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繁体中文

首页>龙泉寺>龙泉寺简介
京西龙泉寺

    

 

壬辰年。入冬。北京夜间突降大雪。清晨,雪霁,西北风呼啸。北京西山脚下,凤凰岭公园石雕大门巍然壮观,像一位慈眉善目的长者伫立于斯,淡定自如地望着缓缓升起的晨阳。

 

入门,行缓坡游道。见一些人寒风中扫雪,那是景区内龙泉寺的义工为游人清道,一段显露石板地的游道在茫茫雪山下延伸,像是书写着助人为乐的诗篇。

 

想着、走着,我眼前出现了那座始建于辽、历经千年风霜雪雨的龙泉寺,这座古刹,虽然几经衰败、几番零落,却因古往今来不断涌现善人善举,才永葆声名远播、香火旺盛。

 

追想以往,见到过数座龙泉寺,或在山西五台山;或在内蒙古喀喇沁……我几乎每到一处龙泉寺,都撰写一篇游记散文。看来,我与“龙泉”二字结缘较深。

 

与其他寺院不同的是,未来佛端坐的山门之侧,供奉着一位道教隐士“魏老爷”。殿内的魏公神像慈眉善目、栩栩如生,案前有鲜果、香油等供奉。我国名山很多,但“佛道殿阁并列”不多见。经一番寻访,方知这位“来无影、去无踪”的世外高隐,多行善举而未留遗迹,被人称颂而未入史书,生卒年代不详,甚至连名字也没留下。然而,京西苏家坨镇的村民,至今仍有人在家中供奉着他的神像,不断地向子女叙述版本不同但情节相似的“魏老爷传说”。

 

我向来认为,所谓历史正传未必情节精准,民间传说未必空穴来风。当地老人对“魏老爷”的讲述大致如此:“魏老爷”,河北廊坊人,自幼喜好医术。曾在梦中拜道人魏伯阳为徒。一年,为寻觅师傅踪迹,他一路行医,来到京西雄狮峰下。白天挖药行医、济困扶危,晚间在山洞打坐练气。行善不求回报、施舍不留姓名。一年的农历九月初七日,魏公功德圆满,羽化而去,只留下肉身。而后,一座安放魏老爷肉身的灵塔与“魏老爷练功洞”便出现在龙泉寺旁。清嘉庆年间重修龙泉寺时,对灵塔和“魏老爷殿”再次修葺。乡民们为表达对他的敬仰、怀念,自古至今,每在“魏老爷成道之日”,便纷纷到此进香拜谒。

 

灵塔前有一双硕大的石鞋。当地乡民说,他们的祖上为感念“魏老爷”遍山采药、无偿救死扶伤的功德,曾把亲手缝制的一双双布鞋送到供奉的香案前。一段时间后,鞋底有磨破的现象。大家认定是“魏老爷”又去为乡民采药了。于是,各村踊跃捐资,用青石雕琢了一双坚实耐磨的大型石鞋。眼下,石鞋尚在,仙师无踪。留下敬仰的话题与悠久的感念。

 

走过龙泉寺山门,迎面有一条清流潺潺的涧沟。东流永无折返、无所羁绊,似乎无情;但清流寒冬不凝、滋养万物,实则有情。涧沟之上,雕饰漫漶,但不失精美工艺特征的金龙桥,又让我想到一段史事。

 

辽代应历初年的一天,在这条涧沟之畔,龙泉市第一代住持——继升和尚在伫立深思。他看到涧深水急,往来的僧人和信众过往不便,于是飘然入市、四处化缘,寒来暑往,历经千日,集来善款,构建这座宽5.12米、长26.5米,以本地花岗岩为主体的石桥。这样规模的独孔石桥在北京极为罕见。此事寻根溯源似有依据:古寺之北约百步,至今尚存一座“覆钵式”和尚石塔,塔身雕有宝瓶、仰月,传为“继升和尚塔”。我看到,距石桥不远处,数株千年银杏树在寒风中摇曳。金黄色叶子随风飘舞,像一页页诉说沧桑之变的史书。

 

千年之后,又有一位高僧大德——学诚法师由远而近,走入龙泉古刹。当他看到千年古寺的建筑结构与内部环境已然破旧不堪,便发下誓愿,让千年古刹重现辉煌。日后,学诚法师便带着弟子募化资金,亲临施工现场劳作,以坚定的信念和不懈的努力,不仅让这座古寺焕发新颜,而且建筑规模大幅扩展。那天,龙泉寺被 “刷新”之日,法师端坐讲经台解析大法,任眼前的黄叶随风旋舞,任直立的经幡不停动荡,法师讲到精妙处,风声、水声、诵念声融为一体,如展现一篇生命礼赞。

 

漫步之中,我环视今日龙泉寺,已是曲径幽深、殿阁巍峨,重现辉煌。那是近年学诚法师与弟子们艰辛劳作、饱经磨难,众志成城的结果。而今,古刹与时俱进, “博文”连集出版、时尚科技融入,让香火与梵音多了一层意义。我在与龙泉寺监院品茶闲叙时,听到这样一段公案:近年,一个冬晨,龙泉寺仁爱基金会义工们在北京西站向路人“奉粥”。一位怒气冲冲来京上访者,接过热腾腾的八宝粥,听到温馨的祝福,忽然泪水涌出、怨恨消退。他表示,北京人古道热肠,待人真诚,自己的事,回家乡妥善解决,不给北京添麻烦了!在龙泉寺办公区,很多知识层次较高的年轻人在电脑前忙碌,著书立说,为弘扬善念、营造和谐大环境而无偿劳作。龙泉寺方丈——身为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的学诚法师尽管不常在,但信众们向善之念常在,慈爱之举常在。由此,龙泉古刹,不仅点亮了一方的香火,也凸显了一份社会责任感。

 

西方三圣端坐的大雄宝殿前,青烟缕缕、梵音声声,请香随意,气氛祥和。两座侧殿,分别为大悲观世音菩萨和大愿地藏王菩萨。殿阁旁,桧柏森森,北风袭入苍劲枝杈深处,低沉的吟啸时而传出,像诠释一个看似平常、实则难解的道理。我迎风驻足,似有感悟:无论哪座古刹,都是“僧不在多,贵在纯真,寺不在大,贵在圆融。

 

  我边走边想:无论多坚固的建筑,迟早也会有结构松散甚至垮塌之时,就像健硕的汉子终有血肉枯槁之日一样。然而,只要具备和善之心、包容之念,便如雨雪中松竹一样永葆鲜碧。然而,在充满百般诱惑力的尘世间,真正能“放下”,真正能“自觉”,又谈何容易!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