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繁体中文

首页>龙泉寺>龙泉寺简介
雪后踏访龙泉寺

    

      立冬前几天,北京降下第一场瑞雪。雪后晴空湛蓝,丽日鲜亮。西郊的凤凰岭似出浴的凤凰,在阳光的照耀下尽显妩媚。那山谷中静谧、安详的龙泉寺呢,香火一定比往日更加温暖,让远道而来的行旅有焐热心扉的慰藉。 
 
      古都的怀抱,不知有多少古寺名刹。龙泉寺算不上很知名,却让人感到很知心;更说不上很贵气,却使人觉得很清爽。如果将皇家气派的雍和宫比作一方富丽堂皇的大理石,那么小小的龙泉寺只不过是一颗绿松石。 
 
      像是在融雪的清流中浸泡过的绿松石有一种别样的清新,你只想捧着它在手心里,眷念它在心灵中。说实话,当龙泉寺低矮、简朴的山门突现眼前,并与周围质朴山民的瓦屋、炊烟相伴,我怎么也不能相信礼佛之事也可以这样低调,平易近人。


      始建于辽代应历初年(公元951年)的寺庙如今焕发新生的活力,自2005年正式对外开放以来,在学诚住持的主持下,将佛学文化研究、教学与传播三者并重,播种求学之善根,广结四方之善缘,大行慈悲之善举,并注重儒学、佛学的相互渗透与融合,倡导“弘法利生、祥和社会”的入世精神。寺院为僧众开列的诵读书目中,传统国学典籍占据很大的比例,其中包括《弟子规》、《论语》、《大学》、《中庸》、《孟子》、《庄子》、《唐诗三百首》、《古文观止》等。 
 
      进得山门,只见一座青石古桥拱手而立,像是抱拳揖让远道而来的香客。据说,这外表显得垂垂老矣而筋骨依然硬朗的石桥,可算得是北京地区一座资历最深的单孔石桥了。它与下面提到的一双银杏树一起被视为寺内“三老”。 
 
      古寺怀中不可无古木,文士腹内不可少诗书。 
 
      两株高高大大的银杏树,一雌一雄并立千年,那雌株竟然比雄株还要粗壮、结实,腰围可达5.1米。古银杏的金色叶片在寒风的吹拂下沙沙作响,隐隐约约带着几分“南无阿弥陀佛”的韵味、声调,即使是树木,经年累月地聆听钟磬与梵唱,也多多少少会在内心深处有一些触动和感怀。 
 
      既然名曰“龙泉寺”,那么龙泉安在哉? 
 
      登上高台,俯首寻觅,文字记载中所云的龙池,大约就是目下的几方高低错落的水塘吧。但见碧池无波,似乎慵懒得不想挪动一下身子,或许在暴雨倾盆的时日,它会呈现给我们另一种姿态——龙腾虎跃的驱驰与咆哮……以不负龙泉的大号。 
 
      龙泉寺的高妙处,在于以泉为名,以山为屏,以云为旌。 
 
      游览至寺院的西小院仰望奇峰,拍摄丽景,是不要错过的观赏项目。号称“京西小黄山”的凤凰岭也甚奇绝,它与同属燕山山脉的许多兄弟山峰大异其趣,不是泥土结构,而是一座地地道道的石岩山峰。那怪石甚突兀,如怪杰文章,笔触狂放不羁,尽是天外遐想。巨型字体的摩崖石刻最是一绝,好像只有在泰山或庐山才能见到类似的人文景致。我拍下了一幅石刻作品——两个刻字,但是镜头拉近的繁体字依然有些模糊,猜测应为“道德”二字,并不十分确定,还需求教于大方之家。然而,这石山、这石刻,仿佛龙泉寺的一扇影壁一样,落落大方。 
 
      至于晨昏之际寺庙轩窗、房檐、屋脊上缭绕的彩云,则犹如青、黄、赤、白、黑——五色旌幡在飘动,悦君眼目,诱人遐思,正所谓威德荡荡,福德汤汤。 
 
      来到龙泉寺,最想拜访的是名僧学诚。 
 
      正是这位当今佛学界的传奇人物在此做住持,才使得古寺人气旺盛、声名远播。而且,他还是开博客、赢得很高点击率的方丈,人称大和尚。网友们喜欢摘录他的佛学感悟,例如“佛菩萨爱我们,何曾有过条件?真正的爱,从来没有时限、条件”云云。其博客内容丰富有趣,有“随师行记”、“学修笔记”、“慈善文教”、“龙泉每日”等栏目。学诚法师认为,由于现代科技与资讯发达,寺庙和外在社会可以融为一体。想想也是,倘若唐朝禅宗六祖慧能的时代也有博客的话,想必提出“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之旨”的高僧定会跟帖无数,那句有名的偈语——“不是风动、不是幡动,仁者心动”也就早已无人不晓。浏览学诚法师近期的博客文章,喜读今年夏天“北京龙泉寺参访团美国之行”的见闻。“有一所美国大学,她的校训是‘借汝之光,得见光明’,她的诺贝尔奖获得者人数位居全球大学之首,是比美国历史还要长的几所大学之一,是纽约的第一所大学,更与中国有着甚深的因缘。在她的著名校友名录上……还有许多近代以来就已知名的中国人物——李政道、胡适、马寅初、冯友兰、陶行知、蒋梦麟、许地山……” 
 
      寺院里问一僧人:“今天,能见到学诚法师吗?很想听他讲讲课!” 
 
      僧人回答:“学诚法师有时会在这里讲课,一般是周六或周日。他很忙的,是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中国佛学院副院长……他开博客,想听他高论,你可以去看他的博客呀!” 
 
      聊着聊着,话题展开、深入了许多—— 
 
      学诚法师在近期举行的“第15次中日韩佛教友好交流会议”上发言,专门提出了一个命题:“信心与文明——佛教徒在当代社会的使命。”他说:“人类几千年来追求幸福的历程充满了艰辛困苦,而人类的幸福却一再被自身的创造物所破坏。自从进入现代文明以来,人逐渐被异化、物化、工具化、空壳化、符号化、数字化,给人的本来面目蒙上了厚厚的一层尘垢。”因此,他提出了一个“心文明”的概念,并引用梁启超的观点——“人类能改良或创造环境。拿什么去改良创造?就是他们的心力。”在谈到佛教徒的现代使命时,学诚法师援引“戊戌六君子”之一谭嗣同的一段话:“以心挽劫者,不惟发愿救本国,并彼极强盛之西国,与夫含生之类,一切皆度之。” 
 
      为打通寺院与社会隔绝的一堵墙,让佛教主张的精进修为、普度众生的精神能为创建和谐社会服务,龙泉寺长期招收义工。义工们既参与寺院工程建设,又体验沉静闲适的丛林生活,还能在佛学小组中学习、参加各种联谊活动。一位面容清秀、身穿青衣、细声细语的年轻女子,不愿意透露姓名,她做义工已经几个月了。她说: “过出家人的简单生活,心里有一种踏实、宁静。我们在这里有帮厨的、有打扫卫生的、有负责施工和维修的……在这里懂得了什么是‘自性三宝’和‘三皈依’:佛、法、僧是三宝,佛讲究慧,法讲究正,僧讲究戒;三皈依就是佛家认为正确的人生道路——皈依佛,即效法觉悟的人;皈依法,即正视符合宇宙人生的事实真相;皈依僧,即强调去除污垢、清净思虑与行为。” 
 
      临近正午,义工食堂内热腾腾的饭菜已经上桌。我也有点儿饿了,真想在餐桌上多加一双筷子,但不劳动者不得食呀,只好告辞。愿劳累一上午的居士们都有好胃口……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