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多元文化 > > 正文
马延圣:用手中之刀传承佛教文化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王鑫 发表时间:2018-01-17 10:10:54
字号: [双击滚屏]
2016年,马延圣就雕版刊刻出了《观音三十化身像》,并在国内进行了巡回展出,在佛教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马延圣从2017年3月开始刊刻《法华经》,他准备花费10年时间完成。

 

马延圣正在刊刻佛经。

 

 观音化身像。

 

手写体《大悲咒》。
 

江北刻经处重现 副教授掌门

 

江北刻经处的创办人是清代扬州妙空法师,他41岁时在南京出家受戒。妙空法师非常痛惜明代创刻的佛家典籍“南藏”的许多经版被太平天国焚毁,于是发下宏愿重刻,并自号刻经僧。妙空法师在扬州江都砖桥创办江北刻经处,和金陵刻经处分工合作。后又在苏州、常熟、如皋等5处设立刻经处,以“江北刻经处”为首,总揽一切事项。清朝光绪年间,妙空法师病重垂危,嘱咐徒弟本贤等人,毋忘其刻经心愿。妙空圆寂后,由清梵法师鼎力相助,主持刻完这部600卷的大经。接着,又续刻了诸多大部经书。

 

近代,战火纷飞,江北刻经处也难逃劫难,毁于战火。好在很多版片都运往金陵刻经处,占金陵刻经处目前所藏经版的1/5左右。现在金陵刻经处刊印的般若部经书和《寒山诗》等的最后一页还可以看到江北刻经处的字样。江北刻经处和金陵刻经处最后又殊途同归。

 

当世间归于和平,当匠人重操刻刀,“江北刻经处”重现在扬州大地上。2014年,在扬州大明寺能修法师的大力支持下,鉴真学院雕版艺术副教授马延圣重现“江北刻经处”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这也为马延圣的雕版印刷技艺提供了最好的安身之所。

 

“在扬州乃至中国的雕版历史上,江北刻经处都是很有名的。大明寺恢复江北刻经处,就是对当年主要刊刻佛经的江北刻经处的一种传承。”能修法师说。

 

随着以扬州广陵古籍刻印社为主体申报的雕版印刷成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各地的雕版印刷行业发展迅速。然而,专门为寺庙刻经的,国内仅存南京金陵刻经处、四川德格印经院两处,且这两处均没有设在寺庙之内。大明寺设立江北刻经处之后,就成为了全国唯一现设刻经处的寺庙。

 

在江北刻经处内,已经陈设有多块新刻佛教内容的版片。有佛教的莲花座图案、《瑜珈师地论》等经书,特别是一块用金丝楠木刻成的《心经》,通体散发着幽香。这些全都出自马延圣之手。

 

马延圣回忆说,早在十几年前,自己就对雕版印刷很感兴趣。自从中国雕版印刷博物馆落户扬州后,他便经常在里面观摩,从看着学到试着练。马延圣几乎跑遍了国内所有生产雕版印刷产品的地方。北京荣宝斋、天津杨柳青、河南朱仙镇、苏州桃花坞、杭州十竹斋等地,每到一地,他都会学习当地雕版印刷产品的优点,和扬州本地的雕版印刷进行比较。他还先后到中央美院、清华美院等地,观摩大学课堂中的雕版印刷。

 

一开始,马延圣用于雕版印刷的工具,都是自制的。随着四处拜访名师,他的雕版印刷技艺也逐渐成熟起来。“其实,很多老艺人都是很愿意传授的,你只要愿意去学,他们都会教。”在扬州,马延圣就时常向雕版大师陈义时请教。“经常练习到深更半夜,第二天双手都拿不起筷子。有位大师说,我是他的弟子当中岁数最大的,学艺时已经30多岁,却是最刻苦的。”如今,马延圣雕刻的版片,已经颇具水准。

 

计划用时10年,单人刊刻《法华经》

 

2016年,马延圣就雕版刊刻出了《观音三十化身像》,并在国内进行了巡回展出,在佛教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马延圣从2017年3月开始刊刻《法华经》,他准备花费10年时间完成。

 

“应该说,从2014年江北刻经处复建之后,我就为此做准备了。主要是木材,因为要准备300块符合要求的木板,不是一日之功。”马延圣说,雕版印刷工艺,木板的选择是最为基础的。比较适用的木材有梨木、榉木等,而他为了刊刻《法华经》所准备的木材,就是在全国各地收集的榉木。“我托了很多朋友,帮我寻找木材,一有合适的,就买下来。”

 

这些木材买下来后,统一运输到上海一家木材加工厂,经过长时间的浸泡、蒸煮,去除木材中原有的糖分和杂质,最后制成5厘米厚的木板,用以雕刻。“以前的雕版版片比较薄,是因为工匠们在刻完一面后,会把上面的字迹刨掉,反复使用,留下来的版片就很薄了。现在的雕版印刷,使用传播价值已经削弱,更重要的是一种文化传承,因此,版片可以相对较厚,也更加便于保存。”

 

木板准备完毕后,还有对《法华经》的校对工作。马延圣收集了《法华经》的6六种不同译本,都是由东晋高僧鸠摩罗什翻译的。但是,在各个朝代的流传版本中有所出入。所以,马延圣在准备木材的3年时间内,也通读了6六种译本,并相互比较,校对出相对准确的一种译本。“在有些字词上,服从多数,如果有四五种译本都是一致的,那么就采用这种;如果是各执一词的,那么就进行上下文字的翻译和理解,选择最为恰当的一种。”

 

在佛教众多经典中,为什么选择《法华经》刊刻?马延圣说,《法华经》译文流畅、文字优美、譬喻生动、教义圆满,读诵此经是很多佛教徒的修持方法。“用现在的话来说,《法华经》是很接地气的经文,里面都是启人智慧的小故事。比如说,一个人落难去投靠朋友,朋友趁他不注意,在他的衣服里缝进一块珠宝。10年之后,这个人还是很穷,他的朋友很吃惊,说你的珠宝呢?这个人说,我一直都没有注意到啊。这个故事是想说明,每个人都有智慧,但是要懂得去挖掘,懂得去发现。”

 

“有人问马延圣,为什么不多请几位师傅一起刊刻,就像过去刊刻经书那样。马延圣说,“这对自己而言也是一种考验,我想磨炼锲而不舍的精神,一件事情做到底,这也是一种坚持。这也将是史上第一部由个人刊刻完成的《法华经》。”

 

从图像到文字,其实在雕版印刷中,对文字的要求更高。“图像主要是线条,稍微歪斜一点,外人也看不出来。但是文字不一样,大家都认识,稍微有些笔画刻得不到位,立刻就会被发现。所以,8万多字的《法华经》,每个字都不能含糊。”马延圣说。

 

等到刊刻结束,这也将是“江北刻经处版”的《法华经》。马延圣说,“在雕版印刷中,有些工艺如雕刻,是必须手工完成的。而在排版方面,可以使用电脑,字体全都使用正楷,让人容易看清楚。这也是这一版《法华经》的独特之处,具有明显的时代烙印。”但当刊刻了两个版后,马延圣发现电脑字体还是没有手写体有美感,于是还是决定重新用手写体刊刻。“既然决定花10年,那就争取做到尽善尽美吧。”

 

在中国,佛教文化和雕版印刷是密不可分的。佛教教义曾通过雕版印刷的方式广向民众,雕版印刷也曾因为佛教经文的传播而得以发扬光大。设在大明寺内的江北刻经处,现在将这两种文明融于一处。

 

在马延圣看来,刻书,就是刻心。窗外游人如织,人声鼎沸,他却能安之若素,平心静气,这就是一个修行的过程。他不是出家人,内心却也能升腾祥和明瑞。

 

拿起刻刀雕佛,放下刻刀念佛,窗外佛音萦绕,心中佛法庄严。一盏灯,一支香,一把刀,一块版,这是江北刻经处的所有,也是马延圣的精神乐土,灵魂家园。

(本文图片由马延圣提供)
 

【责任编辑:贤中】

标签:马延圣 江北刻经处 佛教文化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