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多元文化 > > 正文
书院教育之山长与堂长负责制
来源: 海淀敬德书院 作者:邓洪波 发表时间:2018-05-04 15:10:46
字号: [双击滚屏]
山长负责制是一种确立山长为书院领导核心地位的管理模式。官府主持的大中型书院,职事较多,如号为天下四大书院之首的岳麓书院,在宋代就有山长、副山长、堂长、讲书、讲书执事、司录、斋长等,而建康府(今江苏南京)明道书院则是宋代管理组织最庞大最完善的书院。它设有山长、堂长、提举官、堂录、讲书、堂宾、直学、讲宾、钱粮官、司计、掌书、掌仪、掌祠、斋长、医谕等共15种职位,构成一个庞大的组织管理体系。


       南宋是书院管理体制形成并得以确立的重要时期,南宋理学家和书院结为一体,赋予书院更多的学术教育理念,使书院承担起研究学术、发展教育、推行教化的重任,其管理亦借鉴官方学校、禅林精舍、道家清规,形成各种制度。


       诚如朱熹所称“近世于学有规”,制度化管理成为一种普遍现象,以吕祖谦乾道年间为丽泽书院制定的《规约》、朱熹的《白鹿洞书院揭示》、陈文蔚的《双溪书院揭示》、徐元杰的《延平郡学及书院诸学榜》,以及《明道书院规程》等为代表,书院完成并确定了自己的管理体系。


        这个体系具有比较严密、分工明确、便于操作的特点,其内容大体上包括五个方面:


        一是以山长负责制、堂长负责制为代表的管理体制及与之配套的组织系统,它从组织上保证书院的管理有序有效地进行。


        二是师资管理,主要是山长的遴选,或重学行,或重科举出身,从制度上提出资格的要求,确保书院的学术研究及教学水平能够达到一定的标准。


        三是生徒管理,入院肄业要经过考试且有名额的限制,学业德行各有要求,言行举止皆有尺度,建立了考勤、奖惩制度。


        四是教学管理,山长授课依课程定期进行,有授讲、签讲、覆讲等方式方法,生徒学习按早上、早饭后、午后、晚上四节,各定功课,形成“日习常式”,每月定期考试。


    五是经费管理,经费的筹措,常年开支的分配,各有定规,它从经济上保障书院的正常运行。


        兹择要介绍山长负责制、堂长负责制、师资管理、学生管理、教学管理情况如下,以见书院管理体制之大要。


    山长与堂长负责制


        山长负责制是一种确立山长为书院领导核心地位的管理模式。其组织构成,家族乡村小型书院,比较简单,如宋代盱山书院,山长之外,有堂长、学长、斋长诸职“相与励翼之”,其最简者可以就是山长一人。官府主持的大中型书院,职事较多,如号为天下四大书院之首的岳麓书院,在宋代就有山长、副山长、堂长、讲书、讲书执事、司录、斋长等,而建康府(今江苏南京)明道书院则是宋代管理组织最庞大最完善的书院。它设有山长、堂长、提举官、堂录、讲书、堂宾、直学、讲宾、钱粮官、司计、掌书、掌仪、掌祠、斋长、医谕等共15种职位,构成一个庞大的组织管理体系。其中,前四位居书院的重要地位,各设有专门的办公场所,分别叫做“山长位”、“堂长位”、“堂录位”、“讲书位”,另有“职事位”二处,居处其他9种职事。山长位高权重,主持教务,取舍诸生,是书院的核心,每月三次课试及逢一、三、六、八日讲课时到院,堂长为其副手,住院掌理日常院务。其他各职各有责守,分工明确,协助山长、堂长维持书院正常的教学、研究、祭祀、图书、经费等各项管理,甚至院中师生的身体状况亦有“医谕”来作保障。


        山长负责制在不同的时期不同的书院又有不同的表现形式。如潮州韩山书院,设置依仿白鹿洞,有“洞主,郡守为之。山长,郡博士为之。职事则堂长、司计各一员,斋长四员”。这是洞主领导下的山长负责制。非常明显,洞主即郡守,是一级地方行政长官,也就是说,韩山书院的山长要向地方政府负责。沿此成习,后世官府书院多采此种管理模式。


        堂长负责制,是南宋特有的现象。当时,书院、书堂混用,有些书院设置堂长以行山长职能。如九江濂溪书院,“招致名儒以为堂长,诸县举秀民以为生员,仍至田租以瞻之”。金溪县槐堂书院,叶梦得《槐堂书院记》称,“李子愿为堂长以主教事,职事生员各立定数,因其岁之所收而差次其廪给”。但这不是一种普遍的现象,一般而言,堂长位次居山长之下,如前述建康明道书院之类,其责在“纪纲庶事,表率生徒”。元明以后,堂长地位下降,变为学生首领,负责考勤、课堂记录、搜集疑难等。


        除此之外,书院还有一些特殊的管理模式值得介绍。如几院联合,形成等级有别而又通为一体的形式。最典型的例证是宋代的“潭州三学”。“三学”由潭州州学、湘西书院、岳麓书院构成,州学生月试积分高等升湘西书院,又月试高等升岳麓书院,其事载《宋史》和《岳麓书院志》,已为大家所熟知。再一例是宋代江西象山书院、白鹿洞书院和番江书堂的联合体,其事见袁甫《番江书堂记》,书堂生徒“有立”,则分送两书院肄业,是番江实则是白鹿、象山之基阶,三院一体构成事实上的分级管理模式。

【责任编辑:流水】

标签:书院教育 山长 堂长 负责制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