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首页> 龙泉寺> 学诚法师> 学诚法师>
[法音]时空因缘与内修外弘(下)
来源:《法音》2008年第5期 作者:学诚法师 发表时间:2008-05-01 00:00:00
字号: [双击滚屏]

六、明确依循正确观念,善巧承担团体事务

  我们明确了个人与团体、修行与环境、大小乘的差别等一些重要观念之后,就不会排斥承担团体的事情,也不会觉得做这些事没有必要、跟我的修行没有什么关系,而是会以一种欢喜心去积极承担。比如说办法会,在几天当中跟这么多人结了善缘,让大家生欢喜心,对佛教产生好感,功德是非常大的。大家回去一传十、十传百,就会普遍改善人们对佛法的看法,就会积累到更多的福慧资粮。实际上我们每个人的付出都是微不足道的,主要是靠团体共业的力量促成的。如果我们很真切地认同这一点,个人所有的辛苦都不在话下,因为你知道这件事情有意义、有功德,自然而然就愿意去做。反之,如果我们不了解团体的宗旨理念,认识不到这件事情的意义,就会觉得乱,觉得那么多人吃饭、喝水都是问题,觉得最好少来一点人,甚至都不要办这个法会,是有可能产生这种片面认识的。


  所以我们要不断去熏习正确的观念:团体对我们很重要,增上环境的培养很重要,在承担当中历事练心,广积资粮,这本身就是重要的修行。



但是我们在承担做事当中如果把握不善巧的话,还是会产生种种的邪见。比如有人说:“事情做多了会导致散乱”,这个观点需要认真辨析。首先,散乱的原因不在于做事,而在于不能摄心。如果能够摄心专注,做再多事也不会散乱;如果心不专注,不做事也一样会散乱。其次,我们是不是真的“事情做多了”呢?做事情多不多,一个是看质,一个是看量。质和量是可以衡量的,你一天干了几个小时,干了几样事情,一个月干了多少个小时,干了多少件事情,包括这个质干到什么程度,都是可以衡量出来的。我们可以仔细地算一算,一个人每天有24个小时,学修上面闻思、看书、看经、听磁带、讨论8个小时,生活上面吃饭、睡觉、洗衣 服、洗澡等8个小时,此外还可以为常住工作8个小时,学修、生活、做事完全是可以兼顾好的。但我们现在为什么做不到呢?主要是因为做事效率太低,无形中自 己浪费了大量的时间。作为一个学佛的人,至少不应该比社会上一般人的效率还低。如果不是这样,那就要好好去反省:本来一分钟可以谈完的话,你却跟他谈了几十分钟;本来一句话就可以讲清楚,你却给他讲了几十句;本来这件事情可以一口气干完,你却把它弄得很琐碎,干一下这里又弄一下那里,说明我们不会合理安排 事情,不会善用时间,这些都是要去学习和改善的。


  怎样合理安排事情呢?有“八字原则”:总别、本末、轻重、缓急。要分清楚大事、小事、根本事、枝末事,不能泛化地理解。有些事是必须要做的,有些事可做可不做,有些事根本不必做,有些事必须亲自去做,有些事可以组织大家一起做,有些事可找别人做,这些关键点必须时时刻刻把握得很清楚,否则就会很累。


  如何善用时间呢?比如说我们一天的功课:几点上殿、几点用斋、几点拜佛、念经等等,这几个时间是公共时间,你把这几个时间固定好,这一天的身心就会很安稳,工作效率自然也就会高。所谓公共时间就是要随众共修的,原则上个人要同大家一起参与,是必须要保证的。除此之外的才是个人时间,你要做的事情就要安排在公共时间以外。如果我们的团体意识不强,不管什么公共时间、个人时间,都是我行我素,我喜欢怎么做就怎么做,最后肯定会把自己搞乱,弄得疲惫不堪。 


  我们也许会这样想:理论上讲,学修、生活、做事是可以兼顾的,但是我条件不够,做不到啊!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现象:一些出家人一旦忙起来,往往早晚殿都难以坚持。如果想修行了,就容易一天到晚喜欢闻思、学修,不愿意忙一点事情,觉得没有意思。这其实都是根源于人的知见——你认为自己不行,没有能力兼顾学修、生活与做事,那就会真的不行。其实人的潜力是很大的,就看你要不要去开发它。有些小庙里的老和尚,一两个人也能把庙修起来,他平时也要照顾客人、做早晚功课、煮饭等等,样样都能挑得起来,很多事情就是自己要不要去干的问 题。一个庙里人比较多,弄不好的话,人的潜力不仅不容易得到发挥,反而会渐渐丧失掉。我们会认为说:我不需要去做这么多、承担这么多,这方面我不行,只要管这一点就可以了,然后找很多佛法的理由为自己开脱。这样慢慢下去,人的心力就越来越不行,就会变得越来越懒惰,弄不好的话就会变成一个不知道为别人服 务、只知道别人要为我服务的人。


  历史上中国佛教四大名山里的寺院都是在深山老林、人烟稀少的地方修建的,人力、物力、财力都非常缺乏,古人照 样把庙给修起来了,他们都是很拼命的,最后自然就能成功。现代人物质生活越来越优越,缺乏的就是这种勇猛精进实干的精神。如果没有这种精神,即便天天坐在那里学,也很难学出什么名堂来,因为没有那种勇悍的精神。

七、培养学修大局意识,信解缘起发心弘教

  我们学佛修行的动机是要解脱生死、成佛利生,但成佛利生不是短时期的事,是无限生命中多生多劫要走的路,要成办众多因缘。修行产生种种误区的原因,关键在于对学修缺乏整体性认识。这种整体性的认识不仅仅是对个人修行的道次第而言,还体现在对于个人、团体、佛教,乃至整个社会种种时空因缘的把握上面。前面说到必须把个人修行放在团体 中来考虑,才能找到自己的定位。同样地,还必须把团体放到整个佛教的整体当中来考虑,把佛教放到整个社会的背景中来考虑,这样才能够把各方面的事情做好。个人、团体、佛教都是不能孤立存在的,也绝对不能脱离现实社会,而且还必须要紧紧同时代发展的脉搏相呼应,这点特别重要。


  不论世间法还是佛法,时间跟空间是重大的缘起。比如春耕,如果该播种的时候不播种,超过两天三天还说得过去,等过了一、两个月,你再种什么好的种子最终都是颗粒无收,因为时节过了。既便勉强发芽,最后仍结不出好果实,那么,所有的翻土、浇水、施肥等工作,就全都白费了。空间也是很重要的,再好的种子放在石头上也是没办法生 长的,即便发了芽也很快会被太阳晒焦。再比如说,只有国家兴旺、国力强盛,在国际上有地位了,你出国在外,人家才会很尊重你;如果你生到非洲一个很小很落后的国家,尽管再聪明再有能力,到外面也不容易受到人家的重视。这就是国家这个整体对于我们个人的重要性。团体也是一样,如果你在一个很重要的社会团体当 中供职,走到外面,别人就会很客气,会尊重你;如果不是这样,别人不一定会尊重你。因为如果你不属于一个团体,就是一个自由人,跟团体、跟整个社会没有很深的联系,个人的缘起作用就很渺小。


  学修佛法也是一样,如果不了解时空因缘,就很容易闭门造车、固步自封,弄不好就会走到死胡同里面去。因此 在修行的一开始就要树立起一种整体观念,把握好时空因缘,将方方面面的事都考虑清楚。只有从整个时代的大背景下来考虑,才能知道佛教如何去发展,团体与个人应该怎样做。


  因此,关于如何学修佛法,应该建立起全面的、整体性的认识,培养一种大局观念。从个人、团体乃至整个佛教考虑问题都应该有不同 的层面和角度,能够站在整个佛教何去何从的角度去考虑事情,才能更加深刻地认识到佛法的殊胜。只为自己学与为整个佛教而学是两种不同的发心,前者是不可能有大气象的。我们在一开始就要培养为整个佛教而学的发心,以佛法的兴衰为己任,以后才会有大的成就。

八、认识佛教时空差别,探求佛教发展方向

  佛教流传到现在已经有2500多年。在这2500多年里,佛教的发展变化是很大的,在世界范围内已经形成了南传、汉传、藏传三大语系佛教。不同国家和地区、不同语系的佛教都有各自的特点。在东亚,韩国、日本的佛教是宗派佛教。例如在日本,有大本山的制度,宗派意识非常强烈,一个教派有大本山,然后一级一级地往下分到各个地区,有分院、下院等等,人事、财务等都要由大本山来审批。另外,日本寺院与信众的联系非常紧密。一个人皈依在某个寺院后,他的后代就都是这个寺院的户口,家庭收入要按一定的百分比上交寺院,家里有婚丧等事都要请寺院的出家人去做法事,死后骨灰安葬在寺院里。因此,寺院是深深地扎根于社会、扎根于民众的。日本没有发生过大规模灭法,非常多的寺院一直保存得很完整,与此有一定的关系。


  在东南亚,泰国、缅甸、斯里兰卡的佛教几乎就是国教。长期以来佛教、僧侣在社会上面占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整个国家对佛教的态度,对僧众的管理教育和文化建设都是一贯的,并且非常普及,能够保证各个寺庙的稳定发展。南传佛教寺院里有护法委员会,很多事务性的工作由在家居士来做,出家人不用去商店里买东西,戒律相对来讲就容易比较清净地持守。在泰国、 缅甸都有僧王,斯里兰卡的三大教派里都有大导师,他们都有很高的威望,能够较有效地领导佛教,处理佛教事务。


  在中国的西藏,藏传佛教盛行。藏族本来是游牧民族,没有固定的居住地点。佛教传到西藏以后,有了寺庙,藏胞们也就不再到处游走,除了放牧,就是到寺里来学佛法。家里有男孩,也愿意送去出家,所以民众和寺庙、佛教的联系就非常紧密。藏传佛教中有活佛转世制度,对于活佛的教育、培养和对一般人不一样。一个庙里面,最主要的力量都用来培养活佛,并且是从小就去培养。活佛起着凝聚僧团、摄受信众的重要作用,因此藏传佛教在西藏地区比较普及和稳定。


  了解不同语系佛教的特点,能够开阔我们的视野,这样再去观察、思考问题的时候,不至于会执着在一点上。


  就中国的汉传佛教来讲,已经有长达两千年的历史。自汉代传入我国内地之后,在历代高僧大德的努力下,经过两晋南北朝时期的翻译经典,到隋唐时达到全盛,完成了佛教的本土化,创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各个宗派。佛教实现中国化的原因,一方面是与中国的传统文化做了很好的结合,另一方面,佛教通过不断地调整自身 在社会发展过程当中与社会各层面互动的力度和方法,因而能够与中国社会的各个层面相适应。  


  自唐末会昌法难之后,汉地的佛教就逐渐地走向衰 落。如赵朴老在《佛教常识答问》中所指出的:“隋唐是各宗兴起和极盛时代,会昌法难后,除禅宗外,是诸宗衰亡时代。稍后有天台、贤首的复兴和禅宗的大发展,这可算是佛教复兴的时代,但也没有初唐、中唐那样的盛况。自元代起西藏佛教传入内地,很受朝廷崇奉,但未普及民间,而汉地原有佛教则不及宋时兴盛。有清一代,汉地佛教没有什么起色,仅可保持原有余绪。”


  清朝取消了试经度僧的制度,僧侣群体的综合素质就越来越差。尤其是鸦片战争以后,随着列 强入侵,国家长期处于动荡、战乱之中,佛教也一直很衰微。虽然清末民初又出了几位高僧大德,努力去复兴佛法,也产生了一定的效果,但是在那个兵荒马乱的岁月里,很多事业不能稳定持续地开展。建国以后又经历了“文革”的中断,改革开放后宗教活动才开始慢慢恢复。佛教真正稳定发展就是最近二三十年,这个时期差不多是近两百年来佛教发展最好的时期。


  改革开放以来,我们国家主要注重的是经济建设,现在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国家进一步提倡加强文化软实力 建设,构建和谐社会,内涵和外延就更加丰富、宽广了。佛教在这样一个时代背景下何作何为、何去何从,如何找到自己的定位,这是需要我们很认真去思考、面对和解决的问题。我们要非常清楚,究竟什么样的佛教才是一个健康的、良性发展的佛教?这是一个很重要的问题。


  在近现代,太虚大师针对佛教时弊进 行了一系列改革,提出“教理、教制、教产”三大革命的主张,并倡导人生佛教和人间佛教。在那个时候,教内教外的很多人都很不理解,阻力也很大。尽管太虚大 师自称他的改革以失败告终,但是我们现在的很多做法,实际上都受到太虚大师佛教思想的影响,包括当代台湾几大佛教团体的发展模式,多多少少都可以追溯到太虚大师的佛教思想。


  现在的时代背景跟太虚大师那个时代不一样了,也跟台湾地区几大佛教团体当初发展起来的状况也不一样。就大陆佛教来说,一方面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落实和文化建设的倡导以及国家的稳定繁荣,更加有利于佛教的发展;另一方面,一些阻碍和影响佛教发展的内外因素仍然存在,甚至更加凸显。从外部原因来看,现在是市场经济时代,商品化和拜金思想渗透到各个角落,而且国内小社会跟国际大社会越来越密切相关,各种思想、各种文化、各种宗教交 织在一起,对佛教形成很大的影响和冲击。就佛教内部而言,主要有人才缺乏、思想观念滞后、弘法意识薄弱、寺院还没有形成一套很好的管理模式等问题。此外,一般道场中,出家法师如何能够在庙里安心修行、用功办道,并同在家居士形成良性互动的氛围,也就是依律摄僧、以僧导俗、僧俗配合的修学体系,还有待建立和 完善。


  如何去解决这些问题?不同的区域、不同的寺院、不同的法师,可能都会有一些不同的做法,这需要花相当长的时间去探索、去努力、去改进,很难说现在就设定好一个模式、一个理想化的方案,一下子大家都接受,并且很快地做起来。这需要在佛教四众弟子和社会各界善心人士的共同努力下,不断加以总结和实践。

九、把握现前时空因缘,切实深广兴隆教法

  如何在“此时、此地、此人”的时空因缘下兴隆佛教?较重要的有以下几个方面:


  (一)完善道场学修体系建设,培育僧才代代传承佛法


  佛法的传承一定要靠道场。古往今来,不论什么宗教、什么教派,都必须要有宗教活动的场所。没有场所,别人就不知道这个宗教的存在。我们常讲承担如来家业,佛陀的事业是靠寺院来传持的,它是三宝具足的地方。一个寺院就是一个道场,是修道的场所,也是一个培养僧才的基地,同时也是继承和弘扬传统文化的载 体。至于道场里面这个“道”的具体内涵,就有很多不同的情况。例如在古代有译经的道场,从事经典的翻译,里边有很多的人才;有些道场是专门修行的,比如念佛、坐禅,也有很多的人才;还有持戒的道场、弘教的道场等等。但无论是译经、修行、持戒、弘教的道场,到了第二代、第三代,几乎都是衰微的。很多宗派在唐 朝都曾经非常地辉煌,开宗的祖师一圆寂这个宗派就不行了,要等再有祖师出世,这个宗派才能复兴。因此汉地的佛教在很长的时期里是“祖师型”的佛教。


现在这个时代,我们不能完全寄望和依赖“祖师型”佛教的路子。为什么呢?比如说一个道场、宗派衰落了,按以前的模式,等几十年后再出来一位祖师,就会再恢复、兴旺,整个佛教也可能因此而兴盛。但现在的时代与过去已经很不一样了。过去中国传统社会是一个非常稳定的农业社会,家族、社区属性强,人员流动性 小,接触的人、事相对局限。现在不一样了,现代社会是一个剧烈变化的社会,人类的生产活动已经极大地改变了社会形态乃至自然界的面貌,传统的家族、社区瓦解,人的流动性很大,接触的人、事和信息非常多。现在一天之内出来的新知识、新事物不知道有多少,过去的一年乃至十年都很难相比。一个道场、宗派衰落了, 在现代社会中往往就会被社会洪流吞没,难以从内部再有祖师成长起来。


  所以我们要解决的问题是,怎样使一个道场里面的佛法能够代代相传,这是非 常关键的。“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如果不能代代相传,老一辈往生了,佛法传承也就断了。因此必须把培养人才放在第一位。这就必须建立正法僧团,僧团必须 要清净、和合、增上,要有很浓厚的学修氛围,并且还要有一定的规模。比如,世界上一些著名的大学,都是名师荟萃、学子云集,所以它才能够持续不断地培养出高质量的人才,经久不衰。一个寺院、僧团也是一样,必须要有很多人来学,并且要一代一代不断有人进来学,佛教才是有希望的。如果只有少数人自己学,就显示 不出佛教的作用,很难对社会产生足够的影响力,乃至佛教的存在都体现不了,更不要说长期持续的发展了。


  过去一些好的道场,住众很多,能够去寺 庙的人,三百六十五天都可以在那里用功学修。这样,它就会有强大的力量在社会上扎根,这个地方就成了一个灯塔。人家看到这个庙,就会说佛法还是兴盛的。例如当年印度的那烂陀寺,有法师一千多人,学生八千多人,出家人在里面天天学习经论、修行用功,才能有那么大的气象和影响。


  因此一个好的道场应 该成为出家人学法、修行、育僧、弘法的场所,僧人要以学修为主,大部分时间都要修行、研究经论,同时配合以历事练心。僧团要以持戒为根本,并且要有一套完整的学制,形成一个学修体系。对于准备在这里出家的在家居士,首先要进行比较严格的考察,对于佛法要有纯正的信仰,对出家修行要有清净的发心,还要能够吃 苦耐劳。这些人进入僧团后要有人按部就班地引导,并按照次第学修。与社会上的学制不同,僧团的学制应该是终身的。从净人到沙弥再到比丘,每个人在不同的阶段都有不同的学修内容。同时,对整个僧团而言,既要有大家共同的学修内容,又要能够根据个人的特点及发心因材施教。到了一定的阶段后可以在某个方向上专门 地深入,还可以到国内外其他道场短期参学访问。现在是一个开放的时代,一个交流对话的时代,各个宗派乃至于各个语系佛教的精华都可以汇集在一个道场里面,就像印度的那烂陀寺,不仅僧团的数量庞大,里面各个学派、各种观点都有,这就是从各个不同的角度说明佛法的殊胜,而这一切最后都能够汇归一佛乘,这样就能 有强大的影响力,可以更广泛地度化众生。


  总之,僧团学修的这一整套模式就像一个大熔炉,需要一道道工序来加工,是金质材料,经过培养就成为金 器,是银质的就成为银器,是泥质的就成为陶器……无论材料如何,皆可成器。制造模具的过程就是培养人,目的要非常明确,做到有的放矢,对每个人都要负责, 根据他的根机、年龄、素质等培养到相应的程度。


  僧团的学修体系中,要配合有相应的管理制度来保证僧团的正常运作。现代社会非常讲究管理制度, 无论世出世间的任何一个团体,如果没有制度,就会导致混乱。传统丛林里的清规、规约都是比较简单的,是从过去的宗法社会中产生出来的,适应当时静态的农业社会。现在是一个动态的商业社会,要建立起适应这个时代的僧团管理制度,就要对佛教的戒律以及佛教戒律在中国的演变所形成的清规,乃至现代社会的种种管理 体制进行研究。制度的建立要能够体现佛教戒律的羯磨精神,对于自己的修行应如何,对人、对事、对物应该如何,都应该给出必要的明确规范。


  与世俗管理制度不同,僧团管理制度的目的是要保证出家人用功办道、修证佛法,因此不能把世俗上物质的奖赏、处罚方式应用到佛门里边。出家修道本身就是要放弃物欲,成就三无漏学。如果修行好就多给一点物质奖励,不守规矩就扣钱,其结果必定导致人的物欲越来越膨胀,就和修道的精神背道而驰了。


  另外,制度本身要能够使僧团形成比较和睦的氛围,促进僧团的和合增上,凝聚僧团的共业,并进一步以僧导俗,把带动居士的工作做好。这就要求规范僧团的伦理,每一个成员都能够遵守伦理,僧团就能够有序和合。


  僧团的伦理有两种:依戒别高低的伦理和行政伦理。依戒别高低的伦理是以受戒的程度来区分,即比丘、沙弥、净人三个层次。同一个层次里按照受戒的先后排序,即依戒腊。上殿、过堂、诵经、布萨等宗教活动的位次都要依着戒腊来排序,下座对上座要恭敬、学习。行政伦理即依行政职务的高低,在做事时就要依着行政 系统,下位服从上位,清众服从执事。两种伦理各有适用的场合,不可混淆,也不可执此废彼。同时,上座对于下座要关心、引导,执事对清众要以身教为先,不可有权力高低等世俗心态。总之,僧团的每个成员都能够安立好自己的角色,敦伦尽分,一个僧团就能够有很强的和合力。


  在僧团与俗众的接触上,必须 要保持距离,要有专职的执事法师负责有关居士的事务。一般情况下,大部分僧众不与居士接触,不得与居士联系,也不要去了居士的信息。如果刚出家几年,又 能说、能写,与居士接触多了,不知不觉心就会收摄不住,是造成僧众道心不稳定的重要因素。出家人如果心不在道,就非常危险。在男众道场,在与女众的接触上,尤其要严格,这样才有利于僧众戒律清净,安心办道。一些女众来到寺院后,会称赞有一定修行功夫的出家人,比如很用功、有修行、威仪好,等等,在不知不 觉中就会多说话,渐渐地就专爱找某位法师说事、办事,或者送供养,种种关心,或者帮着洗衣、做饭、买东西等等。与之接触的僧众虽然刚开始都是好心为公,但常常来往就容易产生情染,不知不觉间就会影响道心,乃至舍戒还俗。因此在寺院里,居士的请益要由僧团统一安排,不能专找某位法师,这样才能够防微杜渐。


  完整的僧团学修体系和良好的管理制度是僧众能够长期持续在佛法上用功的有力保证,不仅是让现在的人,而且能让以后的人都能够在这个道场里一直往上走,这样佛法才能够经久不衰。


  (二)系统引导居士学修护持,形成僧俗良好配合体系


  除了建好僧团以外,佛法要在人间扎根和弘扬,要一个一个层次地在社会上推广,还需要在家居士与僧团之间有良好的配合。僧俗二众不可分离,出家众是住持佛法,在家众是护持佛法,这样才能去带动更多的人。否则的话,出家人要做很多居士的工作,甚至做很多俗人的工作,而俗人做很多佛教文化的工作,甚至做一些信 仰的工作,角色混乱错位,对大家都有损害。出家人是精神的导师,他的重点必须是在佛法的学修上面,通过自己深入的用功实践,把体验到的佛法内涵传递给在家居士乃至于社会大众。在家居士透过财敬供养等资源护持僧团,栽培福德资粮,同时通过依僧学法,滋养法身慧命,并以在家身份的方便之处配合僧团做各项弘法利 生事业。


  因此出家人与居士必须要有良好的的分工配合、各司其职,并且要形成一个和合增上的团队,凝聚起强大的共业,这样才能够真正将佛法事业做得深入、广大。现在这个时代是网络的时代,各行各业的发展都要网络化,所有的一切都要像网络一样联成一体,孤立肯定没有力量。社会上不管哪一个行业、团 体都很强调这一点,这其实就是共业的力量,联成一体就变成共业。如果我们佛教徒所做的都是各个不同的别业,那力量就弱,就没有办法去广泛地影响社会。


  历史上中国汉传佛教一直存在一个问题:善男信女们都只是到庙里来烧香拜佛求财保平安,在家信徒同寺庙的联系不紧密。因为在汉传佛教的信众当中,真正懂佛法的只有少部分,民间老百姓们所认识的佛教,几乎都是一种拜拜的佛教。拜拜的佛教结合了中国儒家孝道的精神,主要体现在佛事上,比如水陆、焰口、普佛,所有的经忏佛事都是中国儒家伦理在佛教里的体现。在民间大家对佛教的认识就是这些,都是一种人伦关系维系着社会当中的现世利益,而对于佛教的终极信仰,解脱、成佛的内涵,大部分人都不清楚。


  因此,要形成僧俗配合传持佛法的模式,就要切实加强对在家居士的教育引导。僧团对居士的教育必须要有体 系,要有针对性,而不是“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式的结缘弘法。如果仅仅停留在结缘的层面,就无法培养出高素质的配合僧团的居士队伍。比如说,一个山上的树苗全部都烧焦了,我们要去把这些树苗救活,只能一棵一棵地浇水,并且必须天天去浇,树苗才会有希望救活。如果有时大量浇,有时不浇,而且每次将有限的水 泛泛地铺洒,那就不仅浪费水,而且树苗一颗也救不活。也就是说任何人的力量都是有限的,要把有限的力量用到最关键的地方。因此要有系统、有重点、有步骤地培养居士。如果僧团能够聚集和培养出一批对佛法有真正虔诚信仰和一定福德智慧的居士,愿意依止僧团、护持僧团,他们就能够真正配合僧团做弘扬佛法的事情。因为居士们在社会上联系的面比较广,以居士的身份走到社会去也比较方便,这样就容易让佛法深入社会。


  出家人修行、用功,在法上提升,并引导在家居士护持僧团,然后僧俗配合弘扬佛法,这个体系非常关键。有了这个体系,佛法才能够代代传持,发扬光大。


  (三)契合时代接引社会大众,建立佛教生存发展基础


  有了僧俗配合的体系,我们就要以道场为依托,向社会大众广泛地弘扬佛法,这不仅是佛教自身生存发展的需要,也是佛子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近年来,佛教得到了较大的发展,但危机也很严重。我们必须努力去普及佛法教育,广结善缘,扫除教盲,不宜也不能紧闭山门。现代社会的发展可以说日新月异,处在剧烈的变化当中,如果我们不去弘法,再过几十年社会上很可能连佛教生存的空间都没有了。整个佛教就像一只大象一样,我们每个人、每个寺院就像大象上的一根毫毛,毫毛要存在,必须大象的皮要存在。所谓“皮之不存,毛将焉附”,皮要存在的前提是这只象必须要活着。如果整个佛教都灭亡了,一个寺院、一个修行人肯定难以继续佛法学修,更谈不上度人。


  对于僧团而言,弘扬佛法与自身的学修并不矛盾,而是一体的。不论是整个僧团还是每一个僧众,都应当具备深、广两个方面。没有深就不能广,内充才能外显,只有在佛法上深入地用功,才能够将所体验的佛法带给别人,所弘扬的就是我们自己所学所修的,而不是文字理论;反过来讲,没有广也不容易深,譬如打一口很深的井,如果井口不开得很广的话,也不可能打得很深。当佛法普及到一定的程度,各方面基础稳固了,人才也有一定的数量后,才容易安稳地步步深入学法。现代社会当中,人们对宗教、对佛法有着越来越多的需求,如何让整个社会、广大民众都了解佛教、学习佛法,乃至实证佛法,这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


  现在整个时代潮流都在求发展,这种发展从某种意义上来讲都是人欲望的一种扩张。实际上人的欲望是难以 满足的,有了芝麻,还想尝西瓜,特别是现代商品经济就是要刺激人的欲望,以消费推动经济,就像火受风吹,愈烧愈旺。人的欲望得不到满足,心里就不能平衡,就需要另外的力量去平衡自己的心,让自己平静下来,否则心绪昼夜不宁,时常处于一种躁动的痛苦当中。很多人有钱、有地位,却很难体会到吉祥和谐的心境,因 为他总是有担心的事情,总是有不如意的事情挂碍在心。这时候就要依靠宗教的力量,才能达到内心的自我平衡。


  如何广泛地弘扬佛法?这就要考虑怎 么样既能保持佛教原有的精神,又能够体现时代性,让社会上不同层次的人都容易接受,也就是要契理契机。契理就是要契合佛理、符合佛法,如果走了样,就不成其为佛法了;契机就是契合闻法者的根机,如果不契机,讲出来的东西就没有人听。比如对一些老公公、老婆婆,说“回去好好念佛”就可以了,不用讲太多;如果对知识分子,就需要讲道理。知识分子受科学思维方式的影响很深,就要向他们诠释佛法是什么,佛法要解决什么问题,佛法通过什么样的方法和手段来解决这些问题。如果不能说清楚,就不足以让他们相信;但是他们一旦信了以后,就不会轻易改变,以后就可以为佛教做很多的事。因此弘法者不仅要广学多闻、深入用功,还要了解众生的习性和社会问题,几个方面缺一不可。


  除此之外,在操作层面上,还要有多元化的弘法手段,要面对更广大的人群,更多地广结善缘,善巧方便度更多众生。这就要调整观念,用符合时代因缘、适应社会需要的方式去弘扬佛法。


  传统佛教是在古代社会的时代背景下存在的,那时是以农立国,国民的主体是农民。在农闲的时候,农民就可以到寺庙里来听经闻法,所以寺庙也比较容易服务当地的农民群众。现在不一样,现在是工商社会、信息社会,生活规律、空闲时间跟农业社会大不相同,要面对更广大的流动人群,就不能只靠传统的方式。例如办法会,一年办几次,一次几百人,一年也只能接引数千人,其中还有一部分是重复计算的。中国有十几亿人口,要广度众生,就要利用高科技,单靠人力是不够的。现在是信息时代,就要借助信息技术很快速地把佛法传播出去,让各阶层的人们都能够听到正法之音。用传统的办法,他们是很难接触到佛法的,可是使用网络传播,就能做到方便快捷、无远弗届。这个时代的特点就是这样,对整个时代的因缘了解了,事情才能做好。农业时代靠农耕,农耕的时候靠人力,人多好办事,种田人多很快就干完了;工业化时代靠机器,讲科学,机器越先进干得越好;后工业化时代讲究信息,你有一个信息,怎样把它传播出去,让大家知道、接受,这样才能成功。佛教的发展在弘法的方式、方法上也应恰当地与时俱进,其它宗教以及社会各领域、各学科都要靠信息传播,如果佛教不借重信息传播,很多人都不知道佛教的存在,还有很多人要么觉得佛教是一些神话,要么觉得佛教很世俗,要么觉得出家人消极避世,种种的误解都会有,那我们还怎么来造福社会、广度众生呢?


  所有宗教的出现都有时空因缘,离开这个时空因缘,这个宗教就不能存在。在这个时空因缘下,就必须要以民众容易接受的形式存在,我们要有越来越多的方法,要不断去创新,不断有新方式出现。


  比如说印佛经,现代人佛经很难看得懂,而对于在生活中体现佛法的书籍,人们就喜欢看;再比如办法会,传统型的法会只能适应一部分人,要更广地接引众生,就可以与社会团体合作,在寺院里办几天的活动,让人们来体验生活、听讲座,包括佛教的和传统文化方面的等等,还可以请一些社会上的知名人士来开设讲座,并且把讲座制成VCD来流通。要打开思路,不一定让参加活动的人都信佛教,只谈宗教,很多人不一定接受,或认为与他没有关系。从文化的角度来讲,就会有更多的人感兴趣。如果他能够认同佛教文化,即使没有皈依,也可以起到护持的作用。


  能不能对社会现实问题作出回应,也是普及佛法的重要层面,否则容 易给人造成一种“口惠而实不至”的印象,不能实际解决具体问题,那如何体现佛教大慈大悲的精神?如何让社会认可佛教呢?众生的苦都是很现实的问题,精神上的苦,物质上的苦,现在的苦,未来的苦。如何通过佛教的力量帮助别人安顿身心?未来的苦我们可以靠讲佛法,回向功德,但更多的是现实层面的苦,比如发生灾难、物质上穷困潦倒、缺衣少食、失学、被遗弃等等。你跟他讲佛法,别人就不容易听进去,这时候就需要物质方面的力量。“先以欲钩牵,后令入佛智”,与众生结好善缘,再讲佛法他就容易接受。在参与社会公益、慈善救济等方面,也有很多基础性的工作等待我们去开展。


  如何评价一个人、一个团体成就的高低?中国有一句古话叫“盖棺论定”,也就是说我们这一生的所作所为,要由今后的人、未来的人给予评判,评判这个时段你为佛教做了什么,为社会做了什么。我们不能说:“我做了很多事情,只是你们不知道而已。”只要做了,自然就会被记载:你办过什么活动,弘过多少次法,讲过多少经,培养过多少人才……这些没有的话,讲什么都是空话。如果有了这些实际做出来的事,才是真真实实为佛教、为众生考虑。

十、树立广大生命格局,改过从善传承佛法

  人生是很短暂的,几十年一晃就过去了。佛法却是永恒的,要用短暂的人生去传承永恒的佛法,就需要一代代人的不懈努力。我们不仅仅是为自己活,还要为很多很多人活,不仅为现在人活,也要为过去人活,要为未来人活,如同宋儒张载说:“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怎么为过去人活呢?把过去佛陀、祖师大德传下来的那些好的东西去学下来,就是为过去人活;我们学好了,再把佛法用出来,传播出去,利益天下苍生,就是为现在人活;要让佛法灯灯相续,绵延不绝,利益千秋万代,就是为未来人活。我们为现在人、过去人、未来人而生活,尽心尽力,改过从善,传承佛法,济世利人,这样的话,我们的生命格局就非常宽广,生命的内涵就极其丰富!不愧为人一生!不愧学佛一场!


【责任编辑:郑琰】

标签:团体事 八字原则 修行的动机 太虚大师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