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多元文化 > 宗教与科学 > 正文
禅修与觉性科学
来源:觉性科学 作者:陈履安 发表时间:2015-07-09 10:58:17
字号: [双击滚屏]
禅修是一套修心的方法,一套开发内心潜能、认识生命实相的方法,是落实儒家、道家、佛家三家思想的最直接的科学方法,是实践中华文化的根本。觉性科学是一门结合心智科学与禅修,帮助人达到身心健康快乐,开发智慧慈悲潜能,了解生命实相的科学。心智科学是向外研究物质来找寻生命的本质以及人类身心健康快乐的方法,而禅修是向内研究心性,透过以自己的身心做实验,亲身体验禅修境界以及许多心智科学的理论。我们中国人要在世界上得到尊重,我们一定要在生活中落实中华文化。我相信禅修是中国文化能对世界作出贡献、得到世界的尊重的关键方法。禅修的现代化、科学化、生活化,是在生活中实践中华文化的重要关键。
 

 

由于时间关系,在2014年1月19日的北京大学经济学院“创造中华文化新辉煌”论坛上,陈履安先生将演讲缩短了六七分钟,很多朋友们觉得意犹未尽,故提供以下原来的完整演讲稿。

 

1990年,我参加了一次禅七,是我生命最重要的转折点。

 

那一年,我53岁,正由“经济部部长”转任“国防部部长”。在两个工作中间,我有一个多星期的假期,我去参加了一次禅七,也就是连续七天的禅修,得到许多不可思议的经验,对禅修发生了浓厚的兴趣。

 

我当时就有直觉,禅修和宗教似乎没有什么关系,而是一套帮助人深入认识自己的生命和心性的科学方法,是中华文化儒道佛三家思想的精髓。

 

在那之前,我做过“国立大学校长”、“教育部副部长”、国民党副秘书长、“科技部部长”、“经济部部长”…看起来功成名就,但事实上,现在回头看,我那时的生命,只是任由世界和国家的大趋势推着向前走,可以说是在不知不觉中得到一般人认为的事业成就。

 

当时的生活极为忙碌,星期一到星期五是从早到晚的会议、公务和应酬;周末是更多的公务、应酬和偶然的打打高尔夫球。每天行程排得密密麻麻,从来没有时间好好想过,生从哪里来,死到哪里去?也很少好好想过,人生还有其他的可能性吗?

 

那短短的七天禅修,改变了我的人生。

 

各位也都四五十岁了,也都有一定的事业成就了,是应该想想这些问题的时候了。所以,今天和大家谈谈三个和禅修相关的主题。

 

第一个主题,「禅修是什么?」。我会先介绍我如何接受儒道佛三家思想和中华文化的教育,并且谈谈我25年来,潜心禅修,内心产生的最大的喜悦和悲伤是什么。

 

第二个主题,「觉性科学」。如何将中华文化的思想,落实在日常生活中,而不流于说教,不流于口头禅。我把落实的方法称为「觉性科学」,也就是结合心智科学和禅修,把禅修现代化、科学化、生活化。

 

第三个主题,怎么将「觉性科学」带入主流教育制度,成为大学正式的学分课程。

 

我希望将我们中国人的古老智慧,透过科学发扬光大,并且推广到全世界,真正的开始实现大同世界。

 

这是我一生想要完成的主要心愿。

 

我先简单谈谈我所接受的儒道佛三家思想和中华传统文化的学习。

 

我从小在一个儒家思想的环境中长大。家中挂的书画,很代表了我父亲一生的核心思想,大家可以看一看。

 

记得家中客厅悬挂的屏幅对联,一是拓印的八幅诸葛亮的「前出师表」。

 

还有出自于湖南长沙岳麓书院的「是非审之于己,毁誉听之于人,得失安之于数」;

 

汉朝董仲舒的「正其谊不谋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

 

「无取于人斯富,无求于人斯贵,无损于人斯寿」;

 

这些都代表着父亲的精神。印象中并没有人对我们解释字画的意思,但是60年前的情景,却深深的烙在心中,影响着我的为人处事。我想这些都是过去中国读书人家庭透过耳濡目染教育下一代的方法。

 

我在抗日战争年代中长大,父亲和周围的人,每天所谈都是民族大义,没有那一个人是在为自己的利益着想。我就是在那样的一个氛围中长大的。也养成了我凡事从国家民族的角度考虑问题的习惯。

 

从小就学习四维八德。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还有使我印象深刻的「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我到今天还记得,中学国文老师常用北宋张载四句告诉我们,一个中国读书人应有的抱负是:「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这也是我对在座各位的期许。

 

除了儒家思想,我很年轻就对道家和传统民间文化也很有兴趣,留学归国之后,我就投入学习,甚至拜师学艺。包括针灸、看相、算命、风水、太极拳、少林拳…

 

但最特别的是,1984年,我出任国家科学委员会主任委员,接触到气功,除了自己练习很有感觉之外,我组织了各领域的一流学者教授,启动心智科学、心灵能量、特异功能的研究,包括台湾大学李嗣涔校长和多位学者的科学研究。

 

我认为,这些中华文化中的古老学问和智慧,我们中国人应该认真投入研究,使之发扬光大。

 

佛家方面,我参加了很多次禅修之后,逐渐确认,禅修不是宗教,而是一套开发内心潜能,改变心性的科学方法。之后又发现我自己禅修的体验和觉受,西方学府都开始有了科学的解释。

 

之后20多年,我继续向数十位高僧活佛禅师学习,参加了近百次的禅修和各种法会。自己也时常在台湾、西藏、尼泊尔、美国的圣山圣地闭关,透过禅修,经验心性。

 

我们进入今天的第一个主题,什么是禅修呢?

 

简而言之,禅修是一套修心的方法,一套开发内心潜能、认识生命实相的方法。我归纳禅修的功能有三个层次。第一个层次,能使人身心平衡、和谐、健康快乐。第二个层次,能培养同理心、慈悲心、推己及人,能将中国儒道佛精神落实在生活中。第三个层次,能使人体悟生命和宇宙的实相。

 

我想很快地带大家禅修一下,体会什么是禅修,为什么要禅修。

 

(陈履安先生停了30秒钟不说话,全场一片寂静,然后问大家…)

 

刚才停了30秒,请问各位在想什么?有什么念头?

 

你们看得到念头是从那里来的吗?怎么出现的?你可以控制吗?还是念头是不由自主地跑出来的?

 

如果不能作主,念头是自己冒出来的。那你岂不是成了小孩子电动玩具中的人物?别人拿着遥控器,别人说某句话你就笑、说某一件事就生气、说另一件事就难过、没人说话时自己脑筋就自己转动着,不能自主。

 

如果连自己在想什么都不能完全自主?如何能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呢?

 

这就是为什么我说禅修是实践中华文化的根本方法。

 

再说一句,禅修不是什么?

 

我在这里请简单介绍三个最容易被误会的观念。第一,禅修不是使自己的念头停止,不是追求没有念头的状态。第二,禅修不是发呆,不是傻坐在那里,胡涂掉了。当然,也不是坐在那里胡思乱想。第三,禅修不是要产生很多境界。不是想要去看到过去、看到未来;不是想要去看到神神鬼鬼的事;也绝对不是想要得到各种神通能力。

 

我自己禅修20多年来,最大的喜悦,是在2008年,一次在美国的一个圣山中的闭关禅修,我体验到自己的心性。

 

从此,我内心确认了一件重要的事。那就是,禅修是落实儒家、道家、佛家三家思想的最直接的科学方法,也就是说,禅修是实践中华文化的根本。我知道自己未来的方向是推广禅修和「觉性科学」。

 

大家都知道,现在社会、国家、及至于全世界的许多问题,其根源都是人心问题。但是,如何用中华文化端正人心呢?该如何将文化带入每一个人的日常生活中呢?说教、读书固然重要,关键的方法是用科学的方法来禅修。

 

我相信禅修是中国文化能对世界作出贡献、得到世界的尊重的关键方法。

 

为什么禅修是落实三家思想精髓的方法呢?

 

先从儒家谈起。儒家思想的根本是要诚意、正心。意念就是我们的念头,念头来去飞快,大多又不受控制,如何去诚意呢?心又是什么?如何正心呢?一定需要有可以落实的方法才行。

 

所以需要透过禅修,先静下来,看得到自己的起心动念,然后才能慢慢诚意、正心。如果连自己起了什么心、动了什么念、在想什么都不清楚、也不能自己作主,那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就更谈不上了。

 

道家谈修身养性,而基本功课也是必须能够把心静下来。禅修是最好的方法。道可道,非常道。要体悟大道,更是需要禅修。用头脑去思考想象猜测,肯定是体悟不了大道的。

 

最后,佛家讲求明心见性,体悟心生万法,更是必须靠禅修。

 

也因此,我认为,以禅修修练自己的心,是实践儒道佛三家思想的根本方法。

 

确认了禅修对自己和人类的功能和好处,是我最大的喜悦。但是,在喜悦心中却浮起一阵悲伤,为什么这么重要的学问没有被推广呢?我发现有三个主要的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禅修这门学问被宗教化了,被误以为是宗教。

 

第二个原因,是这一门学问没有科学化,系统化;定义名相复杂难解、众说纷纭,莫衷一是。

 

第三个原因,是禅修流于师父带徒弟的古老学习方法,宗派又多,教学没有分工,谈不上效率,也容易落入误人的迷信。

 

因此,我决定把禅修的方法「现代化」、「科学化」、「生活化」。

 

而实际落实的方法,就是在大学中,开设正规的学分课程。我称之为「觉性科学」。学子有了一定程度的科学知识与禅修基础,再去请教禅师深造则更有效率,也不易出问题。

 

这就进入了今天的第二个主题,什么是觉性科学?

 

觉性科学是将中华文化的精髓与现代科学结合,也就是说:

 

觉性科学是一门结合心智科学与禅修,帮助人达到身心健康快乐,开发智慧慈悲潜能,了解生命实相的科学。

 

心智科学是一个八零年代才兴起的新的综合学门,包括现代物理学、大脑学、心理学、认知学、医学等等学门。英文称为Mind Science。“心智科学”是我当年在国科会时对这个新领域的命名。这个领域所用的研究方法和禅修刚好相辅相成。一个向外研究一个向内研究。

 

心智科学是向外研究物质来找寻生命的本质以及人类身心健康快乐的方法,而禅修是向内研究心性,透过以自己的身心做实验,亲身体验禅修境界以及许多心智科学的理论。

 

这两个领域,是在八零年代,由西方主流学府开始推动,结合研究。三十多年来,有很多重要的突破。在这里我只简单介绍两类研究课题。

 

第一类是和禅修有关的研究。给大家很快看一下几个比较有代表性的研究:

 

禅修与医学

 

哈佛大学Dr. Herbert Benson教授,研究禅修的功能:

 

•静坐者用氧少37%、心跳慢3下

•重复声音禅修(例如咒语)会帮人放松减轻压力

•修行拙火禅修者45分钟内可烘干冰冷的湿被

 

哈佛大学医学院。研究深入禅修者。

 

•能自由影响脉搏和血压、氧气少用64%

•心跳可快可慢、血压可高可低、可长时间不呼吸

 

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Dr. Mehmet Oz医师

 

•建议患者在接受心脏外科手术前,静坐一星期

•临床统计,生理活动变慢、失血较少、意外较少、复原较快

 

美国麻省医学中心Dr. Jon Kabat-Zinn医师

 

•禅修增加人体的免疫力

•禅修可减低重症痛苦

•己教导一万多名患者用禅修减少疼痛

 

时代杂志:禅修在欧美流行,多处开始设立禅修中心

 

•学校:减少躁动症、忧郁症...

•监狱:受刑犯回笼率减少20%...

•企业:增加创意、专注力、活力…

•医院:减缓长期病痛如艾滋病、癌症...

•每天静坐两次各20分钟,免疫力可增强20%,可节省医药费约每月200美元。

 

禅修与快乐

 

加州大学尔湾分校Dr. Roger Walsh教授

 

•禅修者可控制自身喜乐等情绪和心理状况

哈佛医学院Dr. Gregg Jacobs教授

•禅修者Theta波较多,会体到身心平静的喜乐

 

威斯康辛大学Dr. R. Davidson教授,以fMRI测量禅师六种状态

 

•勇敢、慈悲、虔敬、专注、观想、甚深禅定

•发现禅修会改变大脑结构和功能

•常禅修者左脑前额叶皮层较发达

•因此比较光明、有活力、放松、快乐

 

禅修与领导力

 

禅修对企业家的好处

 

•增加创造力、专注力

•减少错误和意外、知人善任

•身心健康、烦恼少、快乐

 

达沃斯论坛2014–四个相关的分论坛Mindfulness Meditation

 

•静止禅修是将心静下来的艺术,使人更平和、专注、真诚

•如何将“快乐”列入国家成长与进步的指标?

•在日趋复杂的社会,运用心理学新知,成为更有觉性和弹性的领导

•学习和经验静止禅修的益处

 

以上只是几百篇论文和报导的一小部分。大家可以看到,西方的主流学府,甚至达沃斯,都开始研究我们东方文化的精髓了,而且是与科技研究紧密连结的,甚至开始应用在生活和各行各业中了。

 

我再谈谈西方学府的第二类研究,是和现代物理学相关的。最近科学家发现,许多现代物理上的理论和禅修者亲身经验的境界是相似、甚至是相同的。

 

由于时间关系,我就只讲解其中的第一个吧。

 

接受过现代教育的人都知道,我们的眼睛只能看到一定的光波、我们的耳朵只能听到一定的声波,我们的身体有一定的密度…因此我们可以觉得自己是活在现在这个四度时空中。如果我们能够接收到的光波、声波不一样,则呈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另外一个世界。因此,我们可以知道,透过我们的感官认知的世界只是真实世界的局部。

 

而在禅修的状态中,我们不再受到我们的五官,眼耳鼻舌身的束缚,会经验到许多不同时空的世界。

 

古代没有这些科学名词,而是用梦幻泡影这类的名词来形容这种感觉。结果,后代没有亲身禅修经验的人,就把这些形容全都当成了是宗教观念。其实是古人用古代的名词,在形容现代物理学家所了解的世界观。由于是用古代名词形容禅修的状态,使得现代人易懂的科学概念,变成了复杂、难以理解的哲学观,甚至是成了玄学、神秘学,乃至形成了各种信仰和宗教。

 

这就是我前面所说的,禅修和修心被误以为是宗教,因此没有被推广和研究的原因之一。而过去20多年来,在西方主流学府的推动之下,突破了「心灵不属于科学研究」的禁忌。我在国科会刚开始接触到这些科学研究的时候,确实也很意外。但是,我直觉认为这是未来最为重要的科学领域,只是过去都流于宗教、民间信仰…而现在西方开始将之列入科学研究,是很大的突破。希望过去由于信仰不同、宗教不同所造成的各种战争、冲突、敌对,都能透过先进的科学研究而化解。

 

以下简列几个顶尖学中比较有突破性的研究。

 

•濒死经验研究:约翰霍普金斯等众多医学院

•意识可能存在于大脑之外:英国USH大学(于加州理工学院会议发表)

•催眠与前世治疗:耶鲁大学心理学系等

•轮回学:维京尼亚大学医学院

•禅修对大脑和身心的影响:哈佛医学院、威斯康辛大学

•手指识字、灵界沟通:台湾大学电机系

•心念能影响细胞生长率:“国家科学委员会”(台湾)

 

大家可以看到,这些都是一流的学府。他们开始本着科学探索真相的精神,以及严谨的科学研究方法,研究这许多我们自古就知道存在,但是不知道怎么做研究的主题。

 

其中您可以看到最后两个,是我当时在国家科学委员会所启动的许多项目的一部分。我一直希望我们尽早开始研究这些我们老祖宗传下来的古老智慧,而不是又由西方人先研究,再传回东方来。

 

今天的第三个大主题,是怎么把这门学问纳入正规的教育体系。

 

为何要进入正规教育体系呢?我认为,既然禅修是一门科学,就应该纳入教育体制。我们一定要设计教材、培训正规的老师和教授,不能落入古代学徒的学习方法。

 

火箭能升上太空,是系统化现代教育教学的结果。禅修和科学结合非常重要,必需要有理论、实验、应用兼备、要讲求统计、分析效果和效率。而且一定要一年级、二年级、三年级…有次第的学习,一步一步累积知识与经验。

 

我认为,一旦更多人具备基本知识和常识,则一般人不会落入宗教迷信,不会落入什么功、什么法的,更不会迷神迷鬼,被有心人利用。

 

过去针对这些主题,我曾经在全球各地及许多学府演讲,但是这是不够的,就像是火箭专家天天演讲火箭升空并不能训练出一批批的火箭工程师来一样。一定要有次第的开课。

 

因此,我决定从二月开始,在台湾科技大学,开设一系列的选修学分课程,称为「觉性科学」。分三个学期来授课,大家可以看一看:

 

第一学期的课程,主题是「身心健康快乐」。

 

第二学期的课程,就不只是自己身心健康快乐,而要「推己及人」,透过学习心智科学的理论以及更深入的禅修方法,开发自己内心的同理心,智慧、慈悲、潜能,能够有效率和智慧的帮助他人。更有能力处理、解决各种问题。

 

第三学期就更进一步了,主题是「平等博爱」。透过禅修,我们会对生命及宇宙实相有更深一层的了解,甚至经验到「人我一体」的感觉,生起真正平等的慈悲心,真正了解生命,有更广阔的心态处理各种生活中的问题。

 

这三学期的课程针对三类不同的人而言都能获益。

 

第一类是一般人。西方科学已经证明,禅修和静坐会帮助人得到内心平和、身心健康、幸福快乐...

 

第二类是对社会国家有责任感的人。禅修会帮助人升起慈悲和智慧,更有能力处理、解决各种问题。

 

第三类是想对人类和世界作出贡献的人。当一个人透过禅修,亲身体证到生命的实相之后,一定会升起平等心,真正了解生命,有更广阔的机会解决人类的问题。

 

最后,我再说几句我的心愿

 

我一直认为,我们中国人要在世界上得到尊重,我们一定要在生活中落实中华文化。

 

我相信禅修是中国文化能对世界作出贡献、得到世界的尊重的关键方法。

 

禅修的现代化、科学化、生活化,是在生活中实践中华文化的重要关键。

 

我不希望我们老祖宗留下来的文化宝藏,又是由西方发扬光大,再传回来我们中国。

 

「我的心愿」

 

当各行各业,都有临界数量的精英,

透过禅修和觉性科学,

经验到自心的觉性光明,开发出智慧和慈悲,

那时,

觉性科学将成为通识和常识,

人类社会将有飞跃性的进化;

真正的大同世界,会自然来临!

这将是中国人对人类作出的最大贡献!

 

谢谢大家!

 

陈履安先生简介

 

慈祥长者、禅修行者、公益家、政治家

 

禅修行者:二十五年禅修经验,并护持近百寺院与高僧活佛

 

陈履安先生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电机学士、美国纽约大学库兰特研究院数学博士。1988年任“国科会主任委员”期间,组织各领域一流学者教授,激活台湾各大学府对心智科学和心灵能量的科学研究。

 

之后潜心禅修,向数十位高僧活佛禅师求法学习,得到许多汉传和藏传珍贵的传承。多年在台湾、西藏、尼泊尔、美国圣山等圣地闭关禅修闭关,经验心性。好学不倦,对汉传佛法的禅宗、天台宗、净土宗、唯识宗都有相当的研究与心得。对于藏传佛法的加行、生起次第、圆满次第、大手印、大圆满等也都有认识与修行。

 

公益家:透过陈诚基金会,二十年支持近百个文化、教育、慈善等公益项目

 

1994年起,陈履安先生募集、捐助、带动近亿美元捐款,推展两岸、藏区、印度、尼泊尔,近百宗文化、教育、慈善等公益事业;重建及修复百余座两岸、藏区、尼泊尔、印度之寺院、佛学院、闭关中心;护持了数百位高僧、活佛、喇嘛、修行人等佛行事业。

 

十余年来至美国及大陆数十余次。足迹遍至大陆十余省分县市,深入民间,与农民、劳工、学生、专家学者、少数民族、台商、企业家、地方官员、中央领导会面与座谈。

 

政治家:政治、经济、外交、科技、国防、教育、安全等多方面实务经验

 

曾任第一届“总统直选候选人”、“监察院长(中纪委)”、“国防部长”、“经济部长”、“科技部长”、国民党副秘书长、国民党组织工作会主任、“教育部副部长”

 

陈履安先生协助蒋经国“总统”建立台湾成为四小龙之一,是台湾黄金时期(1970~1996年代)政治、经济、科技、外交、国防发展的重要推手。

 

自70年代末起即扮演: 1)制定长治久安策略; 2)处理政治及社会敏感问题; 3)临危授命成立及带领专安小组解决问题等三大角色。

 

是亚洲少数具有政治、经济、外交、国防、科技、教育、安全等多方面实务经验的政治家。

【责任编辑:流水】

标签:禅修 心智科学 觉性科学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