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龙泉寺 > 僧团 > 正文
广结善缘与人情世故
来源:学诚法师博客文集之二十 作者:成蹊 发表时间:2015-01-23 05:07:12
字号: [双击滚屏]
不了解宗教的人就会认为这个东西不民主,不自由。其实,进了僧团,才意识到,这是人间所能获得的最大的自由。有了这个制度,人就能斩断世俗常情,真正获得自由,不再被人情世故束缚。

       出家,物质上的欲望是放弃了,但世俗常情还带着一点。



       

       世俗常情就是俗话讲的人情世故,你和我关系好一点,和他关系差一点等等。然后每个人生活在不同的圈子里,皮匠有皮匠的圈子,画家有画家的圈子,手工业者有手工业者的圈子。


       人和人要交往,婚丧嫁娶,迎来送往的事情都少不了。即使你有一万个不情愿,但在世俗社会里绝对逃不开、跑不掉,然后被卷在里面,不能自拔。而且越来越麻烦,越来越沉重,比如,别人结婚你要送红包, 别人家死人你要送红包,别人生孩子你要送红包;等你结婚,你家死人,你生孩子,别人再送红包,送来送去,礼数人情,座位排次,一不小心就得罪人,多没劲的事情啊。


       最讨厌的是,朋友之间的友情带有交易性质的居多,他给你帮个忙,你要记着,将来你给他帮忙,叫还人情。所以,世俗的朋友,其真正的意义是把友情像高利贷一样放给别人,到时候你一定要还,如果你想摆脱这个循环,那你就是神经病。想一想,别人的婚礼你不参加,葬礼你不参加,你就没法在世俗社会里生活了。


       感谢伟大的佛陀,创造了僧团制度、出家制度、居士制度,这些名相给了我们一个理由,可以名正言顺地不搞这些事情。


       这下好了,有了远离世俗人情的制度依据、心理依据、社会依据。你在外边吃饭时吃素,人家问为什么,你说不为什么,人家就会说,神经病。你说,哦,我是出家人。或者说,我是居士。人家就会理解,哦,怪不得。


       中国古代有个很厉害的名相,叫“方外人士”。


       在政治生活中、艺术生活中,一句“方外人士”就全部搞定。当然,这只是身外的放下,身内的世俗人情不是那么好放掉的。否则,佛陀就不会给我们搞这么多法门了。


       在僧团里,这么多人在一起,性格不同,宿世的缘分也不同,肯定是有的人相应,有的不相应。刚开始在一起,会很谦恭、客气,到了一定阶段,彼此之间就熟悉了,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吃在一起、住在一起、干活在一起、读书在一起,说什么梦话,都知道。


       不用照面,听脚步声就知道是谁。在这个时候,极有可能,跟世俗人一样,人情世故的东西就出来了。


       但,道场能叫道场,就有它了不起的地方,能把人搞得服服贴贴,这个要是搞不定,就不能叫道场了。所以,佛陀伟大啊。真的是了不起。把人间的东西搞得透透的,人那点小玩意儿全都被佛陀搞得妥妥当当。


       僧团里有戒腊制度,长幼制度,比丘、沙弥的等级制度,僧俗制度,一点都不含糊,严格执行,中规中矩。不了解宗教的人就会认为这些东西不民主,不自由。


       其实,进了僧团,才意识到,这是人间所能获得的最大的自由。有了这个制度,人就能斩断世俗常情,真正获得自由,不再被人情世故束缚。


       在僧团里,你需要去尊重上座法师,尊重周围的人,但绝无必要去讨好谁,谄媚谁,更绝无必要去提防谁。什么都没必要,好好地正常地活着就可以。放得下就自在,放不下是自己活该。


       本来就是空门。想跟谁搞点深厚的友谊,一搞就掉进了世俗常情里,儒家就有君子之交淡如水的觉悟。


       世间那么多的人情羁绊,也没什么,人与人之间讲礼数是好事,很文明,但就是因为有所求,求功名、求提携、求财、求回报,我帮你,你要帮我,你不帮我,你就不够意思。所以就苦。这些所求进到我们的婚丧嫁娶和吃喝拉撒睡中,我们就生不如死了。


       僧团里当然没有婚丧嫁娶这样的俗事需要去应酬,但最后有个死。


       功夫好的,事先打个电话给谁,说,喂,我下周二就要死啦,回见。功夫不好的,比如我,也许会跟洗衣房负责洗衣的人说,喂,某师啊,那件大褂周二一定要洗好啊,我要会一个重要的客人啊。


        然后又跟大寮做饭的说,下周二中午的面条少放点盐啊,我最近嗓子不好。然后又跟行堂的说,下周二的药石我只要半勺菜,半个花卷,小半个梨,千万不要打多了啊。可是,没想到,下周二一大早我这个笨蛋一口气没上来就挂了。


       想哭的就掉点眼泪,不想哭的就闭目数数息,想笑的就拱手欢送,祝他乘愿再来。不像世间,哭天抢地,捶胸顿足,满地打滚地号啕。


       在世间时,参加过很多葬礼,这边哭嚎完了,除了极亲的亲人继续悲伤以外,大多数亲友就去事先定好的饭馆暴饮暴食去了。


       婚礼也是一样。两个喜出望外的年轻人一边数红包一边接受祝福。冷眼一看,这两个没有任何生活经验和心灵训练的年轻人铁定是要离婚的,而且会闹得两个家庭鸡犬不宁,轻则破财免灾,重则家破人亡。这时候,违心去祝他们白头到老,怎么忍心,所以就不参加这样的婚礼了。但人家都会说,这个神经病,连别人的婚礼都不参加。


       出家了,这些事情全都不用搞了,想想都很幸福,都很爽,都很自由。有时候站在院子里远远眺望北京城,看那滚滚红尘里面的婚丧嫁娶,心想,从此我一个都不用去应酬啦。真的是太爽了。


       不过,不搞了不代表就没有人情了,出家了人情味更浓,但此人情味非彼人情味。汉字很了不起,搞了个“善”字出来,叫广结善缘,但不叫人情世故。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前面那个很好玩,后面那个极麻烦。


       以前发邮件,要去德尘居上网。晚上回见行堂,路上要走几分钟路,经常和几位法师、沙弥一起回来。大家会约好一起收坡、关电脑,为的是路上能交流交流,谈谈心什么的。


       时间长了,彼此都很亲密,什么心里话都说,有感情了。但肯定不是世间俗情。有一次,帮甲法师一个小忙,私心一起,说,帮你这个忙,可以,不过你将来成就了,一定要记得度我,不管我堕落到哪里,你都要千方百计地找到我,救度我。甲法师说,放心,不光救你,所有的众生我都救。


       有他这话,就比较踏实。我们是师兄弟,怎么他也得先救我吧。


       僧团的戒腊制度是一把好刀,随时提起来斩断不时冒出来的世俗常情,不管多晚,不管大家聊得多投机, 走到了见行堂门口,大家肯定会自动排序,四个人,乙法师第一个进,丁沙弥师第二个,丙沙弥师第三个,净人第四个。列队按顺序进门。


       虽然进僧团不久,但这个制度和习惯就像骨子里就有的一样。进了门,笑称,这四个人,是四个有序。转天,三个人进门,依然是按戒腊,进了门,笑称,今天是三个有序。两个人的时候,笑称,哈哈,今天是两个有序。有一天,就自己一个人,扑哧一乐,跟自己说,好啊,今天是一个有序。


【责任编辑:崔松梅】

标签:出家 广结善缘 交易 人情世故 戒腊制度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