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多元文化 > > 正文
孔子思想——世界文明的东方原点
来源:《党建》杂志 作者:刘汉俊 发表时间:2016-09-28 09:44:20
字号: [双击滚屏]
中华文明正是因为它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对世界发展的贡献而成为世界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个时期就确定了自己在人类文明史上的地位,2000多年来从未中断,而且这个地位是由孔子确立的。所以说,孔子是中国的慧根、人类的福根,他圈点了中华文明的共有圆心,也确立了世界文明的东方原点,孔子与西方先哲一道,撑起了人类思想的天空。因此说,是历史造就了孔子,是现实成就了孔子,以孔子思想为代表的东方文明开始发出光芒,辉映了人类历史的天空。

 

中宣部党建杂志社长、总编辑 刘汉俊

 

孔子是儒家文化的创始人,孔子思想影响了中国社会几千余年的发展。时至今日,孔子思想仍然渗透在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深刻地影响着社会结构和经济发展。中宣部《党建》杂志社社长刘汉俊先生在首届孔学堂·国学图书博览会活动中作了《孔子思想——世界文明的东方原点》讲座,畅谈了孔子思想对儒家文化的贡献和世界的影响。他认为,“孔子思想是一种有血性、有担当、有情怀、有忧思、有创新的思想,是儒家文化的源头和核心,是世界文明的东方原点。”

 

一、孔子思想为什么是世界文明的东方原点?

 

北宋大书法家米芾说:“孔子之前,既无孔子;孔子之后,更无孔子”。南宋理学家朱熹说:“天不生仲尼,万古如长夜”。这两句话,说出了孔子在人类史上空前绝后、无可替代的地位。

 

孔子生活在2560多年前的春秋战国时期,这是中国古代社会动荡最剧烈、变革最激烈、矛盾最复杂的500多年,是奴隶社会向封建社会过度期,是古代中国进入封建社会的第一个阵痛期。奴隶社会寿终正寝,奴隶阶级觉醒反抗,奴隶主挣扎反扑,封建诸侯抢占地盘,天下可谓风云激荡、无一安宁。大动荡造成大分化,大变革推动大发展,大破坏带来大重组,似乎有一只巨大的手,在支配着天下的风云变局,这只手的名字,叫战争。分分合合,生生灭灭,合纵连横,弱肉强食,全部靠战争来完成。无论是春秋时期的争霸战,还是战国时期的争雄战,本质上都是以土地为目的的统一战争和以统一为目的的土地战争,其结果是,由分裂走向统一,从奴隶制走向封建制,由分封制走向中央集权制。天下几百个国家,打到最后只剩下春秋时期的五霸、战国时期的七雄。最后,“六王毕,四海一”,秦国一统天下。据《春秋》记载,从鲁隐公元年到鲁哀公十四年的242年间,大大小小的战争达483次。战争造成的破坏主要有两个:一是对经济社会的打击。中国自春秋时期进入铁器时代,铁器应用于牛耕技术,私田制开始替代井田制,但战乱使这一进程缓慢而艰难;二是对文化的摧残。“礼崩乐坏”指的就是价值观被破坏。战争是经济的天敌,安定是文化的产床,试想,一个战乱频仍、灾难连连的社会,能形成稳定的生活圈和文化圈吗?能有一致的价值取向和意识形态吗?旧有的被摧毁、新生的没建构,“天下大乱”是必然的。但是,战争带来重组,动荡产生变局,混沌酝酿思想。在这样的情形下,必然要有思想家东奔西走、登高一呼,于是形形色色的政治主张应运而生,一时间思潮涌动、风云激荡、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春秋战国时期还有一个特点,就是贵族的官学衰弛、私学兴盛、杏坛遍地,它给了政治观点、学术思想以讲坛、平台、渠道,于是儒家、道家、墨家、法家、名家、阴阳家、纵横家、杂家、农家、小说家、兵家、医家等竞相登台,老子、孔子、孟子、庄子、荀子、孙子、墨子等各竖一帜,很多人在周游列国、四处游说。这其中,对治国理政有深刻体会,对民生有深刻体察,对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自我三大矛盾关系有深刻体悟的孔子的出现,以及孔子学说的形成,成为中国历史的必然、中华文明的必然。

 

鲁国是春秋时期保留周礼最好的国家,素有“周礼尽在鲁也”“鲁,王礼也,天下传之久矣”之美誉,鼓吹用周礼整饬社会的学说一定会诞生在礼仪之邦。鲁国虽小,但手工业比较发达,“三分公室”“四分公室”等土地改革,废除了奴隶制下的井田制,实行无论公田还是私田一律收税(丘赋)的政策,比楚国早40多年,比郑国早50多年,比秦国早一二百年,是改革的先行者。一个完全凋敝、封闭、落后的环境,是很难产生任何学说、思想的。鲁国的改革实践为孔子思想提供了现实土壤。

 

从世界文明史的角度看,公元前400年前后,是人类的一次智慧大爆炸时期,东西方涌现出一大批伟大的思想家、哲学家。与孔子(公元前551年—前479年)生活在几乎同一时代的伟大思想家,还有古希腊的先哲苏格拉底、苏格拉底的学生柏拉图、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孔子比苏格拉底年长82岁,这意味着,中国的孔子以领先西方思想源头“古希腊三贤”的脚步,接举了人类文明的圣火;除此之外,还有以色列的犹太教先知、古印度的佛祖释迦牟尼、古波斯的先知等也都诞生在这期间。基督教的前身《旧约圣经》诞生大约也是在公元前400—500年期间。可以想像,在那段岁月,人类思想的天空,同时绽放那么绚丽的光华,世界文明该是怎样的文化盛景!因此这一时期被称为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智慧先驱、哲学先贤、思想巨擘和他们所带动的东西方文明,是在各自独立的空间和封闭的环境下形成的。那时的中国,不知道天下还有个希腊,不知道还有个欧洲,甚至不知道有个邻居叫印度,这是一件匪夷所思的事。

 

人类社会在发展,但人类文明不一定更进步,西方现在有思想家能超过古希腊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吗?柏拉图之后,一切思想家都不过是在给他作注解罢了;有思想家能超越中国的孔子吗?他是人类史上的唯一。

 

中华文明正是因为它对人类文明的贡献、对世界发展的贡献而成为世界文明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个时期就确定了自己在人类文明史上的地位,2000多年来从未中断,而且这个地位是由孔子确立的。所以说,孔子是中国的慧根、人类的福根,他圈点了中华文明的共有圆心,也确立了世界文明的东方原点,孔子与西方先哲一道,撑起了人类思想的天空。因此说,是历史造就了孔子,是现实成就了孔子,以孔子思想为代表的东方文明开始发出光芒,辉映了人类历史的天空。

 

二、孔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认识孔子,能帮助我们认识孔子思想。

 

孔子是一个理想坚定忠于使命的人。孔子当过鲁国的司空、大司寇,辅佐过多国君主,发表自己的政治主张。他居庙堂则爱其民,处荒野则忧其君,事君能尽职尽责,爱民则尽心尽力,表现出优秀的政治品格、高尚的家国情怀和积极的文化担当。孔子一生命运坎坷,幼年亡父、少年丧母,晚年失妻丧子,生活清贫,颠沛流离。既受过座上宾的礼遇,也有过丧家犬的狼狈,吃闭门羹、受冤枉气、被误抓错打、遭非议诽谤,被撵得到处跑、骂得满心伤;君王的将信将疑、半用半弃、若即若离让他尴尬;同僚的排挤、陷害、嫉妒让他郁闷。但是,孔子独守心中的理想与高贵,如日月经天,前行不止。已是68岁老人的孔子,结束长达14年的流浪生活回到鲁国,想辅佐鲁国国君,受尊而不被重用。即便是这样,孔子以古稀之年转向研读整理上古经典,“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手不释卷,连编系竹简的牛皮绳都断了好多回。这是一位意志多么坚强、多么可敬可爱的老人!

 

孔子是一个人格高贵道德完美的人。思想的圣洁源自灵魂的高洁,理论的力量基于道德的力量。一个没有人格高度的人是不会有精神魅力的。孔子是一个高贵的人,也是一个朴素的人,主张做人讲诚信,他尊重劳动,崇尚勤俭,反对淫逸,主张克勤于政、克俭于家。他确立自重、自律、自警、自强的君子品格,为天下君子标出了道义的制高点和欲望的底线。他欣赏“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而不改其乐的人生境界,宁受劳顿之苦,也决不苟且偷生;想为社会做贡献,但决不攀龙附凤、摧眉折腰。司马迁发出“高山仰止……可谓至圣”的千古一叹,是对孔子圣洁灵魂的赞叹。

 

孔子是一个追求真理勇于创新的人。春秋乱世,注定要诞生英雄人物。谁能够发现人类的发展规律谁就能成为伟大的思想家,谁能够把握社会的运动规律谁就能成为伟大的政治家。他善于学习勇于实践,向贤达学习,也向基层学习,周游四方的经历就是深入实际、贴近生活、走进民众的过程,他不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夫子”,“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呆子”,他是天下人的老师,更是天下人的学生。从真经中发现真理,在理论中构建理想,主张“重人事、轻鬼神”,这在君权神授的春秋时期是需要勇气的。孔子的“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的观点,是运动的观点、发展的思维、创新的理念和科学的观念。孔子重实践、讲习行,重实干、不空谈,走出了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知行合一的成长之路。

 

孔子就是一个这样的人。人格的高度,决定了思想的高度。

 

三、孔子思想导致了中国社会的集体性精神懦弱吗?

 

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使我们学会了更加深刻的反思,尤其是深刻地认识到了中国共产党在抗战中的中流砥柱作用,这不是一句空话。譬如,抗战期间,中国为什么会出现那么多的投降行为和汉奸现象?很多人对这一问题疑惑不解。“汉奸”一词,始于汉朝,第一个汉奸叫中行说,汉文帝时的一名宫廷太监,因被派遣陪送公主到匈奴和亲,因而对汉王朝怀恨在心,投靠了匈奴,经常帮匈奴袭击汉朝,还发明了用动物尸体做细菌战对付汉军,成为单于的重要谋臣,是大汉民族第一个奸贼,是大汉王朝的心腹之患,所以叫汉奸。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许多民众争先恐后向侵略者提供食物。1860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1900年八国联军攻打北京城,满大街汉奸。1931年九一八事变,日本关东军仅1.9万人,而国民党东北军19万人;1932年3月,在日本人扶持下伪满洲国成立,末代皇帝溥仪成为近代中国第一个汉奸政权;1937年七七事变,日本驻华北军队仅8400人,而国民党宋哲元军长的第29军有10万兵力!宋哲元身边有个参谋叫周思静,是被日军收买的汉奸,正是他向日本人提供了南苑守军撤退的情报,并告知赵登禹的行动情况,导致日军在附近的天罗庄设下天罗地网,致使一代百战名将赵登禹、佟麟阁战死;1938年12月,国民党二号人物、副总裁汪精卫从重庆逃到越南,发表“艳电”,公开叛国投敌、认贼作父,并于1940年3月在日本人扶持下成为“国民政府”,成为汉奸。令人不耻的现象还有很多,如敌战区成立了不少半官半民的组织机构,竞相认贼作父,伪政权的高官聚会,比谁先投靠日本人来论资排辈分座次,连周佛海都感叹“中国人真没出息”,结果他自己也成了大汉奸。七七事变之后的8年间,帮助日本人打中国人的中国人超过210多万,超过日军总数,成为全世界仅有的怪相。南京保卫战,一到晚上就实行宵禁,但一些汉奸用火把、手电筒引导日本人飞机轰炸国民党守军的弹药库;日本兵进城,许多汉奸帮着把换了便装躲在百姓中的士兵指认出来让日本人杀死。

 

这是中华民族历史上不光彩的一页。我们不渲染它,但要反思它,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现象?

 

有人说中华传统文化有先天不足,儒家思想是懦弱哲学,孔子主张的礼教思想束缚了人的精神,阉割了中国文化的刚性、血性、天性、雄性、个性,培养了中国人的奴性、惰性、犬性、劣性,归罪于孔子思想和儒家思想。现在互联网上、微信上这类观点很多。

 

这些观点对吗?我认为不对!孔子思想中彰显的恰恰是刚健精神而不是懦弱文化。

 

孔子生活的春秋战国时期,崇文宣武的风尚正浓,吟诵咏叹、弄枪舞剑者众,骚客遍地,武士满街。人人剑胆琴心,个个儒风侠骨,人人拳不离手,个个剑不离身,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一言不合、拔刀相见,“个个都是蛮拼的”,强悍好斗、舍生取义成为时尚,涌现了悲壮高吟“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荆轲,慷慨长啸誓死不降汉的田横和他的五百士等许多著名的侠客、刺客、义士、壮士。“杀身成仁”“士为知己者死”“士可杀不可辱”成为儒仕剑客们的人生信条和座佑铭。这种风气和文化也必然影响到孔子。

 

事实上的孔子也是豪情万丈之人,剑不离身、擅长射驭,短跑速度极快,追得上郊外的野兔,并非四体不勤之人。孔子周游列国14年,颠沛流离,屡遭厄运,即使在匡城被当作坏人围攻,他也镇定自若,一边高歌抚琴,一边高声咏叹:“临大难而不惧者,圣人之勇也”,这就是成语“临危不惧”的由来。孔子一生不屈就权贵、不惧怕黑恶、不留恋尊优,有不可夺之志。回到鲁国受尊重但不被重用,孔子仍然不气馁,埋头整理上古经典,接连丧妻、丧子、痛失爱徒也不消沉,直到去世前七天还在高呼“泰山坏乎!梁柱摧乎!哲人萎乎!”被尊称为“天下文官祖,历代帝王师”的孔子在生命最后一刻的一声长叹,表达了壮志未酬的遗憾、斗志不泯的雄心、追求真理的精神、死不瞑目的抗争。这样的孔子是一个教人不担当、不作为,贪生怕死、不敢反抗命运的人吗?

 

孟子说,“如欲平治天下,当今之世,舍我其谁也”,北宋大儒张载提出,“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体现了儒家们志在天下的担当精神;中国古代史上改造自然的奋斗精神、忧国忧民的爱国精神、英勇无畏的牺牲精神、天人相交的和谐精神、万众一心的团结精神、格物致知的科学精神、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的创新精神,都说明了儒家精神的刚健有力与奋发有为。这正是典型的中国性格,这正是中华民族的精神基因和文化血性!

 

四大古代文明史中,古罗马占领过古希腊,马其顿征服过古希腊,但古希腊用文化征服了整个西方世界,今天的西方世界都在爱琴海中的克里特岛上寻找自己文明的泉眼,但古希腊文明不复存在。两河流域的古巴比伦王国,先后被亚述人、迦勒底人、米底人占领,古巴比伦文明在战火硝烟中消逝。尼罗河流域的古埃及帝国,先被波斯人、希腊—马其顿人、罗马人、阿拉伯人等外族入侵,后被阿拉伯文化同化,最终皈依了伊斯兰教,不复存在。恒河流域的古印度帝国,先是被穆斯林征服,信奉伊斯兰教,后来成为印度教、佛教、基督教、犹太教、伊斯兰教、琐罗亚斯德教、锡克教、耆那教等多种宗教的聚居地,再后来又长期沦为英国殖民地,古印度文明逐渐淡出。这是古代三大文明的最终命运。唯有中华文明不曾失落,以坚韧刚健而传之久远。一个能够把悲歌当壮歌、把伤口描成花朵、把头颅并列成长城的民族没有血性吗?

 

中国古代朝代更替,往往是在刀光剑影、血雨腥风中进行的,但每一个朝代有自己的英雄。宋朝状元宰相文天祥,力主抗元,兵败被俘,服毒自杀未果,面对元将的劝降,他留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的诗句以明志;元世祖忽必烈想用儒家思想来统治汉人,需要起用一个有威望、有能力的宋臣,于是派宋朝降将劝文天祥投靠元朝,被文天祥一一痛斥;忽必烈又请出已投降的“先皇”宋恭帝赵显来劝降,当文天祥看到8岁的“先皇”来到,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昔日互为君臣,今日同为囚徒,悲痛难忍,长哭不起,只说了四个字“圣驾请回”,依然不降。忽必烈还不死心,把文天祥关在狭窄的土牢里达3年多,牢里充满水气、土气、日气、火气、米气、人气、秽气等“七气”,窒息难闻,但文天祥作《正气歌》,以自己的一身“正气”压住这些邪气。死乞百赖的忽必烈甚至还想出一毒招,逼文天祥的女儿柳娘给父亲写信,得知妻子和两个女儿已经被贬做宫女,文天祥接信心如刀绞,“泪下哽咽哽咽”,但仍不失节。最后忽必烈亲自出场劝降,许以高官厚禄,但文天祥不为所动,说“我是南宋的宰相,国家没有了,我只求一死”。临刑时,文天祥问清哪是南方后,向南跪拜,引颈就刑。他死后,人们从他的衣带里发现他写的绝笔书:“孔曰成仁,孟曰取义,唯其义尽,所以仁至。读圣贤书,所学何事?而今而后,庶几无愧。”文天祥的英雄壮举,源自孔孟之道,体现了儒家思想中抗争不屈的精神,是典型铁血男儿!2000多年来,像这样饱受儒家思想教育浸染的英雄豪杰不计其数!

 

古今中外任何一个朝代、民族、国家都有意志不坚定者,把奴性、惰性、犬性归罪于儒家思想,追究于孔子,则是偏颇之举、偏激之见。忍辱负重不是唾面自干,胯下之辱不是甘受欺凌,卧薪尝胆不是自暴自弃。我们也不否认,中国文化现象中也存在人性共同的弱点、人类共有的劣性,但以此全盘否定中华传统文化的主流与本质,是历史虚无主义的表现,如果以此全面抹黑中国文化,则不是敌人就是汉奸!

 

因此我想说的是,儒家思想恰恰是中华文化的一根筋骨、是中华民族的一根脊梁!入世有为、经天纬地、厚德载物、自强不息,凝成儒家思想中的君子品格,塑成中华民族的性格,像凛凛丰碑挺立在历史的浩荡长风中。

 

回到这个问题的开始。整个抗战期间,投降日军的国民党将领58人,成建制地投敌的国民党军队近60万人,投降日本的国民党中央委员20多人,而中国共产党没有一个高级将领或中央委员叛变投敌,也没有一个成建制的营、连当伪军。中国共产党主张全国军民团结抗敌,连蒋介石都不得不感叹“共产党是从来不投降的”。正像毛泽东所说,“这个军队具有一往无前的精神,它要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屈服,不论在任何艰难困苦的场合,只要还有一个人,这个人就要继续战斗下去。”东北抗日联军杨靖宇被汉奸出卖而壮烈牺牲,他当时对这个汉奸说:“老乡,我们中国都投降了,还有中国吗”这一拷问,振聋发聩啊!这就是中国共产党人的觉悟、中华民族的血性!当然国民党军队中也涌现出不少有血性的抗日民族英雄,从他们的事迹和遗物遗言中,我们深受感动。有意思的是,国共两党两军许多高级将领都受过孔孟之道子曰学的熏陶,上前线时兜里都揣着儒家经典名言,不少人互为同乡、同窗、同门、战友、朋友、兄弟,但共产党人的抗争精神显得更无畏、更勇敢、更彻底,原因就在于他们的信仰不同、主义不同、道路不同。共产党人没有自己的私利,却有着更加坚定的理想信念、明确的政治主张、敢于为人民而奋斗牺牲的精神,这是以“大道”伐“无道”、以“得道”胜“失道”。这就叫做中流砥柱!所以说,只有政治的坚定,才有意志的顽强和精神的坚强;只有代表人民的政府、政权、政党爱国,才有全体民众的爱国。共产党人继承和发扬了自强不息、刚健有力的传统精神,保持了中华民族的血性和刚性,是真正的中流砥柱!

 

综上所述,中华民族的血脉里,就没有懦弱的基因!

 

四、儒家思想导致了中华文化的封闭性吗?

 

反思近代史,中国经历过闭关锁国的时期,对近代工业文明有过茫然,对异域文明有过恐惧,沉醉过世外桃源,陶醉过做井底之蛙,结果被列强的坚船利炮打得血肉横飞。封闭必然落后,落后必然挨打,这是人类的丛林法则。

 

是儒家思想封闭了中华文化吗?(略)

 

不可否认,明清两代颁布过禁海令,要求“寸板不得下海”。即使近代以来关了上百年门儿,对历史悠久的中国来说,也只是打了一个儿小盹。因此,不能说中国文化是封闭的,更不能说是儒家思想导致了这种封闭。

 

五、儒家思想在当今中国有现实价值吗?

 

当今社会的特点。(略)

 

所以说,今天我们党又一次面临“赶考”。

 

官风引领党风,党风带动政风,政风影响行风,行风波及社风,社风造就民风。民风的形成需要日积月累久久为功,但对它的破坏却在一夜之间。

 

那么,面对以上五个方面的情形,中华传统文化能有什么作为?

 

用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来凝聚人心。中国历史上发生过无数次革命,但总体上中国传统文化的核心价值观从未发生质变和位移,中国文化就像在做等幅振动,上下波动,一路前行,但万变不离其宗,这个宗,就是核心价值观,是儒家思想的主体。

 

培育、弘扬、践行核心价值观,实际上就是北宋大儒张载提出的“为天地立心”。这个“心”在今天有三层含义:国家之心、社会之心、万众之心。(略)

 

中国梦靠什么来实现?四个支撑:中国道路、中国战略、中国精神、中国力量。(略)

 

综上所述,要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必须凝聚党心、民心,必须积聚起全体中华儿女的智慧和力量,而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则是集结号。

 

回顾世界文明史,每一次文明的进步都是以文化的复兴为前提的,而每一次复兴都是以回顾源头、回归经典为指向的,如欧洲文艺复兴就是从古希腊文明的圣火中点燃了照亮西方的火把,中国宋明理学等在遭遇印度佛教冲击的时候,也是从回归先秦时期的孔孟思想中找到了生机。当今这个蔚蓝色的地球正面临血雨腥风,在自身制造的冲突、混乱、灾难中不能自拔,需要从智慧的源头寻找活水,这正是孔子思想和儒家思想等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对今天的我们的唤归。

【责任编辑:流水】

标签:孔子思想 世界文明 东方原点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