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微信

English

한국어

日本語

Русский

繁体中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多元文化 > > 正文
鬼谷子与易经:唯有以道御术,方可通行天下!
来源:京博国学 作者:京博国学 发表时间:2017-01-09 10:43:48
字号: [双击滚屏]
《易经》是“道”的最高代表,《鬼谷子》则是“术”的最高代表。鬼谷子与易经的相通,指向的正是中国哲学的最高原则——“以道御术”。鬼谷子弟子们的不世成就,则告诉我们,唯有以道御术,才能通行天下。

 

 

鬼谷子

变动阴阳的旷世高人

 

鬼谷子,名王诩,战国思想家,道家代表人物,纵横家鼻祖 。隐居鬼谷,常入山采药修道,称鬼谷先生,其学派为老学五派之一。鬼谷子的师父是尹喜,尹喜的师父是老子。两千多年来,兵法家尊他为圣人,纵横家尊他为始祖,算命占卜的尊他为祖师爷,道教则将他与老子同列,尊为王禅老祖。

 

鬼谷子一生只下过一次山,收过四个徒弟:庞涓、孙膑、苏秦、张仪,他们进山前都只是无名小卒,出山后个个大放异彩、名流千古。这四人运用鬼谷子传授的兵法韬略和纵横辩术在列国出将入相,呼风唤雨,左右了战国乱世的格局。而这一切,都要归功于鬼谷子的言传身教。

 

《鬼谷子》一书融会了鬼谷子毕生研究的精华,哲学观深受《老子》哲学的影响,其纵横捭阖的社会活动力求“变动阴阳”,讲究顺应时势、知权善变,从而达到“柔弱胜刚强”的目的,历来被称为“智慧禁果,旷世奇书”。这部两千多年前的谋略学巨著,是中国传统文化中的奇葩,为历代政界、商界人士之所必读。

 

鬼谷子与易经暗藏天机

“鬼谷子”三个字就是易经的一卦

 

“鬼谷子”这三个字就是卦象。

 

《易经》六十四卦,坎卦的意象里包含黑夜,鬼是夜间出入之灵,所以用坎卦代表鬼,“鬼”字应该是坎卦。

 

坎的意思是低洼之地,“谷”字也应该用坎卦来表述。

 

坎卦的意象里还包括子时,“子”字指向的也是坎卦。

 

所以“鬼谷子”三个字,对应的正是易经的坎卦。

 

坎卦的卦象为水,而水有三种德行:

 

第一,水有纯净纯洁之德,我们洗澡需要用水,洗脸需要用水,漱口需要用水;

 

第二,水有奉献之德,它滋润万物,使大地万物繁茂;

 

第三,水有谦下谦让之德,水往低处流,遇到障碍就绕行,都是这种德性的体现。

 

所以老子说“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处众人之所恶,故几于道。”水既代表一种崇高的德行,又代表一种高明的智慧。这就是“鬼谷子”三个字的真正寓意。

 

“坎,陷也。”坎卦又代表危险,这告诉我们鬼谷子具有奇谋妙计,以险治险来达到维护天下和平,实现世界大同的理想。

 

鬼谷子智慧,是坎卦智慧。

 

鬼谷子隐居的“云梦山”三个字,又是易经的两卦

 

鬼谷子隐居在鬼谷,鬼谷则在云梦山。

 

坎卦的意象,在天上为云,在空为雨,在地为水,在山为泉,在人为血,所以“云”是坎卦。我们既然做梦,就入眠了,也应该用坎卦来表示,所以“云梦”两个字同样属于坎卦。

 

“山”是艮卦,那么“云梦”和“山”组合在一起,就是山和水。

 

所谓“仁者乐山,智者乐水”。陶渊明曾经根据山和水、艮卦和坎卦写过一首诗:

 

仁者乐山山如画,智者乐水水无涯。

从从容容一杯酒,平平淡淡一壶茶。

细雨朦胧小石桥,春风荡漾小竹筏。

夜无明月花独舞,腹有诗书气自华。

 

在易经六十四卦里,由艮卦和坎卦组合成的卦,一个是水山蹇卦,一个是山水蒙卦。

 

水山蹇卦告诉我们的是这样一个道理:一个人要想化腐朽为神奇,化凡夫为神圣,就要经过艰难蹇止的心路修行,一定要做到蹇卦大象辞里边告诉我们的,“山上有水,蹇,君子以反身修德。”要慎独内省,要长养我们自己的德性。

 

而山水蒙卦,其大象辞则告诉我们,“山下出泉,蒙,君子以果行育德。”人要以果断的态度和行动去修德、养德、积德、累德,因为“积德百年元气厚,读书三代出圣贤。”

 

“云梦山”这三个字不得了。

 

我们说伟大的人物是“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我们要有高山那种崇高的德性,易经让我们怎么做呢?“夫易,圣人所以崇德而广业也。”要提升我们的德行,扩充我们的事业。

 

鬼谷子,似乎就应该在云梦山修行。

 

《鬼谷子》的核心宗旨

还是易经的一卦

 

《鬼谷子》的核心宗旨是什么?便是十四篇中的“捭阖第一”。

 

捭阖的本义是开阖。捭就是拨动,阖就是闭藏。《鬼谷子》认为一开一合就是事物发展变化的普遍规律,是掌握事物的关键。纵横家以开合之道作为权变的根据。

 

“捭阖”两字出处在哪呢?孔子在《易经·系辞大传》里边告诉给我们:

 

阖户谓之坤,辟户谓之乾,一阖一辟谓之变,往来不穷谓之通。

 

把门关起来叫“阖户”,把门打开叫“辟户”。鬼谷子为什么不说“阖辟第一”,而说“捭阖第一”?因为开为阳,闭为阴,“阖辟”是阴先阳后,“捭阖”则是阳先阴后。

 

为什么把阳放在前边、阴放在后边?因为阳是善、是美,是光明正大,是养天地正气、法古今完人。“捭阖第一”,六十四卦里“第一”的是乾卦,乾卦代表的也是阳。

 

所以鬼谷子当年没有把篇名定成“阖辟第一”或“阖捭第一”,而是“捭阖第一”,是告诉人们:学兵法,学谋略,要光明正大,要坦荡无私,要“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鬼谷子+易经

以道御术,通行天下

 

《易经》是“道”的最高代表,《鬼谷子》则是“术”的最高代表。鬼谷子与易经的相通,指向的正是中国哲学的最高原则——“以道御术”。鬼谷子弟子们的不世成就,则告诉我们,唯有以道御术,才能通行天下。

 

《鬼谷子》以捭阖为根基,讲的还是天地阴阳之道。人人都想口吐莲花、妙语连珠,用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让别人拜服在自己脚下,如何实现呢?那就得学捭阖之术。精通捭阖之术,往小了说可以成就事业,往大了说则可以定天下、断天下、成天下、立天下。

 

但是不要忘了“捭阖第一”,要有阳德,要有正气,要坦荡无私,要光明正大。苏秦、张仪、孙膑、庞涓为什么最后没有善终?因为他们没有真正遵循师教,真正按照老师教导他们的去做,没有做到用平生所学去开天下、成天下、断天下、平天下、利天下、美天下。他们想的还是一己之私,为的是个人的富贵和出人头地。

 

他们只会运用从老师那里学来的“术”,但是忘了或者根本就没有参透老师传给他们的“道”——走人间正道,方可稳固长远。

 

做事成事,都离不开术,但是不要忘了大根大本之所在。只有“以道御术”、以道德来驾驭智巧,才能善始善终。

 

如何养成道德?古人告诉我们,“积善成德,积德成道”,善行的累积就是德,德行的累积就是道。

 

所以有一副对联这样说:“道贯天地万象主,德是人间富贵根”。

 

《鬼谷子》十大经典语录

领略世间最顶级的谋略

 

世无可抵,则深隐而待时;时有可抵,则为之谋。

 

谋略之道,捭阖之术,时机不到要深深隐藏,等待时机。一定要等时机到了,再开始谋划运用。

 

捭之者,开也,言也,阳也。阖之者,闭也,默也,阴也。阴阳其和,终始其义。

 

“捭”是指言说,“阖”则指沉默。言谈的技巧千变万化,但归根到底无非是或言或默。

 

从现代交谈技巧来理解,“捭”即言语诱导,其目的在于拨动对方的心弦,使其打开心扉,吐露真情;“阖”即沉默静听,对于对方的话,不打断,不反驳,以利于保持对方的谈话诚意,从而摸清对方的内心真情。

 

常人之交谈,尤其是想游说进言,只知滔滔不绝地说,不知耐心仔细地听,殊不知听之重要,决不亚于说。

 

微排其言而捭反之,以求其实,贵得其指。

 

对对方的话稍加反驳,诱导他做进一步地阐述,以求得其实情,最重要的是了解其根本宗旨。

 

这里的要点在“微排其所言”。在交谈过程中,对对方的话稍加反驳,可刺激其好胜心,激发其进一步表达思想的冲动;而激烈的反驳则有可能使对方闭口不语,此为摸清真情之大忌。

 

即欲捭之贵周,即欲阖之贵密。周密之贵微,而与道相追。

 

打算捭阖的运作,最重要的原则是周密,而周密之中最可贵的是不能忽略哪怕是最微小的事情,因为它与事物变化的规律是相伴随的。所谓“一着不慎,满盘皆输”,祸患常常隐藏在细节的疏忽中,必须谨慎、细致。

 

圣人之道阴,愚人之道阳。智者事易,而不智者事难。

 

圣人运用谋略的原则是隐而不露,而愚人运用谋略的原则是大肆张扬。有智慧的人成事容易,没有智慧的人成事困难。

 

同情而俱相亲者,其俱成者也。同欲而相疏者,其偏成者也;同恶而相亲者,其俱害者也;同恶而相疏者,其偏害者也。

 

凡是感情相同而又互相关系亲密的,大家都可成功;凡是欲望相同而关系疏远的,事后只能有部分人得利;凡是恶习相同而关系又密切的,必然一同受害;凡是恶习相同而关系疏远的,一定会有部分人受害。

 

这告诉我们两件事:一是居心做事要正派,才不会反受其害;二是要和志同道合的人共事,才能成事。

 

变生事,事生谋,谋生计,计生议,议生说,说生进,进生退,退生制,因以制于事。

 

事物变化会生出事变,有事变就生出计谋,有计谋就会有筹划,筹划产生议论的基础,议论产生不同的说法,不同说法之下会产生权衡,权衡后得以确立规章制度,因而就能用来制约事物。

 

成于事而合于计谋,与之为主。

 

无论是成事还是计谋,给予是最大的原则。只有给予,才能收获更多。

 

刘邦在楚汉之争的时候就是因为敢不断地给予,敢于共天下,才得到众多人才,天下归心。韩信论及项羽的失败原因时,就是说他做不到如此。靠严酷、靠自私、靠位置都不能够成就领导力;给予为主,才行。

 

给就是要,予就是得,老子所以说“将欲取之,必固与之”。给予得的是人心,得人心者得天下。

 

与智者言依于博;与博者言依于辩;与辩者言依于要;与贵者言依于势;与富者言依于高;与贫者言依于利;与贱者言依于谦;与勇者言依于敢;与愚者言依于锐。

 

与智者言,智者千论,必有不涉,故以博来与其交谈,一可补智者之短、充智者之缺,二更可显我之见识。

 

面对博者,我们应与之辩,因为越博越可能存在研究不深的问题,这就是他的软肋。

 

面对善辩、口才好的人,管他巧舌如簧,任他滔滔大论,不用怯懦,无须胆颤,只须抓其主旨、捉其要害,只用三言或两语道出其本意,再以四言或五句揭露其短处,就是最得力的要领。

 

与贵者言,需要从气势上高于和压住他,不卑不亢、收放自如,才能让其另眼相看。

 

与富者言,要显示自己思想的高明和追求的高尚,这些往往是富人所不具备的。

 

与贫者言依于利,世间真正能做到“贫贱不能移”的不多,对贫者以利引诱,必有效果。

 

与贱者言依于谦,低贱之人并非都是无才之人,他们也往往更加自尊。若因为他的潦倒、贫贱和卑微而看不起他、不予帮助,甚至投以冷眼,不仅不德,也容易遭人怨恨、落人口舌。

 

与勇者言,处处显柔显弱必然更被看不起,而应该以敢应敢,以勇对勇,才能促成英雄惜英雄的效果。

 

与愚者言,应该尖锐直接,尖锐才可以刺激他们,直接才能让他们更容易理解,并且在气场上让他们畏服。

 

持枢,谓春生、夏长、秋收、冬藏,天之正也,不可干而逆之。逆之者,虽成必败。故人君亦有天枢,生养成藏,亦复不可干而逆之,逆之虽盛必衰。此天道、人君之大纲也。

 

所谓天下之时,就是天下大势的运动趋向。所谓天下之势,就是推动天下大势的各种力道。如果把天下比做大海,风向就是时,因风而动的潮流就是势。把握时势,就是弄潮。天下时势,扑朔迷离,神鬼莫测,瞬息万变。圣人知时识势,因时用势,因而治世。奸贼逆时生势,因而乱世。

 

清咸丰十年(1860年),曾国藩已经完全掌握苏、皖、赣三省的政权、军权和财权,王闿运试图说服手握重兵的曾国藩养寇自用,不急于攻灭太平军,将天下大局逐渐导向三足鼎立之势。清王朝根基已朽,大厦将倾,太平天国内耗严重,唯有湘军的势力如日中天,先坐观成败,然后徐图进取,最终收拾残局,江山之主即可由爱新觉罗改姓为曾。

 

曾国藩没有听从王闿运的劝导,可以说是知时识势。天下兵乱已久,人心思定,若是为了一己之野心,冒天下之大不韪,来一场豪华型政治大赌博,若是不成功,结局将是身败名裂、遗臭万年,不如安分守时,功成身退,则是天下黎民之福!

【责任编辑:流水】

标签:鬼谷子 易经 以道御术 通行天下

发表评论:已有 ()条评论

copyright.c.2009 longquanzs.org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京ICP备09021374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07888 号