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龙泉寺 > 义工 > 正文
雨中的白莲(六)
来源:学诚法师博客文集之五 作者:成蹊 发表时间:2015-06-11 05:06:45
字号: [双击滚屏]
“你来法会是干什么的,是为三宝来承担的,是来皈依三宝、赞叹三宝的,为什么要一直缘着自己的感觉,看不见别人的功德?这几天让你烦恼、痛苦的,都是世间法。因为忘掉了佛法,才会这么痛苦!你这样对周围的人观过,就能解决问题了吗?法会法会,以法相会,你这样做,是佛法吗?”


7月31日


早上醒来,发烧了,浑身酸痛、没劲儿。同屋的两位睡得死死的。我强忍着起床,还需要我排班,早饭也需要引导呢。想到其他组员都指望不上,心里更加委屈。


很多人看到我都说:“你好像很累的样子,脸色都发青。”我勉强对大家笑,掩藏不住情绪的低落和身体的不适。看到几位组员,都不想搭理。早饭吃完后,我实在坚持不住了,另外也气他们不承担,就告诉一位组员师兄说:“我有些不舒服,想回去睡一觉,你们多辛苦了。”


回到农家院,我沉沉地睡了,其实睡得特别不好,脑子里总是梦见该排班的时候督察组一个人也没有。身上又烫又软,口里干干的。想到中午吃饭还需要引导,撑着走下来,勉强完成了工作。我很想像以前那样笑脸迎人,但是笑不出来,一见人就想掉泪。后来想想,哪有那么委屈,都是自己一直在心中串习,想把自己装扮得可怜一点。


下午诵经时,我心里很乱,一点也诵不下去,就一个人坐在一边偷偷掉眼泪。一会儿,天上传来隆隆的雷声。天哪!难道又要下雨了?这几天的急雨已经把大家都搞得措手不及了。场地组组长也过来了,跑到山上说是去“观观天相”。一会儿法务部部长和召集人都过来了,一脸愁苦,所有人见面都一句话不说,第一个动作都是指天。


大家商量了一会儿,赶紧去搬来了伞。顷刻间,大雨倾盆而至,诵经紧急停止,所有人迁往佛堂。师兄们护送法师离开,场地组义工都不顾自己有没有被淋到雨,只顾着怀里的经书。我们组只有两位师兄在诵经现场,其他人与往常一样,“消失了”。我就请那两位师兄赶快到佛堂帮忙维持秩序,自己则留在原地。我想此时是需要督导的,但是又不知该怎么做,本来心力就很低落,这会儿更沉了。一位师姐叫我带领大家念诵佛菩萨圣号,我不愿意,心想:“现在雨声这么大,大家不一定听得见我唱。再说现在每个人都在着急忙乱,哪会有人听我的。”师姐再三催促,我实在说不过去,只好拿起喇叭带领大家唱观音菩萨的圣号。奇迹发生了,大家竟然跟着我的声音开始唱起来,整齐的唱诵声与雨声交织在一起,形成一幅既奇特又庄严的画面。这就是三宝的功德!我的脸上湿漉漉的,分不清是雨水、汗水,还是泪水。既被大家感动,也很清晰地认识到:这就是佛菩萨给我的答案,是佛菩萨给我的最大加持!“你来法会是干什么的,是为三宝来承担的,是来皈依三宝、赞叹三宝的,为什么要一直缘着自己的感觉,看不见别人的功德?这几天让你烦恼、痛苦的,都是世间法。因为忘掉了佛法,才会这么痛苦!你这样对周围的人观过,就能解决问题了吗?法会法会,以法相会,你这样做,是佛法吗?”



雨停了,法务部部长召集大家开会。我听到其他组义工的发言,内心无比惭愧,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问题症结所在:我一味往前冲,忘记了同行、团队,没有与大家结好缘,一切从自己出发,没有去走入别人的心,我甚至不了解每个组员的基本情况!轮到我发言时,我一开口刚说了两句,就泪流满面,觉得自己做得太差了,太惭愧了。我这一哭,把大家都吓到了,让组员们都觉得有点内疚了,于是大家约定晚上在一起开会谈谈问题,我们组的确应该开开会了。


开会之前,有一段开心的小插曲,使我的心情慢慢变好。当时我们坐在银杏树下,正准备开会,一位师兄过来说,师父在工地搬砖!大家一听,全都“呼啦”站起来了,我更是恨不得跑第一个。到了工地,领了手套,就开始干活,大家排成长龙——传砖。我心不在焉的,一边传砖,一边四处张望,想看看师父在哪里,差点砸到脚。咦?没看到师父啊?奇怪!一会儿才听说,师父来工地转了转,说请大家来搬砖,等人来得差不多,师父就离开了。我真是无语,师父实在太“狡猾”了,知道往哪儿一站,整个龙泉寺的人就往哪儿涌,于是当了一回小小的活广告。连远在停车场整理衣服的义工都赶来搬砖了,更别提我们这样的刚吃完晚饭的“闲人”了。


传砖的活儿,不需要用脑筋,又可以积资粮,我干得很欢喜,忍不住说:“哎,我就喜欢干这种活儿,下次不当组长了。”张师兄听到了,白我一眼,说:“又来了!你欢喜是你自己欢喜,不一定是师父要你干的。”我一吐舌头,习气好重啊!感谢同行的提醒!


传完砖,小组成员聚齐了去开会,一路上分享着搬砖的感受,一位师兄说,在搬砖的过程中,他体会到了“放下”;我说体会到了“传承”,还感觉好像是砌自己在极乐世界的莲花台。大家一路欢声笑语,我觉得这才是一个和合的小组应该有的样子,而不应是以前那样散。这个原因在谁呢?当然是我!


晚上开会,我认真地向大家忏悔了我的过失:小组现在这样,是我一开始就没有做好前行准备,没有好好和大家沟通交流,甚至这几天没有前行和结行,所以团队才会散。组员中学佛的时间和因缘都不太一样,而我没有好好了解这一点。大家也都坦诚地发言,我才意识到自己原来错得有多离谱。比如,雨中离开的那位师姐,还没有开始学佛,而我又没有很好地说明做义工的意义,反过来还去要求人家,本身就是我的不对;那位常常消失的师兄,是因为身体不舒服需要休息,我不但没有关心他,还观过;那位独来独往的师兄更是一言惊人,“我看出你对我不满意,所以是故意这样的,想做你的善知识来敲打你。”原来,师兄早就发现我对团队的组织和分工不明确,没有交代清楚大家应该做的事相和内容,才故意“我行我素”,提醒我:你还没有告诉我应该做什么呢!师兄还说了一句话,让我特别感动,“也许我还不够资格当别人的善知识,可是我把这两天诵经的功德福报全都投入到这里面了。”师兄宁愿消耗自己的福报来帮助我,我却对他观过……大家谈下来,彼此熟悉了很多,我心中的芥蒂也一个一个地消除,虽然法会已经接近尾声,但是还不晚,还有最后一天,我们要努力把最后一天做好!


【责任编辑:贤一】

标签:皈依三宝 只缘自己 不见别人功德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