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龙泉寺 > 僧团 > 正文
贤颂法师:出家前后的心路历程
来源:龙泉论坛 作者:成蹊 发表时间:2015-11-18 10:55:18
字号: [双击滚屏]
大家能够放下世间的工作和生活来学佛法很不容易,一个人的生命要想得到提升,需要把握因缘,比如共修等等,这也是我们成就的因缘,如果把握不住的话,一辈子可能就过去了。我们遇到问题要想办法突破,生命才有保障。

 

琴馆学琴:被佛教徒打动


贤颂法师:我叫贤颂,是1988年生人,2009年皈依,2010年出家,2012年受戒。


2008年高中毕业还没来得及上大学,哥哥(在北京上大学)让我来北京,帮忙找工作,我来了才发现被骗了。哥哥和我在学校门口租房两人住那。后来才知道哥哥真实的打算是想让我出家。


高中时一些时候是比较迷茫和无助的,不知道生命的出路在哪里,当时有同学和爸爸出去玩,两个人都车祸身亡,对我触动很大,发现生命不能自主,个人的局限不能很好突破。


来了北京没多久,哥哥把我安排在香山一个琴馆学古琴,琴馆老师是道家的人,在那里还接触了很多佛教徒,对我影响很大。在老家时也见过出家人化缘,但没深入接触。在琴馆接触后,发现佛教徒和世间人不太一样,他们知道自己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宁愿放弃世间一些好的东西也要坚持原则。内心有强大的生命动力,随份随力地去帮助别人,不断往自己的内心用功。这仿佛打开一扇门,对我自己的触动很大,原来人还可以这样活着。当然哥哥也是铁杆的佛教徒,对我的影响也很大。


在香山琴馆,大家的关系比较好,但时间长了也会有一些是非,当时自己发现如果内心烦恼净除不了,亲人朋友之间也会相互排斥、打击。


08年冬天哥哥带着我来龙泉寺,在346公交车上他郑重和胆怯地对我说:我将来要出家!这让我明白哥哥已经选择好自己的人生道路,下一步就看我自己的了。紧接着哥哥说,不能跟妈说,不然就泡汤了。


08年见行堂在装修,筹备09年的晚会。在龙泉寺做义工的一天,刚好碰到法师讲座,记得有一个老太太问怎样解决生活的一些难题,法师回答她:所有外在的痛苦都是内心导致的,要改变自己的心。当时对我触动很大,我决定要好好探索。


09年五一我在龙泉寺皈依,最开始在安全组负责巡逻。当时接触到很多居士,莫名地对你好,对陌生人好,无所求,从那时起我就把心安在了山上,一到法会就来做义工。09年时师父很多时候都参加法会,主法、讲法等,当时我和另一位同学负责请师,在师父讲法的半年,请着请着就被“带进来了”。


09年五一皈依以后对皈依是没有概念的,但知道哥哥不会害我。当时和另一个同学一起在学佛小组听广论课,是师兄弟,一直到现在我们都还是师兄弟。


在那年,两三个高中同学来北京找哥哥,想一起做点事情,哥哥拉着我们五六个人到苏州街2组学习广论。我非常喜欢小组的氛围,单纯,没有功利心。


0910月、11月份,课上到中间一位同学突然“发飙”:“我要出家!”。其他人都懵了,当时我们想他这唱的是哪出啊?我们曾经一块在民族大学摆过地摊卖卖云南少数民族特色的围巾,还计划弄一个小车烤地瓜,没想到他这一句话把我美好的妄想打破。这位同学很有主见,其他同学也纷纷响应,说自己早有这个想法。当时他们集体到山上找贤兆法师报名,要常住。当时就只剩我自己了。当时自己还不甘心,总觉得要干点事再出家。他们时不时打电话给我,说山上环境太好了。我一直以来有一个观念:如果没有很知心的朋友,活着就没有多少意义了。


经过痛苦挣扎后这期间还发生一件震惊的事情:民大一个硕士马上就要毕业了,从七层楼上跳下摔死。问别人大致的原因是:期许太高,压力太大,精神上承受不了。据说现场很惨烈。我跑过去看,已经清理了。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当时想到外在的追求很多东西,如果没法去承受,会带来很大的灾难。这也是导致我出家的原因。大家缺的不是物质,而是缺内心境界的圆满。


我当时咬咬牙上来了,开始发心出家。但当时广论13讲还没有学完,承受痛苦的能力还没有学完。


工地承担:训练调伏烦恼


105月到内院做净人,当时一个班有30多人,我们被派到北配楼抢工,贤立法师成立了般若突击队,一起请师的同学做队长(也就是现在的贤讯法师)。不久他被派去其他地方,找我来当队长。上位法师告诉我,每天都汇报大家干什么了,状态怎么样,今天要干什么。我第一次讲时,心脏都要跳出来了。到现在(公开发言)紧张感越来越少。学习佛法后发现紧张来源于自我保护,对自己的期许。


当时每天都要跟贤日法师打交道(他现在是极乐寺的负责人)。发现他从来不指责别人,发现问题总是帮助别人解决困境,打圆场,维护别人的自尊心。自尊心这个东西是我执,为什么还要保护呢?后来发现初学者需要人不断保护善根,保护发心,才能走得长远。


当时对出家人的不屈不挠印象很深刻。当时晚上常常要干到十一二点,很多时候还要通宵,图纸、工程等都需要自己操心,压力太大,法师腰椎受损,不能站,必须躺着,还是拿着对讲机不断去指挥。当时我发现,内心有力量的话,能够突破外在的一切,这也是修行带来的强大动力。修行能够成就,就在于内心有没有力量。


我的上位后来从贤日法师变成贤立法师,跟着他两年多的时间,发现他常常都说未来龙泉寺会怎样,师父的愿景是怎样,未来的使命是怎么样,完全奉献,生命得到升华,就是师父和法师总是这样一种大我,总是缘着佛教的未来。一个人的心胸格局决定了我们的结局。


当时工期规定得很严格,比如师父说某天一定要完成。寺里对建筑的“挑剔”程度(很厉害),图纸改了一遍又一遍,建完了(不合适)就拆掉。当时教学楼的模板已经建好了,又拆掉。这些都是师父调教弟子的方式,法师当时总是不违逆师父的言教,再困难也想办法去突破,这是依师的表现。


不久师父安排我在教学楼管工人,自己起了很多烦恼。他们光着膀子,吸烟,寮房还有很多酒味…….,按照我们的想法,到三宝地要恭敬,不然就造恶业。当时是刘居士帮忙找的工人,一天工人们要撂挑子走人,说不吃肉等等,过一般人受不了的日子。


有一段时间我们从大寮打饭过去给工人吃,他们吃不下去直接倒掉,说太难吃了。工人们说一般他们每顿都必须有肉,条件高,因为一天要干10个小时活强度高,他们认为不吃肉就没有力气,看到没肉就反感。可以看到一个人的观念决定了他的行为,再进而导致了结果。后来工人们集体到台头村喝酒吃肉……。


后来自己意识到,与别人的互动交流是站在怎样的角度去看待问题?师父讲过,要通达世间的缘起,了解他们的思想和生存状态后,才能帮助他们。


曾经我还给工人上课,他们根本就听不懂,找了设备给他们放师父开示,心想你们看啊看啊,命运就改变了。谁知道一个看的人都没有。后来反省必须要从他们的角度看问题。


在座的同学可能有时候也有感受,佛法那么好,(一些人)怎么就不学呢?非常强制性地要求别人。心是好的,但行动要改变。后来我改变策略,给他们买吃的,因为发现这个和他们比较相应。佛法是缘起法,要通达缘起观察缘起,否则就容易无明和对立。


“师父故意让我扶他,好温暖”


在工地上对师父的功德也体会很深。很多时候都是干活到一两点加班,才能盖起几栋楼,师父也带着大家一起干。有次半夜教学楼一点多盖地基,贤书法师问师父:我们看到的世界都是真的么?师父说是影子的影子。当时师父常常一边和大家干活,一边讲未来佛教的发展。


师父在工地还开演过以毒攻毒法门。当时是贤立法师祈请,师父说:面对境界时,别人的烦恼把你的烦恼带出来,就能改变了,如果不做事,不承担,往往意识不到。就如同通过吃药把毒逼出来一样。


在那期间发生过一件事。一个工人指着鼻子就骂我:你出家人有什么了不起,拿这些要求来要求我。在他眼里没有法师,我就是个小和尚。当时自己深刻反省和忏悔,工人都是逆来顺受的,自己逼他们太急了。


还有一个义工长时间对我观过(之前我不知道),有次我让他干活,他直接就说让我去其他屋(打架),当时幸好贤立法师打圆场,不然自己还被打一顿。


那期间师父开玩笑说,你现在成了工头了。当时很少到僧团听课,由于加班,早晚课也起不来,想过撂挑子,但没想过放弃。有次跑去问师父:咱们的工地是不是有其他事情要干,比如绿化什么的。师父说:你挺辛苦的,不容易。


不久,师父带着一些法师聊天,说寺庙发展大,很多问题都会出现,就看内心有没有力量去面对,当时师父还表扬说:贤颂法师挺安住的。当时自己心里挺高兴的。善知识就是这样:给境界让我们成长,看我们趴下了就赶紧拉起来。

 

这次从精舍回来想着师父会夸几句,师父却说:让出来做事就是看你身上有什么问题,再去改正。


记得之前还是净人时,当时僧团有“四大天王”,最大的十五六岁,最小的十一二岁,让他们在工地干活。一次我带着他们在宿舍偷吃东西,师父看见了,掉头就走,当没看见。


还有一次师父带着弟子来工地,看见我在吃东西,师父掉头就带着弟子们走了,其他人还没看见。这就是隐恶扬善,善知识通过保护烦恼的方式来保护善根。


一般认为看到问题指出来马上改正,但真正实施要观察缘起,看对方是否接受。如果当时师父说我了,很可能以后很多问题都会藏着掖着。只有坦然去面对师父,师父才会一点点帮我们改。我们在师父面前完全不用掩饰,他才能通过很多办法去帮我们改。


20102012年承担两年来,积攒了很多问题和对生命的认识,从来没感觉到自己这么差劲。20125月份左右,师父开示建立大乘佛法的正见,开示了慈悲智慧、空性、出家后路怎么走等等,当时内心很激动,很多困惑都得到了解决。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效果呢?内心对苦体会越深刻,对佛法于生命的价值和作用,体会就会更深。自己感觉豁然开朗,也放下了一些东西。


2012年冬天去受戒,当时是最多的一批,有66位法师,是去广化寺受戒,给了70个名额。一开始只允许20个人去,选取标准是随众。书记和执事法师开会,按考勤等统计分,我和另一位法师垫底。当时贤立法师打抱不平,说他们吃了很多苦头。不过当时执事会全体通过,师父说就按这个标准来。名单出来后,烦恼就起来了,心想这么累,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好事(受戒)都轮不上。


暂时没通过的大家就集体忏悔,每天干很多活,随众的分很快就上去了。还去丈室门口磕头,发愿不让出家就不起来,师父说:你们就跪着吧。当时我们把自己搞得下不来台。工地还有很多事,怕耽误工期,就提前先离开了,后来知道其他法师慢慢也(起身)走了。

 

那期间有一次师父来工地,当时很激动,委屈一下全上来了。当时师父是走下坡路,路很好走,根本不用扶,师父故意伸手让我扶一下。一扶就感觉很温暖和感动,烦恼都全没了。师父问:想不想去受戒啊?受戒没有希求心就白受。


精舍校勘:磨习气的“战争”


从工地出来后开始进入三藏的校对,发现两年工地的积淀对后来的工作有启示,内心变得非常安住和喜悦,校对时很欢喜。后来被派到精舍,整天没什么人,师父说:把你关的时间长一点,短了没有效果,七个月后来“放”出来了。


大家听过小偷教子的故事么?师父曾经讲过。小偷培养儿子去偷东西。跟儿子说,箱子里有宝贝,儿子进去,他立马把箱子关上,大叫:小偷来了。儿子装老鼠叫,装猫叫,总算逃出来了。问他爸爸怎么回事。他爸说:不这样教你永远也成不了才。


不把自己逼到绝路,烦恼永远断不掉,一般我们都是逃避,吃点零食就过去。在精舍期间都是法师,仪表堂堂,大家觉得很有威仪。但其实各自的生活习惯等不一样。精舍里寮房到厕所两秒,寮房到佛堂也是两秒,100平的房间住了10个人,互相摩擦,内心深处的烦恼和习气就现出来,可以看到别人内心深处的东西,别人对自己也一览无遗。比如有时候发现别人上厕所怎么鞋子都不摆好,再比如认为旁边的同学吃饭声音能不能小一点等等。


一般来说出家人有正知见,有很多功德,我觉得最大的是敢于面对问题,不断改正。当时有很多摩擦,不过开门外面是世俗的世界,开窗户外面又是烤羊肉串的味道,晚上味道挺香(笑),睡不着。整天不出门,整天校对,内心从未如此寂静,磨了几个月开始往内心用工夫,晚上开始磕头忏悔,不然(在精舍)真待不住。


从精舍出来,可以看到每个人精神就完全变了。以前在工地面对问题就逃避,不敢面对。在精舍和现在开始敢于面对问题,明白凡夫就是这样(有很多问题和烦恼)。


    精舍待到最后几个月,没有境界了,整天都很高兴,一天接到禅兴法师电话,让赶紧来干活。回来僧团发现大家怎么那么躁动呢?走路频率、语气等等,一会一个电话,开始接受不了。后来发现是自己对寂静的执着。开始师父让给沙弥班、准净人班上课,有一天说学修处也是你的了。在这之前贤山法师也做了铺垫,打了预防针,让带YY共修。自己比较希求,希望和大家一起承担师长事业,走无限生命。


法师总摄

 

大家能够放下世间的工作和生活来学佛法很不容易,一个人的生命要想得到提升,需要把握因缘,比如共修等等,这也是我们成就的因缘,如果把握不住的话,一辈子可能就过去了。


我哥哥08年曾闹着要出家,我出家时他还没毕业,后来妈妈知道我出家了,又哭又闹,放了狠话,说如果我不同意跟她回去,就死。当时工地在抢工,我也顾不上,也没管她了。事情就过去了。


后来哥哥出家时,母亲也是同样的反应,不同的是,哥哥在这里卡住了。到现在他还在山下整天忙着见客户。当然他把机会让给我,我很感恩和愧疚。


另一方面,机会是平等的,要把握住,否则一下就错过了。现在哥哥时间不瑕满,受世间业力牵引,父母来住也没时间见……

 

我们遇到问题要想办法突破,生命才有保障。

【责任编辑:贤欢】

标签:法师 出家 前后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