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龙泉寺 > 义工 > 正文
奉茶奏鸣曲
来源:龙泉之声 作者:成蹊 发表时间:2015-06-03 06:15:10
字号: [双击滚屏]
我想到茶摊的名字“万缘茶棚”,这么多年,闫老菩萨不知道和多少人结下了善缘,以至于他往生之后,还有这么多人记着闫叔、记着万缘茶棚。在这个可能连自己的邻居是谁都不知道的社会里,我好像有点领悟了这个看似简单随意的茶棚名字所蕴含的深意。

 

初夏的一天,去寺里做义工。一上午的太阳,让人口渴得嗓子冒烟。突然,听到一句话“孩子,过来喝水!”一眼看过去,看到了一位长相极其慈祥的老奶奶,以及大银杏树下的茶水——这就是著名的“龙泉大碗茶”。

 

关于奉茶这事儿,最早接触是在四川的文殊院。我和朋友一起去文殊院,正好赶上他们在结缘茶水,朋友有点不好意思,说:“我们俩一起喝一杯好了。”义工则非常热情地给我和她各端上一碗。从文殊院出来,朋友说:“我好像有点理解你为什么信佛了。”那次,我第一次意识到,居士在接引方面居然能起到这么大的作用。

 

 

心满意足地喝完了一大碗茶,我也加入了奉茶的队伍。

 

奉茶是一件说难也不难,说简单也不简单的事情。首先要打一暖壶热水,把热水倒进茶壶里,等茶泡开后把茶水倒进碗里。等来客喝掉茶水之后,把用过的碗放进桶里,待碗被清洗干净以后再放回桌上继续使用。我们几个女众主要负责摆茶碗和倒茶,并注意维持秩序,让大家取完茶水后往两边走,腾出中间的地方让后面的人取茶水。随着太阳的移动,奉茶的桌子有一大半暴露在阳光下了,于是我们会细心地把茶碗挪到阴影下,以便茶水凉得快些。还有一位师姐专门负责挑选已经透凉可以直接入口的茶水推荐给大家。

 

 

在我们这个临时拼凑的“团队”中,老菩萨是我们的形象大使,专门负责“揽客”,她像我们所有人的亲奶奶一样,慈祥又极具亲和力。“孩子们,来喝茶!”这一声招呼就能引来许多人。有人问,老菩萨,您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来干活啊。老菩萨说,在这里高兴啊!

 

闫师兄负责了大部分打开水的工作。打水需要从大银杏树下走到大寮北边的开水房,壶重路远,往返的路上又要避让行人,很费体力。最让人感动的是,很多常来寺里的人都认得闫师兄,陆陆续续不下五六十人与闫师兄打招呼:您是闫叔的儿子吧?!亲得好像彼此有血缘关系一样。闫叔,是最早在这里奉茶的老菩萨,总是戴着一顶斗笠样的草帽。闫叔奉茶最高的记录是一天128暖壶,而我们当天一共打了117暖壶水。假设一暖壶倒20杯茶的话,我们一天大概和2000来人结了善缘。我想到茶摊的名字“万缘茶棚”,这么多年,老菩萨不知道和多少人结下了善缘,以至于他往生之后,还有这么多人记着闫叔、记着万缘茶棚。在这个可能连自己的邻居是谁都不知道的社会里,我好像有点领悟了这个看似简单随意的茶棚名字所蕴含的深意。

 

在寺院里干活儿,思路总是和外面不一样。比如说在外面常要考虑成本,但是在寺院里奉茶,大家只要见茶水颜色变淡,就会不计成本地添加好茶,一开始是碧螺春,后来是龙井。我们经常鼓励来客多喝几碗茶水,而每当有人想要喝第二碗的时候,他们也常待人着想地把桌子上没人喝过的茶水倒进自己的碗里,然后继续喝,这样就能让我们少洗几个碗。有人无论如何都要自己洗碗,有人默默向我们鞠躬问讯,有人喝过茶以后掏钱供养茶叶……林林总总的这些细节,时常让我眼眶湿润。

 

 

奉茶虽累,但非常开心,因为在这份承担中能得到许多东西。我们几个义工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但是非常有默契。只要桌子上有空的碗,马上有人续水;只要暖壶空了,马上有人去打水;手里的茶壶没水了,不用说话就有人帮忙加水;茶碗快用完了,立马有人清洗;清洗的水脏了,马上有人抬着大桶去换水……我们每个人都觉得别人干得太多,相比起来自己没干什么,每个人都听到别人对自己说:“你忙这么半天了,到那边坐着歇会儿去吧。”说实在的,有时候是挺累的,但是不用歇,因为这么一句话足以给人注入新的能量,开始下一轮的忙碌。看着大家在那里默契有序地忙碌着,想到单位里同事之间分工的时候总是挑肥拣瘦相互推诿,我突然觉得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一位路过的游客接过一碗茶后,突然用一只手捂着眼睛,然后就开始哭。这小小的一碗茶,触到了人心底里最温暖的那一面。


【责任编辑:贤然】

标签:龙泉寺 奉茶 志愿者 心灵感悟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