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Français

Deutsch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多元文化 > 对话与交流 > 正文
2015年世界宗教十大热点
来源:中国民族报 作者:中国民族报 发表时间:2016-01-06 09:15:35
字号: [双击滚屏]
2015年,中国承办了“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推动亚洲文明对话 共建亚洲命运共同体——‘亚洲文明对话’座谈会”等活动,中国佛教界倡导实现“人心和善、家庭和乐、人际和顺、社会和睦、文明和谐、世界和平”的“六和”愿景。中国一直秉持用中华文化浸润我国各宗教的理念,坚持宗教界对宗教思想、教规教义进行符合时代进步要求的阐释,坚决防范西方意识形态渗透,自觉抵御宗教极端主义思潮影响。在宗教治理领域用正信挤压、法治约束、文化对冲的方法“去极端化”日益成为人们的共识,同时也成为中国智慧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开具的“去极端化”良方。

  光阴荏苒天地转,羊去猴来又一年。坐望宗教起纷争,西亚北非是热点。2015年,国际宗教领域的热点问题不一定直接表现为宗教问题,但这些问题的确包含着宗教因素,而且不仅常和民族问题相交织,还和世界各国的政治、经济、文化、社会、外交、军事等问题交织在一起,确实值得人们关注。


   罗马天主教会教宗非洲牧灵访问的“世界意义”


    教宗非洲牧灵访问。


  教宗方济各于2015年11月25日至30日访问了属于非洲边缘地区的肯尼亚、乌干达和中非共和国。非洲三国之行贯穿着教宗一贯的信条,即“经验告诉我们,暴行、冲突和恐怖主义源于贫穷和挫败所导致的恐惧、不信任及失望”,解决问题的根本途径在于铲除暴行、冲突和恐怖主义的根基或土壤。


  教宗此次牧灵访问过程中所触及的议题主要包括青年问题、宗教冲突与和解、宗教极端主义、贫困和被剥夺、战争与暴力、贪腐和治理低效、气候与生存、媒体责任等。显然,这些问题已超出了非洲的范围。


  中国智慧倡导正信挤压、法治约束、文化对冲


    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闭幕式。


  2015年,中国承办了“第四届世界佛教论坛”、“2015崇圣论坛——倡议缔造东南亚、南亚佛教命运共同体”、“‘喜悦人生·自在生命’汉传、南传、藏传三大部派佛教领袖‘慈悲与智慧’对话论坛”和“推动亚洲文明对话 共建亚洲命运共同体——‘亚洲文明对话’座谈会”,中国佛教界倡导实现“人心和善、家庭和乐、人际和顺、社会和睦、文明和谐、世界和平”的“六和”愿景。中国一直秉持用中华文化浸润我国各宗教的理念,坚持宗教界对宗教思想、教规教义进行符合时代进步要求的阐释,坚决防范西方意识形态渗透,自觉抵御宗教极端主义思潮影响。在宗教治理领域用正信挤压、法治约束、文化对冲的方法“去极端化”日益成为人们的共识,同时也成为中国智慧为人类命运共同体开具的“去极端化”良方。


  孟加拉国在世俗化与宗教化的天平上左右摇摆


  2015年,孟加拉国先后发生3次宣扬无神论或世俗主义博客作者被杀的案件,引发了广大民众的抗议与反抗议。早在2013年,首都达卡就有许多无神论者、世俗主义者呼吁对被判犯战争罪行的宗教极端主义者处以死刑,并要求取缔伊斯兰大会党。但有着强大势力的伊斯兰教强硬派却要求政府打击博客作者亵渎神灵、侮辱伊斯兰教的行为,并提出要把“绝对信仰安拉写进宪法”,对诋毁伊斯兰教和先知穆罕默德的罪犯处以死刑。


  孟加拉国于1972年独立建国,当年制定的宪法便将世俗主义作为立国的几大原则之一。然而,1977年至1988年期间,经过一系列的宪法修正案和政府公告,世俗主义原则逐步让位于“伊斯兰的生活方式”。修改后的宪法确立了伊斯兰教的国教地位,但同时也规定了在保障遵守法律、公共秩序和道德条件下的个人选择宗教的自由。孟加拉国《每日星报》指出:博客作者之死是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警告,它提示我们中的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被袭击的目标,“我们赖以存在的基础——多样性、宽容和良心自由正在受到挑战”。


  高压锅里的“民主”鸡尾酒让世人备尝IS苦果


    十多年前,由美国政府臆想出来并夹带着“私货”的“大中东民主改造计划”,非但未实现牢牢控制中东石油资源、最终巩固美国在全球霸主地位的战略构想,还节外生枝地将中亚、南亚恐怖主义的“双月带”经由巴以冲突这个中东最大的“火药桶”,与撒哈拉以南非洲“基穆冲突线”的南苏丹、马里、肯尼亚贯通起来。2015年的世界宗教热点舆情,正是沿着这条战乱、国际冲突与外部干预热点地区的纹理支脉发生井喷。以IS为旗舰发动的一系列恐怖活动,剥夺了一条条鲜活的生命,摧毁了一个个完整的家庭,加剧了一些国家和地区的动荡,破坏了国际局势的稳定。可以说,被称为“21世纪政治瘟疫”的国际恐怖活动已对世界和平、经济发展乃至人类文明构成巨大威胁和严峻挑战。


  “境外有种子,境内有土壤,网上有市场”,这句归因中国新疆暴恐呈活跃态势的重要论断,也可以作为解读IS发展模式的理论范式。毫不夸张地说,美国等西方国家发动或插手的一系列战争、冲突以及其在多国煽动的所谓“颜色革命”,是导致西亚、北非包括宗教矛盾在内的各种矛盾大爆发,成为这一地区局势剧烈震荡的根源。同时,发端于西亚、北非的恐怖主义并不会驻留原地,仍将会向世界各地蔓延,继续让国际社会吃尽苦头。


  正式效忠IS的“博科圣地”将加剧地区恐患


  “博科圣地”是尼日利亚的一个极端组织,而“博科圣地”的意思是“禁止西方教育”。这一恐怖组织2002年成立于尼日利亚东北部的博尔诺州迈杜古里地区,后来逐步扩展至整个尼日利亚北方地区,近年的活动甚至跨出了国界。2015年3月7日,其头目谢考在“推特”上发布一段长约9分钟的阿拉伯语视频,宣称正式效忠IS。后IS头目巴格达迪迅速回应,表示接受“博科圣地”的效忠。


    此前,“博科圣地”一直在IS与“基地”间维持平衡,其倒向IS头目或可表明IS在与“基地”竞争中逐渐占据上风。“博科圣地”与IS的勾连态势势必加深,恐令尼日利亚及周边安全形势更加险恶。


    进入2015年以来,随着尼日利亚大选日期的临近,“博科圣地”不断加大暴恐力度。2015年1月,该极端组织在尼日利亚北部巴加镇制造了杀死2000人的屠城事件,甚至利用10岁的小女孩实施自杀式恐怖袭击。2009年至今,“博科圣地”已杀害了至少1.3万人,仅2014年就有约1万人死于该组织的屠刀之下。


    以色列犹太恐怖主义:激发巴以冲突的重要一环


    2015年7月31日, 犹太极端分子纵火袭击了约旦河西岸一处巴勒斯坦村庄,造成一名18个月大的婴儿死亡,另有3人重伤。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对此予以强烈谴责,并称缺乏政治进程、以色列非法修建定居点和拆毁巴勒斯坦民居的行为已经在巴以双方激发暴力极端主义。从现实的角度来看,由于以色列赖以生存的安全环境与其所采取的“定点清除式”的国家恐怖主义措施产生了某种内在的关联,使得彻底根除各种形式的恐怖主义在以色列成为一件颇难完成的使命。


    法国频遭宗教极端组织袭击


   2015年1月7日上午,法国讽刺漫画杂志《查理周刊》位于巴黎的总部遭遇武装分子恐怖袭击,事件造成至少12人在冲锋枪袭击中丧生,其中包括两名警察和多名《查理周刊》记者。其后,法国多次成为恐怖袭击的目标,以至于在11月13日晚间,巴黎发生多起恐怖袭击事件,其中包括7起枪击案、6次爆炸,巴塔克兰剧院还发生人质劫持事件, 共有197人在恐怖袭击中丧生,总统奥朗德宣布法国进入紧急状态。


    佛教极端主义在斯里兰卡甚嚣尘上


    近年来,斯里兰卡兴起针对穆斯林少数族群的暴力活动。袭击者是人口占比达75%的僧伽罗人中的极端派佛教徒。他们把斯里兰卡存在的一切问题都归咎于“外来者”,认为英国殖民者毁坏了整个国家,而当前存在的问题也是外来者——泰米尔人和穆斯林所造成的。而实际上,大多数泰米尔人、穆斯林已经在这片土地上生活了数百年。宗教极端主义分子不仅攻击穆斯林少数族群,也对温和的佛教徒看不惯。


    斯里兰卡历届总统似乎都在申明,斯里兰卡“是一个民主的国家,佛教徒与非佛教徒具有平等的权利和自由。维护种族和宗教和谐,是爱国者应该承担的责任”。但要做到这一点,斯里兰卡当局必须正视宗教极端主义给该国的国家统一与安全造成的直接威胁,并采取切实有效的措施,防范国家被极端主义势力所挟持。


    泰国四面佛爆炸至今无人担责


    2015年8月17日晚至18日凌晨,泰国首都曼谷市中心著名旅游景点四面佛附近发生爆炸,造成至少27人死亡、78人受伤,死伤者中包括不少外国游客。警方调查发现,引发爆炸的是一个安装在摩托车上的爆炸装置。警方随后在位于同一路口的一家商厦也发现一枚炸弹。爆炸发生以后,泰国警方全面提升警戒,并在其他主要城市和旅游景点加强安保。


 一直没有任何组织和个人宣称对袭击事件负责。泰国国防部长翁素万对媒体表示,袭击者的目标是外国人,企图借此来重创泰国旅游业和经济。究竟是谁制造了这起爆炸案?尽管分析认为可能是南部分离主义势力、或是反政府的“红衫军”以及海外恐怖组织,但这也仅仅是猜测而已。


    美国穆斯林群体面临着严重的歧视和排斥


    2015年,正当人们为巴黎恐怖袭击后蔓延整个法国的伊斯兰恐惧症逐渐消退而松口气的时候,一向自以为宗教宽容、宗教自由的美国却接二连三出现了严重的制造和散布伊斯兰恐惧症的事件。参与制造和散布的主角有共和党的政治家、总统候选人,也有普通的民众和公务员。他们参与制造和散布伊斯兰恐惧症的结果无疑进一步强化了美国社会对穆斯林少数群体的偏见和刻板印象,恶化了本已脆弱不堪的美国穆斯林群体的处境。


  政治家通过排斥某个群体或制造对某个特定群体的偏见而猎取选票,这在美国的选举史上从未间断,政治家的实用主义和投机本性往往使他们言不由衷,因而其言论一般情况下不足为虑。相形之下,最近发生的美国海关和边境保护署拒绝英国穆斯林公民入境的事件,以及美国弗吉尼亚州奥古斯塔县河源高中的“作业事件”就不那么让人从容了。这两个事件传递出的信息,足以让人们对美国社会蔓延的伊斯兰恐惧症感到担忧。


    尽管美国主流社会在“政治正确”意义上给予穆斯林群体很大的支持,但是在实质性的政治、法律、教育和就业层面,穆斯林群体面临着严重的歧视和排斥。共和党总统侯选人的右倾言论不是发生在真空里,它深深植根于不信任穆斯林的美国法律传统以及对穆斯林社群一贯的管控政策之中。对于宗教异于主流社会的穆斯林群体来说,真正平等地在美国追寻“美国梦”还只能是个愿景。


    (熊坤新 王建华  巴拉吉)(本版图片均为资料图片)
  

【责任编辑:流水】

标签:2015年 世界宗教 十大热点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