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品味生活 > 素食茶道 > 正文
为何吃素:美国素食者的心灵告白
来源:凤凰网 作者:凤凰网 发表时间:2015-09-28 23:05:45
字号: [双击滚屏]
2012年12月,美国人道对待动物组织(PETA)举办了一次“我为何吃素”的作文比赛,消息公布之后,有超过1100位的素食者投稿,提出他们为何由肉食者转变为一位素食者的心路历程。许多人在文中表示他们无法从逻辑上一面爱着陪伴他们的动物,却又一面吃肉,因此决定成为素食者。除此一最常被提出的原因外,也有讨论到素食所带来的健康益处以及肉、蛋与牛奶工业对环境的破坏。

    美国动物保护组织进行了一次“我为什么吃素”的征文比赛,有一千多位读者投稿,他们讲述了自己吃素缘起的同时,也分享了他们对于其他生命改变认知的心路历程,尽管原因各异经历不同,但是从中不难看出素食对于健康的巨大好处,尤其因为不忍心生灵遭受血腥屠戮而毅然放弃肉食的坚定信念,在今天中国饮食文化依旧盲目依旧走向肉食为主依旧对生命漠视冷血的时代,这些文章对于我们具有非常重要的帮助和启迪。


    2012年12月,美国人道对待动物组织(PETA)举办了一次“我为何吃素”的作文比赛,消息公布之后,有超过1100位的素食者投稿,提出他们为何由肉食者转变为一位素食者的心路历程。许多人在文中表示他们无法从逻辑上一面爱着陪伴他们的动物,却又一面吃肉,因此决定成为素食者。除此一最常被提出的原因外,也有讨论到素食所带来的健康益处以及肉、蛋与牛奶工业对环境的破坏。


动物不是天生让我们我们用来监禁与宰杀的(图片来源:资料图)


    绝大多数的投稿内容关注在现代化工厂型农场的残忍行为,以及动物不是我们用来监禁与宰杀的观念。有些人提到因为看到生产鸡蛋的业者,在将小鸡塞入非常小的铁笼子前,将它们嘴巴烧掉的情形后,决定成为一位吃全素的素食者。也有许多人谈到猪肉制造业者用来装怀孕期母猪的笼子,在这根本无法转身的小笼子当中,母猪被装在里面达五个月之久。许多人引用PETA“被击倒的母牛”的报导内容,这是关于一只受伤的母牛,被牛肉制作业者无情地拖着走并射杀的故事。许多人说被关在农场的动物会感觉痛,且像猫与狗一样有感情,而且如果你还继续吃肉的话,你不配称为是一位“爱动物的人”。


    有40%的文章中讨论到吃肉与心脏病、中风、结肠癌、乳房癌及前列腺癌之间关系。另有超过100个人提到,在他们选择吃素之后,不但变得更有力量与活力,还减去了过重的体重。


    其中不止80人说对环境的关心是影响他们吃素的主要原因。一位来自北卡罗来纳州的PETA会员亲眼见到养猪工厂对他们所住小区的污染,从此不再吃肉。


    一位加州的会员谈到他父亲在一家制造牛奶工厂工作时,在一肥料沼泽中因为吸入有毒气体而衍生出的健康问题。也有许多人引用雨林受破坏、水污染,以及制肉工业使用低效率能源等,作为他们拒绝吃肉的原因。


    比赛最后由美国人道对待动物组织在1100多位参赛者当中选出十位参赛者的作品,刊登在他们出版的新闻刊物上,十位作者可以享有一顿丰盛的素食大餐。现在我们就来看看其中五几位获得优胜奖的朋友,他们是因为什么原因而吃素的。


    (1)堪萨斯州 David Potter


    有许多原因让我选择吃素。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是一位喜欢动物的人。我喜欢观赏在我家后院游玩的鸟儿,也喜欢到附近的公园,看鸭、鹅、松鼠及其它小动物们。对于动物的爱,在我童年成长过程中一直滋长着,然而,我还是一面吃着肉。


    每当我看到电视上揭露屠宰场负面影像的录像带时,我总会觉得可怕,然而,长时间以来,我只是简单的试着将这些可怕的影像与想法,从我脑海中移除,目的是为了方便继续我”正常”(尽管是没人性且不健康)的饮食。

接着,在我14岁时,我的想法变了。我逐渐了解肉类与其它动物产品应该为大多数人们的健康问题负责。除此之外,我眼中开始从过去所吃的汉堡、鸡翅与熏肉中,看到惧怕与无依的牛、鸡与猪。这些不是食物,而是有父母、有家庭、有感觉与权利的性情生命。


它们不是食物,而是有父母、有家庭、有感觉与权利的性情生命。(图片来源:资料图)


    这些认知让我见到餐桌上的肉时,将叉子放下。很快不同于大众的认知,我发觉吃素既不困难,也不是一种对味觉的吹嘘。我在健康食品店找到相当丰富的素食食品,包括口味很棒的仿肉食品。吃着“仿热狗”,但却不会对环境造成伤害或杀害其它活的动物,这种感觉真好。


    几年后,我将注意力转到我所吃的蛋与牛奶制品上。我很高兴选择了吃素,且开始怀疑这些动物性副产品,对一个让动物免于残酷的生活形态是否是可以接受的。于是我决定做些研究,且很快地知道了人道对待动物组织(PETA)。


    在本地一个展示会上,我拿了一份PETA的宣传单,并吃惊地发现这些动物副产品的制造环境。鸡的嘴被烤焦,牛被榨取牛奶至死,这些都只是刚开始。在PETA的网站上,我发现更多的讯息,于是我决定吃纯素,且不再回头。


    现在我21岁,不但比以前健康快乐,每天吃纯素与运动,让我具有最佳的运动员身材。我的血压与脂肪指数均低,且比以前更有活力,每天晚上睡觉时我知道我过着在一个不再伤害地球上其它同胞的生活。毕竟我们是相系在一起。我希望在像PETA这一类组织的帮助下,能让我们这个星球成为它的子民(包括人类与非人类)一个更仁道、更慈悲的家。


    (2)德州 Laurette Timms


    多年来我在吃素的路上进进出出,只因为我不很喜欢吃肉。后来在芝加哥市树屋避难所(Tree House shelter)当兽医助手照顾病猫时,我远离了吃牛肉、猪肉、鸡肉与火鸡肉。我只是开始想如果猫有感觉的话,那么,牛、猪、鸡与火鸡也应当有感觉,因此就不想再吃它们了。接着,我看到一条鱼在水面上跳动,于是我想它们也不会很舒服才是。2003年4月在德州大学听Garyv Yourofsky(PETA)的一次演讲后,我从一般素改成纯素,我先生则从一位肉食者成为一位吃纯素的素食者。从播放的影片上,我们真实地看到农场动物为了成为一片鲜美的肉味所遭受到的痛苦。当我们知道牛肉制品业的暴行之后,我们说,够了,够了,把起司抛掉,改买豆浆吧。


    我们觉得我们可以与其它上百万的素食者发表一大篇声明,不让一个靠动物受苦来换取利益的工业获得一毛钱。市面有可口的仿肉、豆浆、蛋替代品与便宜的合成鞋。也有不含牛奶成份的冰淇淋,所以我们有足够的东西了。在Wal-Mart或Kroger等超市,我们可以买到许多东西。此外,我们也可以开车到Whole Foods或Central Market买东西。


    素食产品比以往更丰富了,整个大肉类与奶制品工业也在关注当中。Dean Foods买下了Silk soy milk公司。ConAgra,Kraft,与Kellogg也买下了仿肉制造公司。甚至Burger King也卖起素汉堡。麦当劳正在加州测试素汉堡的销售市场。Denny有素汉堡,Pizza Hut也在印地安纳州的Ft. Wayne测试黄豆起司披萨。钱会说话。而我们准备为动物代言。


   (3)路易斯安那州 Jacklyn Tejada


    在一次阅读在线新闻时,我选读了一篇关于影星帕米拉•安德森(Pamela Anderson)反肯德基炸鸡的报导。文章中连结到一个介绍肯德基残酷对待鸡只的网站,这对我起了作用。从一个网站接着一个网站。在这网站上停留大约三秒之后,我就下了决定不再吃肉。我感到罪过的是,在我可怕又沉重的内心中,我知道我是造成这些鸡只被屠宰的原凶之一。


    大约三秒之后,我就下了决定不再吃肉。我感到罪过的是,在我可怕又沉重的内心中,我知道我是造成这些鸡只被屠宰的原凶之一。(图片来源:资料图)


    除此之外,我对于因为不知道这些讯息,而没去看待这件事感到生气。我想一般人很难理解,电视广告上鼓励人们喝牛奶及吃果冻的背后意义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现在我对于我自己觉得很满意。现在的我,不但身体更健康,而且不再是造成那些动物被宰杀的祸首。对于我过去所吃的肉,你最好相信肉类与牛奶加工业已受到重创。


    谢谢人道对待动物组织(PETA),以及每一位参与这个惊人且令人开眼界的组织。


    (4)田纳西州 Rebekah Bowen


    在自小对吃肉一直有罪恶感以来,我看到一件让我永远停止吃肉的事情。


    2003年5月一个多云的下午,在我沿着I-24开往田纳西州的Antioch路上,我发现我开在一辆庞大的卡车之后,当时车两旁有一堆白色的东西飞飘出来,一、二秒间,看似下雪,但当我加速开到卡车旁时,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那些白白的东西不是雪,而是从上千只活生生困在一个迭着一个的条板箱内的鸡只身上所掉出来的羽毛。可悲的是,这些可怜的小动物即将被宰杀。它们用可怜的眼睛看着我,彷佛试着对我说,“我们究竟做了什么事要遭受如此的对待,你为什么让这样的待遇加诸我们身上呢?”


    它们用可怜的眼睛看着我,彷佛试着对我说,“我们究竟做了什么事要遭受如此的对待,你为什么让这样的待遇加诸我们身上呢?”(图片来源:资料图)


    惭愧地回到家后,我感觉自己像是个世上最可憎的人,我进入房子,然后坐在沙发上沉思,我是怎样的一个人呢?我想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我自言自语地说,我怎能支持这种残酷对待其它生命的行为呢?我决定这是我结束我的罪恶行为并且重新开始的时候。我接着上网看能否找到与素食主张相关的信息,我发现PETA《你吃的是什么样的肉(Meet Your Meat)》的录像带。看完影片后,我哭了一整天。


    从此之后,我再也不吃肉了。


    (5)宾西法尼亚州 Jill Linta


    我已有多年没吃红肉了,但却一直无法成为真正的素食者。1997年的劳工节那天,我参加位于宾州Hegins市反对射杀鸽子的活动。那是我一生当中最糟糕的一天。射杀活动中的观众是由当地居民所组成,每当一只鸽子被射中但没有死时,人们就会快乐地欢呼。这表示会有一位10至12岁的小孩必须跑到现场去折断那只鸽子的脖子。


    我觉得如果我愿意冒生命的危险来救那些鸽子,但还继续吃其它鸟类的肉的话,这是不合乎道理的。(图片来源:资料图)


    我们的工作是跑在那些小孩子前去抓起受伤的鸽子,然后将它带到兽医的旅行车上治疗。这些观众当中有许多人也许是喝醉了,竟威胁要伤害我与我妹妹。其中有许多人还拥有来复枪。开车回家后,我觉得如果我愿意冒生命的危险来救那些鸽子,但还继续吃其它鸟类的肉的话,这是不合乎道理的。从此之后我成为一位真正的素食者。

【责任编辑:流水】

标签:为何吃素 美国 素食者 心灵告白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