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繁体中文

首页> 多元文化> >
印度佛教艺术展展现印度佛教轨迹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中国民族报 发表时间:2014-12-22 22:27:46
字号: [双击滚屏]
作为2014年度“中印友好交流年”的系列活动之一,由上海博物馆和加尔各答印度博物馆联合举办的“圣境印象:印度佛教艺术展”在上海博物馆开展。展出时间为2014年12月3日至2015年2月2日。这次展览是来自印度本土最大规模的一次佛教艺术展览,也是该展国际巡展的第一站,之后还将赴日本、韩国、新加坡进行巡展。


  佛立像 这尊立佛薄衣贴体,左手提承衣角,堪称笈多艺术的一件杰作。其右手施无畏印,护佑众生免于畏怯。佛陀僧衣透体,双目垂视,项上三道颈痕属“三十二相”之一,头顶螺发浓密,这些均是笈多时期鹿野苑风格的典型特征。项后头光饰有缠枝莲纹,雕刻精美,可惜大部分已缺佚。鹿野苑风格佛像的僧袍平滑无褶,与深襞重褶的马图拉风格大相径庭。此外,佛陀的蹼状手指也也是多艺术所特有的,属“三十二相”之一。


  佛陀降生 摩耶皇后手攀娑罗树枝,站姿婀娜、装饰华丽。佛陀由其肋下诞生,左右两侧分别是三面创造神梵天和四臂守护神毗湿奴。在皇后右侧,佛陀足踏五层莲台,象征其在出生后即能“七步生莲”的奇象。传说佛陀在迈行七步后曾昭告天下:“我生而誓愿开示众生,这是我的最后一次降世”。双手承布接生的天帝因陀罗居右,侍女居左。基座上坐有两名供养人。这件浮雕具备犍陀罗艺术的晚期风格,是表现佛传故事的一件上乘佳作。

 

      (本文图片由上海博物馆提供) 


  作为2014年度“中印友好交流年”的系列活动之一,由上海博物馆和加尔各答印度博物馆联合举办的“圣境印象:印度佛教艺术展”在上海博物馆开展。展出时间为2014年12月3日至2015年2月2日。这次展览是来自印度本土最大规模的一次佛教艺术展览,也是该展国际巡展的第一站,之后还将赴日本、韩国、新加坡进行巡展。


  展览所展出的91件/组文物,较为系统地反映了佛教在印度的缘起、演化和发展,以及佛教文化在其他国家、尤其是亚洲地区广泛传播的过程。展览包括“佛陀传略”、“薪火相传”、“梵天诸神”和“佛法东渐”四大部分,展品以佛本生故事和佛传故事题材为主要内容,是用象征和具象手法表现佛陀与诸神形象的雕塑、漆器、银器、贝叶经和微型佛画,时代自公元前2世纪的巽伽王朝至公元19世纪。这批从馆藏中精选的艺术珍品种类齐全、造型多样、工艺精湛、时代跨度大,系统地反映了印度佛教文化在各个历史时期的发展沿革。上海博物馆雕塑方面专家李柏华介绍,此次展览最值得关注的是众多以佛本生故事和佛传故事为题材的雕塑作品,如雕塑“佛陀降生”讲述的是佛陀由摩耶王后肋下诞生的故事。


  来自巴尔胡特、马图拉、鹿野苑、那烂陀寺等早期佛教重地的代表性雕塑中,来自马图拉的“柯梨蒂与般支迦”浮雕是一件贵霜时期的代表作。同为贵霜时期代表作的还有一件长幅式浮雕“初转法轮像”。浮雕中的佛陀结跏趺坐,台座的法轮柱下方一对卧鹿背向而坐,表明该事件的发生地为鹿野苑。来自鹿野苑的“佛传故事”浮雕则在一件作品上同时表现了佛陀自降生至入灭的五大事件,分幕式构图体现出笈多艺术的睿智巧思,彰显出被誉为印度文化“古典时代”或“黄金时代”的笈多时期的艺术特色。


  除了风格迥异、材质有别的精美雕刻之外,展览还特别呈现了一套《般若波罗蜜多八千颂》共计10件贝叶经插页。另外,观众还可以通过观赏其他展品了解逾城出家、哑躄本生、须大拿本生、驯服狂象奈拉吉里、舍卫城神变等众多佛传与佛本生故事或传说的详细内容,并有机会观摩欣赏到诃利帝、半支迦、宝藏神、金刚萨埵、度母、摩利支、尊胜佛母、般若佛母等栩栩如生的众神形象。


  为配合展览,上海博物馆和加尔各答印度博物馆合作编辑出版了一本印刷精美的中英双语展览图录《圣境印象:印度佛教艺术展》,观众可借助图录了解所有展品的详细资料。


  佛教艺术是佛教文化在各个历史发展阶段的重要表现形式,忠实地反映了整个印度佛教的发展历程。据印度文化部博物馆司司长迪帕克·阿希什·卡尔介绍,印度的佛教艺术约起源于公元前5世纪,主要分为两大阶段。从公元前5世纪到公元前1世纪,印度的佛教艺术采用象征性手法来表现佛陀,比如足印、菩提树、佛座、法轮等就代表了佛陀的形象和存在;到了公元1世纪以后,印度佛教发生巨大变化,人们开始热衷于祭拜佛陀的身骨遗物和其他象征符号,以人形形象来表现佛陀的艺术作品开始出现。印度佛教艺术主要有三大风格,公元1世纪时,犍陀罗和马图拉这两大佛教艺术流派兴盛。约在公元5世纪至公元6世纪,笈多王朝又将犍陀罗和马图拉两种风格糅合,创造了印度佛教艺术的笈多风格。


  “我个人非常喜欢犍陀罗艺术风格,首先犍陀罗艺术风格受到罗马风格的影响,佛像发饰、衣着、装饰、花型有非常鲜明的希腊时期的艺术特色。其次是犍陀罗艺术在历史上之所以非常重要,那是因为从犍陀罗之后,整个佛陀的形象出现了一个人形的表现形式。正因为有最初的佛陀形象的出现,之后才会不断地向笈多式或者是马图拉式的演绎,所以犍陀罗样式在我们印度佛教艺术历史上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流派。”迪帕克·阿希什·卡尔说。  


   (本报综合报道)

 

【责任编辑:流水】

标签:印度佛教艺术展 印度佛教轨迹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