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多元文化 > 学术聚焦 > 正文
专家学者座谈纪念方立天先生逝世三周年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俞灵 温金玉 发表时间:2017-07-13 17:06:29
字号: [双击滚屏]
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吴付来指出,举办本次座谈会和研讨会,追思方先生的崇高品格,研讨方先生的学术思想,表达我们对方先生的不尽怀念,是为了更好地继承和发扬方立天先生淡泊名利、潜心学术的沉潜精神,信仰坚定、矢志奋斗的高尚品格,实事求是、敬畏真理的严谨态度,持续推动中国宗教学和中国哲学学科的发展。吴付来说,方先生生前特别关注的中央统战部与中国人民大学合作举办的爱国宗教界人士研修班已顺利举办了11期,为全国五大爱国宗教界培养了600余名代表人士,第12期也即将于9月继续举办。

  7月7日,方立天先生逝世三周年纪念座谈会暨方立天学术思想研讨会在中国人民大学举行。40余位专家学者和方立天先生的学生出席座谈会,深情回忆了与方立天先生结下的深厚情谊,高度赞扬了方立天先生“锲而不舍,金石可镂”的治学精神和在佛教哲学、中国哲学领域取得的卓越成就。


  中国人民大学党委副书记、纪委书记吴付来指出,举办本次座谈会和研讨会,追思方先生的崇高品格,研讨方先生的学术思想,表达我们对方先生的不尽怀念,是为了更好地继承和发扬方立天先生淡泊名利、潜心学术的沉潜精神,信仰坚定、矢志奋斗的高尚品格,实事求是、敬畏真理的严谨态度,持续推动中国宗教学和中国哲学学科的发展。吴付来说,方先生生前特别关注的中央统战部与中国人民大学合作举办的爱国宗教界人士研修班已顺利举办了11期,为全国五大爱国宗教界培养了600余名代表人士,第12期也即将于9月继续举办;爱国宗教界人士硕士研究生班也已招收3届学员,其中第一届、第二届学员分别于2015年6月、2017年6月圆满完成学业,获得硕士学位。


  中央文史研究馆文史业务司副司长许文继说,追思其事迹、继承其事业、传承其学术、发扬其精神,是我们对方立天先生的最好纪念。方立天先生自2007年被聘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后,参与编撰了大型文化丛书《中国地域文化通览》,以自己的真知灼见咨政建言,用自己的丰厚学养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纪念方立天先生,中央文史研究馆于2015年设立了《方立天学术思想研究》课题,委托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院具体承担。目前,该课题已经基本完成初稿,争取早日出版。


  中国佛教协会秘书长刘威指出,方立天先生一辈子就专心做一件事,思索着、阐释着中国佛教的哲学体系。他把绵绵不绝、精致入微的思考,变成美妙的文字,形诸笔端,落成了等身的著作。“记得方老师有一次说,在50多年的学术研究中,他所做的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进行佛教中国化的研究。宗教中国化问题现在已然成为热门话题,而方老师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就已潜心思考和研究这一重大课题。”刘威说,方先生通过研究佛教中国化问题,更加对中国传统文化充满自信。当前,我国正大力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作为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的佛教无疑面临难得的历史契机。此时,重温方先生的思想和见解,更加心有戚戚焉。


  座谈会和研讨会由教育部重点研究基地中国人民大学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与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宗教高等研究院、国际佛学研究中心联合举办。与会者高度评价方立天先生在弘扬我国优秀传统文化、促进我国宗教健康发展中作出的突出贡献。


  方立天,1933年生,浙江永康人,曾任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教授、佛教与宗教学理论研究所所长、博士生导师、中国宗教学会副会长。他是我国享誉海内外的中国哲学史家、宗教学家,也是著名的教育家、社会活动家。他潜心学术研究,屡获殊荣,将多领域的学术推向了令人仰止的高度,取得了卓越的学术成就。


一方净土:缅怀方立天先生 

□ 温金玉


  流水今日,明月前身。光阴倏忽,转瞬之间,方立天先生谢世已三载。一千多个日子平静如水,然而,常常在不经意间,就会有念头闪过。有时是在读书时,蓦然看到一段引文,恰是作者对方先生著述的引用;有时参访寺院,法师或居士们会无意提到方先生。这一切的一切,便构成一份静水流深的缅怀,静静地,不为他人与自己觉知,而它就在那里。


  对于方先生的卓越功绩与学术成就,已有许多深入的探讨与总结,被赞誉为当代中国佛教研究的里程碑式象征。如代表作《方立天文集》(六卷本)的出版嘉惠学林,影响巨大,先生的成就赢得政、教、学多个界别的肯定与赞叹,这是非常让人敬仰的。特别是先生在中国哲学与中国佛教两个领域的“双耕”,最为学界所称道。北京大学楼宇烈教授曾评价说:“近百年来,我们在学术研究方面唯西方马首是瞻,不能够很契合中国本土哲学和佛教的特点。方先生开辟了一条道路,让中国哲学和佛教学术研究重新回到中国文化的本位上来。”


  我常常想,是怎样的情怀支撑着他们这一代人对学问的孜孜以求?又是怎样的毅力铸造了他们学术的成就?随着自己年龄已过知天命之年向耳顺之年一天一天靠近,对人生的终极意义与生命旨归有了更多的思索与体会。孔颖达曾说:“念终念始,常在于学。”我觉得支撑这些前辈的是一份信念,一份情怀,一种对价值确定性的苦苦追求。乐以天下,忧以天下。横渠四句所言——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可以说是历代文人的觉者境界与君子气象。


  方先生生前在接受采访时曾说,自己一生坚持两点:一是与人为善,不做坏人;二是珍惜光阴,天道酬勤。前一句是向外对人,广结善缘;第二句是向内对己,勇猛精进。或许这就是撑起先生精神大厦的两大支柱。


  学问何为?读书的目的在于明理,教育的宗旨在于做人。做事做人须有底线,对因缘须有敬畏、珍惜与感恩。方先生的学问之大,人所共知,但他的清纯人格才是赢得有口皆碑的关键。


  他们这一代人,从小就浸润于传统文化的熏习之中。方先生生长于浙东地区,幼时,母亲常烧香拜佛。有时候,他和母亲一起走20多公里山路,去拜佛、吃斋饭。对于寺庙中的观音、关公等塑像,他记忆深刻。曾回忆说:“每当我看到这些塑像,就有一种异常神奇的感觉涌上心头,引发出难以名状的超越人生的遐想。”一历耳根,永为道种。声声佛号,缕缕香烟,如一颗种子,埋入他幼小的心灵,成为他一生做人做事的指南。对他影响甚大的,或许还有1956年在中国佛学院8个月的旁听经历。在与出家人近距离的交流中,令他对佛法有了更为深切的理解与体会。他在后来的著述中常常提到对佛教“同情之默应”与“心性之体会”。


  他们这一代人,曾遭遇过太多的变故,既不损人又不害己,是最大的良知考验与智慧圆融。其实在后来的相处中,从未听先生提过任何怨天尤人的话。诸恶不忍作,众善必乐为。天地良心是他们所禀持的做人标准,十目所视的“慎独”是他们的生命自觉。先生乐于助人,诲人不倦。无论是青年学子,还是佛门新秀,皆为先生的提携而至今感恩不已。先生的平易与乐观也影响了周边的许多人。


  方先生待人宽厚,律己甚严。他对于学术有着清教徒般的虔诚心和传教士般的使命感。先生志向高远,心性纯厚。当年他入北大学习时,哲学系里的冯友兰、汤用彤、洪谦、郑昕、张岱年、任继愈、任华等先生还在授课,他荣幸地担任了冯友兰先生中国哲学史课代表。流水如有意,高云共此心。受这样氛围的熏陶和浸染,学术的使命感自是不同于常人。“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见过太阳。”这为方先生以后的学术生涯奠定了基石,为他的人生取向树立了标杆。


  板凳宁坐十年冷,文章不写半句空。这也是方先生常常书写的座右铭。在人民大学图书馆,至今流传着方先生与学生一样去图书馆抢占座位的“传说”。他一年四季,天天泡在图书馆。每天早上等着工作人员开门,晚上由工作人员催着关门。久而久之,图书馆方面也感动了,在书库里为他设了专用的桌椅。后来,方先生多次说应感恩图书馆对自己的成就。


  方先生埋首学术,为人豁达,对名利毫不热衷,清苦自持,甘心寂寞。读书是他的生活方式,学术是他的人生信仰。“读书之乐何处寻,数点梅花天地心”。


  在他身上,有着传统士人的精神气象。他曾有这样的表达:“我的工作、事业取儒家的态度,刚健有为,自强不息;生活上、名利上则受道家、佛家思想的影响,顺其自然,淡然处之。”一念纯诚,万缘清静。


  他精进的一生就是为佛学研究而奉献;他辛勤的汗水,就是为中国宗教学科建设而流淌。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读书人,是社会的良心,要有道义与担当。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先生的一生是取圣贤之象,君子之志。人生要有所作为,生命要有所期许,这样才对得起我们的生命,并让其不断成长、发展与完善。

【责任编辑:贤中】

标签:方立天 逝世三周年 学术思想研讨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