我最喜欢吃的,是妈妈做的猪肘肉焖面。她蒸的馒头又松又软,味道天下第一。就连她炒的青椒豆腐,也没有饭店可以做出那种味道。

 

小时候我们吃下的,不仅仅是饭菜,更是宠爱。即便你现在去米其林餐厅,指名让某个给总统做过菜的大厨给你做出道菜来,也许,那味道也不如你最爱吃的那道妈妈菜。因为,那里面蕴含的爱,不再存在。

 

朋友小新有件抱憾终身的事:“别人家孩子都说,‘我最喜欢吃妈妈做的菜了’。可是我们家,我儿子看到他爸回来,就开心得说,‘今晚又有好吃的咯’。”小新说,她最大的遗憾,就是不会做菜。

 

“从现在开始练呗,总会有一两道拿手的。”我建议她说。

 

“不行了,迟了。小家伙已经形成了这个观念:爸爸做的比妈妈做的好吃。”她无奈地说,“那天我说给他炖个汤,他居然说,‘你算了吧,还是等我爸回来炖吧。你炖的汤,火候根本到不了。’你说气不气人。”

 

有个会做饭的老公是福气,但是,作为女人,我们也还是要会一些。

 

即使你的生活是琴棋书画诗酒花,其中也少不了柴米油盐酱醋茶。愿你能陪他立黄昏,也能体贴地问他粥可温。

【责任编辑:流水】

标签:做饭 女子 幸福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